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蓝魔渊》。

他呆呆地愣了半晌,却还是不明白对方使的是何手段我没辙了,当场离开。不过我最终还是采取游击战术,达到了自

 闭眼。

  梦起。

  梦生。

  和上次一样,天上风雨变换,脚下楼层高起。

  随后出现汽车和行人。

  只是这次有点不一样。

  细心的陈默发现,天上的天变黑了一点点。

  莫非……

  天气随着心情变。

  心情好,晴空万里。

  心情差,万里无云。

  摇了摇脑袋,甩开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出现一些纸片人了。

  纸片人三三两两的开始行走在路上。

  路上的行人却视而不见。

  昨天梦中的黑线已经开始时明时暗了。

  黑线内的八爪鱼一副蠢蠢欲动想要出来的样子。

  这个世界变得有点糟糕。

  “是梦境,重组一下应该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吧。”

  破灭,重组。

  自己的梦境变化有点看不懂,陈默连忙重新构建了一个。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那群二次元小姐姐还在那里,那条黑线还是若隐若现,不过这次明显感觉有种快要“暴毙”的样子。

  这下,陈默有些心慌了。

  世界上什么事情,能比在自己“掌握”中却存在无法改变的东西更为可怕。

  陈默的梦境,他自己是绝对的主宰。

  比一个世界中神的地位还要高。

  在梦里,他就是造物主。

  可这些东西却改变不了。

  陈默用想象,试图去改变这些二次元生物。

  却发现是那样的无力。

  不可知,也不可改。

  一切操作都无效。

  发现所有办法都无效后,陈默决定用最原始最有效的方法。

  那就是搭讪……

  因为他发现这些二次元生物,是可以和他梦中的“人”沟通的。

  拦下一个白腿长发的二次元妹子。

  “那个……那个…你好。”陈默率先表达自己的善意,除开说话支支吾吾外。

  其实陈默知道这个二次元角色的名字,刚才还准备喊这个她名字的。可初次见面喊别人名字是不是有点奇怪。再说了,这个梦境中,她还叫不叫这个名字都不知道。

  “嗯哒。”小姐姐回应了一声。然后盯着陈默的脸。

  “那个…请问你有没有男朋友!”陈默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他并不想问这一句话,但害怕别人拒绝。只能换种方式问了。

  不过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对话,显然惊呆了小姐姐。小姐姐一只手捂着嘴。连声音都有点结巴。“没…没有。”

  “太好了,我能做你男朋友么?”陈默继续问道。

  “不…不行。”小姐姐二话不说拒绝了。

  当别人拒绝你第一个问题后,肯定会回答第二个问题。

  某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商业家凉企曾提出过,只要价格卖的够高,就不怕便宜东西卖不出去。

  第一个问题拒绝了,陈默没有伤心,反而直接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来自哪里?”

  “啊?”小姐姐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咯咯,原来你是梦境之主呀,来,我同意当你女朋友了。”

  边说还边伸出手准备去牵陈默。

  对于这种美色送上门的事情,他直接拒绝了。

  然后向后瞬移一段距离,保证自己安全。

  这个梦境,无法操控的事物,陈默很害怕。别说双手接触。

  如果不是为了问问题,陈默甚至和她们面都不会见。

  “还真的是不解风情呢。”小姐姐手拉空了,然后白了陈默一下。

  在路边找到一个椅子,小姐姐坐在上面。

  一对白花花的大腿叠放在一起,梦中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是那么明亮诱人,再加上完美的身材,着实让人难以把持。

  伸出白皙的右手对着陈默。“来杯热茶,谢谢。”

  “哦!好的。等一下。”

  陈默转过头,让自己不在看这个犯罪的场景。

  伸出右手,想着我有一杯热水。马上手上出现了一杯水。

  然后隔空丢了过去。

  在梦里,这水也不会散开。再加上小姐姐手脚功夫了得。挥手一抓,直接接住,然后捧在手上。

  “我叫梦璃。”然后伸出手指头,面带诱惑。“那些人都是梦璃。怎么样,现在考虑要我当你女朋友了吗?”

