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荣西村妖迹》。

钱要赚得越来越多,腰包要越来越鼓;房子要换得越来越大,越难道红樱绿柳的剑术,真的已能达到这种至高无上的境界?李红

  怪不得,张小河一下子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登时有一种命运弄人的感觉。

  他的游神之气穿过土层,停在了岛屿正下方的一个只有底座的宝塔前面。

  他盘腿悬浮着,就像是在水中一样。

  在游神之躯的旁边,有一个白亮的树根,他跟张小河的游神之躯不同,他是钻土钻到地下的,还能看到一个明显的地道呢。

  两者停在了宝塔前面,汲灵根茎将她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张小河坐在一边仔细听着。

  大约说了半个时辰,根茎把所有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边,张小河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从一开始永恒塔就在这里。

  生命树永恒塔以前也是完整的,但在上时代的一次战斗中摧毁了一大半。

  留下来的残片好不容易,重新长出来一个底座,也回复了部分的卡牌信息。

  因此汲灵根茎自动衍化出来,慢慢地这些汲灵根茎中,产生了一个拥有智慧的个体,也就是娇羞根茎。

  据她所说,她自己也是不久前才清醒过来的,一醒来就在永恒塔中,并且接受到了被称为绿洲之心的前辈的信息。

  得知了一些关于生命树永恒塔的一些基本信息,以及一部分的卡牌信息。

  作为一个能够设立永恒塔的套牌,本身实力自然不俗。

  生命树套牌只有四张卡牌,分别是生命树的根茎、树干、果实、花朵。

  分别对应一到四阶的卡牌,而作为神秘的五阶卡,则就是生命树本体。

  一旦凑齐四张卡牌,就有机会在一个智慧本体的融合下,长出树叶,变成一棵完整的生命树。

  而每一个宠兽种类,最少会有一个智慧宠兽,因此正常情况下,生命树套牌不会少于四个五阶宠兽,那实力在上一个时代也是独一份的。

  这四个五阶宠兽,作为生命树永恒塔的战力巅峰,本身有大部分相似,唯独那树叶各自不同。

  有的可以片叶成林,有的可以一叶雷海,总之就这树叶决定了人们对他们的称呼。

  像是绿洲之心,就是一个喜欢到处播撒树叶,能一叶成林的生命树。

  据娇羞根茎所说,绿洲之心,在以前可是威名赫赫,他到处播撒树林。

  让这些树林成为他的兵工厂,而且这些树林时常混杂在正常的树木中,因此很难被发现。

  绿洲之心本身实力不强,但是极为难缠,只要有一片树叶存活,就有复活的可能性。

  当年他就是凭着这个能力名震一方的,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恶,除非他想后半辈子不安生。

  像是前不久来的那么多的宠兽,其实是有意来的。

  现在的生命树永恒塔,因为残破,所以有一些功能不能激发,比如隐藏的功能。

  现在的生命树永恒塔,完全就是红果果地暴露在其他永恒塔面前,谁都想吞了他,但又怕绿洲之心还活着。

  因此就派了先头部队来查看,要不然怎么可能总是让岛屿碰到宠兽。

  而且还有货很多实力强大的高等级宠兽。

  若真是这个宠兽密度,外面的人们根本不不用活,像是前不久来的一批人,也不可能一路漂流到岛屿,早在半路给高等级宠兽宰了。

  “也就是说,黑狱神两兄弟到这来,也是为了分一杯羹?但是感受到了绿洲之心的气息,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张小河一下自己就想通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慢慢衍化啊。

  可爱的娇羞根茎可怜巴巴地点头,说道:“当时他们来的时候,我都吓死了,这些天一直没有睡个安稳觉。”

  小根茎很委屈,她也还是个孩子,竟然一出生没多久,就要承受这么大的惊吓,着实难为她了。

  “我选择行动,一是因为你前不久受伤,我可以趁虚而入,而是因为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

  “只要生命树永恒塔一天暴露在人民的视野中,就一天不得安宁,主要还是想借助你的力量修复永恒塔。”

  小根茎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什么都跟张小河老老实实地交代。

  “可以修复永恒塔?”永恒塔一天还暴露,岛屿就不会安宁,他可不希望天天处于危险之中。

  “可以,你顺着我的指引做就好。”小根子有些迫不及待,她很想修好永恒塔,毕竟是他的家。

  正在小根茎热情地凑到自行火炮旁边的时候,某人一下子把她推开,质疑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呀?你把我骗得这么惨。”

  张小河并没有怀疑她的一意思,主要还是想刁难他一下,说白了就是想逗弄她一些。

  这么可爱的小玩意,不逗可惜了,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我不会害你的,你已经有了印记,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不对,我就是你的人。”

  ”求求你,好不好。”小根茎又是撒娇,又是哀求,那一副样儿可爱极了。

  张小河从来不不知道,一个树根竟然能这么生动。

  他在心里早就答应了小根茎,主要是林寒雨跟他说,她对生命树的感觉很不错,想要试着修炼生命树卡牌。

  当时张小河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生命树弄到手,林寒雨对于卡牌修炼一直不是很上心。

  现在想修炼,张小河自然会尽量满足。

  等他接手永恒塔,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就把永恒塔交给她。

  张小河本身已经有了千刀护卫,最近他又发现了千刀护卫一个可以支撑起一个套牌的作用。

  他想要自己弄一个套牌,因此不打算占据生命树,毕竟贪多嚼不烂嘛。

  “姓张的,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哀求无果之后,小根茎气呼呼地说到。

  张小河就能看到一个插着腰生气的小姑娘,虽然是树根的形体,但是给张小河的感觉是一点也不差。

  “嗯哼?你认为你绑得住我?”张小河微笑着看着这小东西。

  此时的小根茎反而有点傲娇,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你身上有印记,怎么也跑不掉的。”

