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抓捕行动1》。

泽龙军和禁卫军的高级将领纷纷拔剑相向,互相辱骂,眼看就要在主厅打起来。

熊克迪想要喝止,又觉得自己应该站在禁卫军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王泱取出熊奇的佩剑,沉声道:“诸位,先王之剑再此!何人敢目无王法!”

声音不大,却震慑心魄,对峙的众人纷纷立剑于地,单膝跪地,齐声道:“为王前驱!死不旋踵!”

这是锷国军将对国王的正规军礼,只有在国王拔出佩剑,彰显军威时,才用到。

王泱叹息道:“绝地里到处是毒虫流沙,无水无食,大王西狩之路上,万般艰难。一路西行,众皆亡。越过绝地之时,只有我和禁卫军两人保护大王艰难前行。

此时已经断水三日,大王虚弱。两位禁卫军先后以热血奉大王,为大王续命,牺牲。最后我也以血奉王,请大王继续前行,最后倒在沙丘之下。”

说着展示了左手手腕上的疤痕,这是曲凭割腕放血留下的。原本在王泱使用曲凭的身体时,满血复活疤痕消失了,这是用亘能临时复原出来的。

人家曲凭的确是忠心护主,总不能让他白白献血牺牲。

众人听了都紧握剑柄,深深感动。王泱走了一圈,把手腕上的疤痕展示给每一个人,禁卫军将领都有些羞愧的低下头。百里衡等人看了都热泪盈眶。

熊克迪老泪纵横道:“曲正卿和我们禁卫军都是一片丹心向大王,玄鸟可鉴!你们不可再无礼了!都起来吧!”

众人起身收剑归鞘,重新坐定,但是两军矛盾已经彻底爆发,再无缓和余地了。

王泱继续道:“等我醒来时,已经是躺在一个蛮人家里,浑身无力,无法出声,每天昏昏沉沉的,被蛮人喂水食。三日之后方才可以发声,询问他们是否救了大王。

蛮人摇头,说只看到我倒在沙丘之下,没见到大王。我急着去找大王,可惜无法行动,只得以佩剑为酬,请求蛮人去找。

两日后,蛮人在沙漠里找到了大王,可是大王已经毙于道路了!我在蛮人的村子休养数月才勉强恢复,临时安葬了大王和两位禁卫将军。

之后一直在蛮人村庄求生,直到三个多月前,大兄和曲三曲四倒在大漠时,被打猎的蛮人发现。曲三曲四得救,可是大兄他……”

忽悠到这里,挤出眼泪来,做悲痛难忍状。百里衡,野制霖,唐定江,梅截远等发小自然完全相信了,悲伤的安慰道:“四公子,人死不能复生,您千辛万苦从绝地逃生,身体虚弱,千万不要伤了身体!”

禁卫军的人自然没有全信王泱的一面之词,但是死无对证了,不信也得信。

那原都督出列跪地道:“曲正卿,末将刚才听闻大王回归玄鸟之乡,心神激荡,以致对正卿口出荒谬之言,请正卿责罚!”

王泱摆手示意自已不在意。

原都督突然拔剑斩下自己左手小拇指,道:“末将毁谤正卿,自罚一指,以正军法!”

熊克迪大惊,连忙呼唤医者,来给血流如注的原都督包扎。

第178章

陆群让保镖去找耿长林,却不知道耿长林已经连夜藏了起来。

人老成精,他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性格的人都见过。

当初他选择背着陆群搞小动作的时候,就想过会被发现的一天。

所以,他早就准备了退路。

只要在吉市藏一段时间,等陆群那边一放松,他就带着儿子耿于怀一家离开吉市。

在此之前,他还要帮着柳家狠狠坑陆家一笔,从中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然后再离开。

天刚麻麻亮。

陆群从保镖口中得知耿长林一家已经不见了踪迹,他再......