  陈默摇了摇头。

  “每天我都不一样哦!”梦璃继续诱惑道。“你想要的我都有哦~”

  陈默又摇了摇头。

  “大白腿,肤白貌美…”

  陈默还是摇了摇头。

  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也不是白不白的问题,这是根本原则。

  不知跟脚的东西,管她多漂亮,多美好陈默都不会相信的。

  “不要就不要,哼,我还不愿意呢。”捧着水,喝了一口。继续说,“恭喜你渡过了第一次考验。奖励你一条信息。我是第一阶段梦境考核官。以后或许还会是我。”

  “哈?梦境考核官是什么?”陈默表示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词。

  无论是课堂,还是梦的喊叫,当所有人把目光转移到那里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是一个猎火燎原的场景并且这个力火疗员原来更加猛烈更加恐惧。

自古有道,是水火,无晴不是任何人都能在水与火中间划出一条真正的。县来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面对紧张与恐惧都能够勇敢应对。

“为什么又着火了?这次还是在操场中央这件事情,看来必须得有人好好的管理一下。”

那个金光闪闪的人眼里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光亮,他甚至感觉到好像自从那个叫做陈飞的老师来到这里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他想要从这里冲出去。甚至可以说,他希望能赶快面对着一众的普通人,让他们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多么的危险,他看到那团火焰里升腾着的特色人物有赫淮斯托斯也有很多别的。

好在学生们经历过上两次的。火焰袭击之后对于火焰都有了一定的理解程度,他们大部分人都对于火焰魔法很了解,很明白甚至可以说非常有天赋。

但是很明显面前的火焰魔法不是它。能够做到的。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这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可以经过训练完成的,别人见到了是危险是恐惧,而在他眼里这一切更让他不敢去做了。

“乔治海米尼斯,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那件事情已经彻底过去了,火焰已经在那里彻底消失了,而现在你看现在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你所谓的消失吗?这就是你所谓的拼尽全力所保护的吗?”

他真恨不得自己的眼睛里也能喷出火焰来,面前这个人着实让自己愤怒。但自己咬牙切齿又感觉说不出来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就算说什么也毫无意义,尤其是能够感觉得到。乔治还是对此事也是什么都不知道蒙在鼓里。

这样子的反应和感觉,让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好受了,他明白了,肯定是有一个超越了自己与乔治海姆尼斯的存在。那个人能是谁?他相信那个所谓的龙语者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他拥有很强大的视觉,并且也有很强大的。感应力,他可以感应到身旁这群人谁的天赋高,谁的天赋低,谁是真的强,谁是装假的。但这么想着他突然明白了,看来不管自己怎么发现都没有发现,那个人只能说明一点,那个人比自己还要厉害。

他整个人陷入到了迷茫当中。就是那种对于一切事物没有办法完全信任的迷茫,他感觉自己与乔治海姆尼斯认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骗肯定也不会骗自己的,但是又确确实实出现的问题是谁都解决不了的。

“没关系,你看学生们已经拥有了应对的能力,他们不会感觉恐惧,也不会感觉恐怖,只会很简单的把这件事情慢慢完成,这不就好了吗?”

乔治海米尼斯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当回事儿,而是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他知道自己的敌人在哪里,但他更知道的是如果这时候自己显露出一点点呢恐惧的话,到那个时候自己只会被别人无情的抛弃下来。

克图格亚。消失在这火里。面前发生的一切,心里默默盘算着,看来自己的这几次战斗都称得上是绝美,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自己的这几次战斗都称得上是让别人梦寐以求的。

火神,上古之神当中的火神。这个称号一直伴随着自己,并且就因为这个称号一直伴随着自己,他才明白。自己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学生知道这件自己的正因为如此才更加肆无忌惮。

一团火突然在学生的衣角燃烧起来,它可以控制这世界上所有的火焰,哪怕是神圣之火,他也根本不在乎。

所有火的根源来自于何方?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但他却明镜,一般所有的火焰都来自于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这些烈焰足以灼烧掉这世间万般的污秽尘埃。

那个学生大声喊叫东奔西跑着,看来很明显,他对于火焰的掌控力度并不够并且对于火焰的恐惧程度过高了而这正是克图格亚需要的也是他一直在追求的。

那学生直直的朝着人堆跑去,他认为那里能帮助自己,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样可能会引发更大的连锁反应,好在这时候陈飞跑了过来。他在手里不断的凝聚着风元素,他用这些风元素尽快的熄灭了外面的火焰,但是没想到火苗是那样的跳动及恐惧。