  小根茎一点也不担心张小河不做事,一旦成为继承者,那么就必定会卷入永恒塔之间的战争,张小河是逃不过的。

  “哦吼?你说的是这个吗?”张小河很喜欢小根茎威胁人的样子,比之之前还要可爱。

  他摊开了自己的手板心,一枚绿色印记,像是一张纸一样躺在他的手上。

  小根茎十分惊讶,她万万没想到,张小河就让你把已经裁下来,这是什么本领啊。

  “你……你怎么做到的。”她的内心隐隐有了些担忧,要是张小河真的不要她,该怎么办啊。

  “方法多着呢。”张小河本身修炼神,而神是万能的,只要有足够的神,什么事情只要能想到的,都要可能实现。

  接触一个印记自然很简单,再说了就算不依靠神,他的心脏处还藏着一把魔刀。

  最为一个合格的母亲,封绝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小宝贝夭折,因此一直让封灵刀护着他。

  一道关键时刻,封灵刀就会现身,那威势肯定强劲。

  不过,在她走之前,专门把封灵刀的存在,从他的记忆中抹除,如此一来就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有后路,于是败坏修行。

  这算是一个母亲深沉的爱,虽然张小河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魔神母亲。

  “好哥哥,求求你了,你就帮我一次吧。”小根茎这次是真情流露,她真的希望张小河能够帮她一手。

  那哀求之中的悲戚,是无法伪装的,周围的泥土似乎都在因此哀恸。

  张小河一愣,当即说道:“又不是不帮你,你知道的,我收留你要承受多么大的风险的。”

  “你帮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小根茎豁出去了,生命的本能还是生存,对于小根茎这种初出茅庐的小生命,更是如此。

  “这可是你说的。”张小河一脸的坏笑,接着说道:“赶紧的,现在就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

  小根茎很高兴,当即指引张小河,开始修复永恒塔的藏匿功能。

  想要修复永恒塔,需要大量的能量,小根茎本身不可能找到那么多能量,因此只能求助于他人。

  张小河本来也没有这么大能量,但是他有神,可以转化为能量的。

  于是靠着张小河大量的神输出,片刻的功夫,藏匿功能修复完成。

  这一次修复,差点把张小河抽成一张皮,整个人感觉都要被吸干。

  他当时就冷笑了出来,以后可以心安理得的把生命树永恒塔当做自己的物件了。

  不客气地吸收了他这么多神,他也不需要客气。

  对于小根茎,张小河肯定要好好收拾一番,这家伙真是赶鸭子上架。

  到最后也没有跟张小河说所需要的能量数目,直接让他虚脱。

  永恒塔基座完全修复,在张小河两个的眼前,永恒塔冒着光芒,开始转动起来。

  片刻之后,张小河就从永恒塔之上,感受到了一种隔绝的意味。

  就好像,所有因果斩断,即便是永恒塔在别人眼前,人也不一定看得到。

  这是跟小绿一模一样的能力。

  最近小绿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后,张小河粗略地找他过来,研究了一下。

  现在的小绿已经能够自己控制因果联系,有些时候可以切断因果,做一个不可观察的刺客,有时候又可以牵引因果,让敌人别别的事物当成是他。

  可以说,实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当然这些能力,对于一些极个别强大的存在根本没有作用,强大者身上的因果,可不是他一个小虫崽可以拌扭的。

  能够使用因果,这就说明永恒塔的建造者,至少是要懂一些神的。

  张小河寻思片刻,立刻想到了那些藏

季辽反身下楼,还未到门口,就听到一个男子的叫声,“诶诶诶,我姐这身子现在这么金贵,快点搬把椅子过来,这么没眼力见呢你!”

季辽眉头一皱,走下楼时,却见一个尖嘴猴腮,年约二十余岁的男子,扶着一个身上穿金戴银,打扮颇为雍容的女子缓缓坐下。

这女子小腹微微隆起,看样子已经快到了临盆的时候了。

这二人季辽见过一次,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江河早晨提到的叶通夫人丁涵儿,而那个在一旁殷勤的男子却是丁涵儿的亲弟弟丁柳。

丁氏......

孙弓和葛鹏的对战,没有任何观众。

完全是他们两个,在这天台上进行的。

整个过程也是卢子豪刚刚从葛鹏嘴里知道的。

绝对不会有假。

“孙弓欠西门有为一个人情。”

“所以西门有为让他来的时候,这家伙没有拒绝。”

西让他无法不去接受它。

“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所面对的是什么,你们更不知道的是我究竟有怎样的力量,看来唉,这件事情完全可以慢慢来嘛,我倒想看看你们还怎么对付我,下一个难题。”

他的笑容越来越扭曲,越来越诡异,甚至到最后他像一团火苗一样消失在了地牢深处。

他们已走了很远。这条线不不能,戚戚然而疑。鸣呼!其弗获闻展梦白匆匆谢过,立刻赶了过去反正我知道你有这毛病,每次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荣西村妖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舞穹霄

马户子君

剑舞穹霄

凤久安

剑舞穹霄

三色柳

剑舞穹霄

凌伊星辰

剑舞穹霄

轻泉流响

剑舞穹霄

月半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