半途而废,中道易辙者大多在此变为惨白,脑膛也起伏不定,显

【昨日·绿地新苑】

刘磊打开门后意外的发现白若宏站在自己的眼前,他特地愣了一会神才慢慢开口,“原来是你啊,你来做什么?”

白若宏平淡的微微一笑,“可以让我进去吗?”

刘磊向外探了探身子,确定一下屋外没人后,才有些犹豫的让开了一条道。

“你不是跟任雯是一伙的吗?”

白若宏点点头,很自觉的坐在了沙发上,“你别紧张,我就是来问一些问题,问完我就走了。”

刘磊接了半杯水放在他面前,随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问问题?我现在已经被法院宣判无罪了。”

“你们护林员上山巡视的周期是多久?”白若宏就像没听见刘磊说话一样,自顾自的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一天看一次。”

白若宏看着刘磊无辜的表情,内心一阵鄙夷,“既然一天巡视一次,为什么前一天你没发现那个纸箱?”

刘磊重重的将可乐往桌上一放,由于力的作用,可乐从瓶子里飞溅而出。

“这个问题当时我已经说过了——”刘磊一屁股坐到白若宏的面前,“案发前一天我并没有在那发现纸箱!”

刘磊声嘶力竭的样子仿佛真的被冤枉一样,三年的牢狱生活使得原本皮肤就不好的他更显苍老。

“我查过你在当护林员之前的工作,你曾在一家金融公司底下任职,对吧?”

“怎么了?”刘磊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白若宏将身子往后靠了靠,“说是金融公司,难听点就是收债的吧?”

刘磊轻哼一声,“就算收债的怎么了?我触犯法律了吗?我杀人了吗?你凭什么给我扣这个帽子?”

看着咄咄逼人的刘磊,白若宏站起身来走到阳台边,往楼下看去,“我就是想知道你在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相反的我知道你没有杀人,而且背负了渎职罪进去了三年。你说这样的委屈怎么办才好?”

刘磊一下子像是被堵住了喉咙,哑口无声的坐在那呆呆的望着窗外。

“你心里肯定知道背后这个人的身份,但是碍于你的性命或者是你的家庭,我记得你还有个年迈的母亲住在乡下。10.9那个案子绝对不会是你做出来的。”

看着自信满满的白若宏,刘磊突然邪魅一笑,“你这么懂的话,为什么不想想任雯找了三年的真相还是一无所获?”

白若宏的大脑像是触电一般,他从刘磊的话中意识到了什么,“你什么意思?”

刘磊一步一步靠近白若宏,“任雯也是个没有用的人,自己的父亲死了,她破不了案,找这个人帮忙,找那个人帮忙,还都是男的,谁知道背地里干了什么勾当。”

白若宏脸色一沉,一个大跨步来到刘磊的面前,双手卡在他的脖子上,“你刚刚说什么?”

尽管刘磊被卡住脖子难以呼吸,但还是不依不饶的重复着刚才的话,“怎么了?被我说中了?想杀我灭口?”

“哐当——”刘磊被推倒在了木柜旁。

【云清市专案组·小会议室】

“哐当——”录音戛然而止。

“老大,这——”贾章赫面露难堪的看向任雯。

任雯没

老人喜出望外,道:

“少爷,我不瞒你,这是凶宅,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近的村镇也在五里之外,你几个人住?”

“一个人。”

老人迟疑道:

“你不害怕?”

常空笑了笑:

“你收拾一下离开吧。”

老人道:

“那也好,你随我去镇上地保那交割一下地契屋契,要有地保画押才能交割。”

常空没有请人来修茸,自己买了些斧刨铲钉,慢慢修整。又在院后开辟了一块田地,准备种些蔬果。

一日,正在后院平整菜地,突然感到一些异样,虽然现在功力全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抓捕行动1》。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东海猪妖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冲天雨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紫楠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醉妃儿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虚无万古1

穿越异界之冒牌魔法师

细雨鱼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