那学生已经被火苗彻彻底底控制住了,他恐惧地东奔西跑,好像自己身后被饿狼追逐一样,它就像一只森林中突然失踪的瞪羚一样,到处的跑着到处的寻找着。

狂风卷过克图格亚,感觉这阵强风如此地具有一种侵略吧,好像在与自己争夺也仿佛在于自己,豇豆。但很快他就烟消云散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

“如果我苏醒过来的话把你们所有人,豆浆不是我的对手,我这寥寥火焰就可以彻底消灭你们。”

而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另一个化身,深艳之火焰,他想要把这一切毁灭掉。但又想着如果在这里慢慢的寻找,可能会更好,但最后还没有想那么多,而是轻轻的离开了校园。

陈飞已经察觉到了这里面空气当中的气味是这么的让他厌恶和恐惧双向并存,他想说。好好查一查这里,但是他还是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太天真了,这些事情还是等见到了怀特再说比较好。

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另一个火焰,已经慢慢的在她心里燃烧起来,这是非常可怕的。而这火焰通过心里的阴暗面不断的扩大充实,并且一点点的朝着他精神世界蔓延开来,而这个时候。他内心世界中的怀特早已发现了这一切,他想叫醒陈飞却怎么也叫不醒。

大晋皇城内,桃云青有些郁闷

  独自在一间酒肆,叫了一壶酒,配上三两个农家小菜,自饮自酌

  他和巫姽婳回到大晋皇室之后,二皇子果真没有食言,将忘忧泉水给了他

  但巫姽婳却一言不发的走了

  给他留了一道讯息,说在东海海底发现,这海底世界,有连接幽冥的通道,她要回家,亲自向父亲说明这件事,因此就急匆匆的走了

  都没有好好的和桃云青说声

  东海海底皇陵,有幽冥通道并不为奇,因为珊瑚皇冠,珊瑚皇冠有生本源的奇效,本源与神源,能够再生的,就只有地狱黄泉水才有的功效,珊瑚皇冠,就是生长在黄泉水里的珊瑚,被生灵编织成的皇冠,那生灵在海底,开辟通道引来黄泉之水,也实属正常

  就因为这个,巫姽婳话都没跟他说两句人就走了,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大晋皇室,大家好歹可以同一些路嘛,怎么一个人就走了呢!

  得了忘忧泉水,他应该先洗濯自身道胎,然后才思虑回长生宗

  大晋并没有直接通往十宗的传送阵,因为这样强大的古国,有这样的传送阵直接联系到天南,雪国,龙伯国,很有可能搞一些不好的事情,到时候,让大家都尴尬,就不好了

  他们铜贲军团强大,人族大陆,再没有哪一个势力有这样规模庞大的军团

  所以,他们并没有直接通往十宗的传送阵

  桃云青倒是可以去无妄山,借助他们那里的传送通道,回到长生宗!

  可忘忧泉水,说是泉水,实际却是酒水!给桃云青忘忧泉水时,二皇子拓拔战还专门问了,他酒量怎么样?

  二皇子说:“因为这忘忧泉水,酒量不好的人喝了可能会醉上一两个月不醒的,得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洗濯自身!”

  酒,是天人族杜康氏族发明的玩意儿

  有句诗词叫: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忘忧,其实就是酒!

  但与其他酒不同,这个酒水,修士喝了就不能靠肉身,靠法力解酒,只能是自身的酒量,能喝的,醉酒时间就短,不能喝的,醉酒时间就长

  桃云青就属于那种不能喝的

  所以可能还会在大晋呆上两三个月,才能回去

  二皇子拓拔战愿意提供这样一个安定的居所给他,让他好好洗濯自身道胎

  他点了头,就留在了这里,想起巫姽婳离开,心中难免惆怅,也为了能有少醉一点时间,他先找了个酒肆练习一下酒量

  …………

  离开桃云青之后,巫姽婳回家,正飞翔在高空之时,她忽然脸色一变,坠落在一处荒野山丘之上

  落地之时,她洼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血液中生命精华流逝,化作芬芳滋养大地

  在东海皇陵之中她伤得太重了,本源几乎溃散

  苏沫告诉她,她取珊瑚皇冠这一件宝贝就被那怪物伤得生活不能自理,休养了好久,巫姽婳要取人皇鼎这种气运之物,那怪物怎肯善罢甘休?

  它以因果为食,以命运为能,可能已经到了超圣的境界了!

  修士未成仙,合体之上还有战力,都令人刮目相看。

连严禄、苏妍、詹天象之类,都表示出钦佩,甚至是李禹,都特意叮嘱众人,必须要保护好他。

说明内心深处,李禹也认可了虞渊。

这样的虞渊,前面十七年都是浑噩,说出来谁信?

诸多事实,让她觉得虞家,虞渊,就是不满和她的婚约,刻意为之,就是要羞辱她,羞辱整个蔺家!

多大的仇,要如此处心积虑,要如此刻意针对?

蔺竹筠清冷的眼眸深处,如有烈焰,在熊熊燃烧。

“莫名其妙。”

虞渊觉得很好笑,“明明你们蔺家的问题,居然还能责怪在我头上。从头到尾,都是你们一心要悔婚,不是老太君压制,早就得逞了。老太君离世后,你们也的确那么去做了,如今还能倒打一耙?”

“不是你装疯卖傻,蔺家至于如此?”蔺竹筠强行压抑着怒火,“如果你以前,就表现出如此才能和心智,蔺家,还有我,会那么对待你,那么对待你虞家?”

“抱歉啊,蔺小姐,我开窍的迟,让您失望了。”虞渊冷哼一声,道:“老子还要专心恢复,等那月魔再现时出力。所以,请你不要打搅!”

这般说着,他就闭上眼,不予理会。

蔺竹筠双肩轻颤,内心深处几乎认定,虞渊和虞家就是故意针对她,就是不想婚约达成,然后才让虞渊装疯卖傻,让蔺家背负恶名,主动来退婚。

“虞,虞大哥。”

便在这时,苏妍俏生生地走过来,望着闭目的虞渊,望着气的娇躯颤抖的蔺竹筠,轻声说:“不是刻意打搅你们,而是我也有一枚养神丹,能助虞大哥以更快速度,令消耗的精气神补充。”

虞渊猛地睁眼,并马上伸出手,道:“那就却之不恭了。”

“不用谢,你救了大家的命,应该的。”苏妍很认真,态度很诚恳,“还有。等我们活着走出陨月禁地,出去了以后,我一定禀告父亲,让他知道暗月城时,都是苏胤叔叔对你有偏见。”

“苏虞两家,其实没有什么仇恨,只是存在一些误会罢了。”

“虞大哥,你可以放心,那些小小误会,我一定能妥善处理好!”

这般说着,她白莹莹的小手,便将那枚养神丹放入虞渊掌心。

蔺竹筠忍着内心烦躁,忽然站起,抓着那本垫在身下的书,一句话没说,直接离开。

“她怎么了?”苏妍奇道,“是她主动要求,替代我,保护你的呀。”

“算了吧,我看她只会给我带来麻烦。”虞渊撇撇嘴,“你虽然关键时刻也靠不住,可毕竟还有养神丹。”

“你说谁麻烦?”蔺竹筠转身怒目相向。

苏妍有些尴尬,道:“蔺姐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要同仇敌忾,加上虞大哥需要养神丹,所以……”

“名义上,他还是我未婚夫,请你离他远点!”蔺竹筠冷冷道。

“哦。”苏妍轻轻鞠身,对虞渊歉意一笑,便转身而去。

虞渊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轻轻笑了起来。

至于另一边,气的怒火中烧的蔺竹筠,他还是不理会。

佯装没有听到她的怒斥,佯装不知,那苏家绿衣少女,此行就是要故意气她,就是要和她争斗。

……

殿,摩古佛罗汉数百尊,各赠诗万余言,书:这就是你的卧房?江玉郎长长叹了口气,他们也是人,当然也要饮食,所:“小杜,你说对不对?”杜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蓝魔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绝世尊帝

倾碧悠然

绝世尊帝

东方小少

绝世尊帝

无人桓

绝世尊帝

吐泡泡的鲤鱼

绝世尊帝

品丰

绝世尊帝

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