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赵普刚到宫门口,就碰见老搭档沈义伦,自然免不了招呼一声。沈义伦一看赵普那袖口里面鼓囊囊的,就知道这小子又憋着坏呢,没啥好事,今天这朝会,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沈义伦那神情,赵普看得一清二楚,没法子,他比不得人家啊,自己就这么点水平,全靠揣摩上意了。话说这沈义伦也确实厉害,将户部打理的井井有条,每次有事,总归能搞到足够的钱粮,他赵普要是有这份本事,何苦需要去背黑锅来得圣宠。

除了沈义伦,一路上就没几个跟赵普打招呼的,小官品级够不着同行,品级够得又不屑于跟他同行。反倒是沈义伦,同样是跟着赵匡胤出身,在百官中却吃得开,毕竟大家都有跟户部打交道的时候,而且户部掌管银钱,得罪了日子不好过。

今日是小朝会,人并不多,最前面的是三位宰相加上赵光义。皇帝赵光义不仅是开封府尹,还有个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也算半个宰相,站在第一排无可厚非。

第二排就轮到赵普跟沈义伦等六部主官了,恰巧赵普就站在赵光义的后面,赵普忍不住捏捏袖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昨日,朕刚刚接到南楚周保全派人送来的奏折,言衡州刺史张文表已反,请求我大宋派兵救援,这事大家都议一议。”虽然南楚不大,可那也是战争,总要在朝会走个过场的,万一有麻烦,大家一起扛。

“敢问陛下,这楚地周行逢如何了?”赵光义尚且不知道周行逢身死的消息,这周保全是谁他都不知道,议个屁啊。左右看了一眼,都跟自己一样,一脸懵逼,显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惜他背后没长眼睛,赵普的神情明确表示,他知道这事。

“病死了,两个多月前的事情,靖安司是干什么吃的,是不是太过懈怠了些?”赵匡胤有些不满,一地割据势力的大佬挂了,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还要等人家奏折到了才行,这叫什么事情。而且人家有个儿子叫周保全,这事总得打探清楚吧,这倒好,一问三不知,还得自己告诉他。

“陛下,靖安司经费有限,人手裁撤了不少,臣也是难为无米之炊啊。”赵光义深感惭愧,但是这个锅得甩出去,兄弟俩一路货色,绝不自己背锅,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陛下,禁军那边开销极大,其余地方就难免缩减了一些。”沈义伦总算体会到赵普的委屈了,这叫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克扣你的费用,钱不够花,大家都同比例缩减,不然去哪弄银子。再说这靖安司的费用,减少的并不多,你至于连楚地的消息一无所知嘛。

“此事再议,靖安司作为我禁军耳目,必须得发挥该有的效用,下不为例。”赵匡胤颇为无奈,这禁军开销大,他是知道的,就是为了准备吞并周边割据势力。如今机会来了,这些细枝末节的,先放一放。

“谢陛下宽宏大量,臣必尽心竭力。”沈义伦松口气,这事过去了,眼带怨恨看了眼赵光义,忒不是东西。

至于三个柴荣留下的托孤宰相,犹如泥塑一般,只要赵匡胤不点名,他们是绝对不开口的。

“南楚那边事情很急,哪位爱卿给说一说,咱们该怎么办哪?”赵匡胤颇为无奈,这满朝上下,怎么就没个聪明又有眼力的,幸好昨天跟赵普通过气了,不然就冷场了。

“陛下,臣弟以为,当立刻着手准备,早日救楚地百姓于水火。”赵光义抢着说道,他把靖安司缩在大宋境内,为的就是这一天,这京师留守的位置,正在向他招手。

“不错,朕以为,该当出兵才是,如今入冬,不方便行军,可以先作准备。来年道路可以通行时,立刻发兵,征讨张文表。但是这讨逆的统帅,还得再议一议。”赵匡胤点点头,这简直就是瞌睡了送来枕头,肯定不能放过的。

赵光义一愣,不是应该御驾亲征嘛,怎么还要议一议统帅?自己这个哥哥,他很清楚啊,一向自诩能打,又爱出风头,怎么突然变了性子了。

“陛下,臣赵普有本上奏,此战臣推举山南东道节度使慕容延钊为帅,讨伐张文表,平定楚地。”正在思考的赵普,突然感觉自己被盯上了,抬头一看,果然是赵匡胤在盯着自己,明显到了该他上场的时候了。况且赵普作为枢密使,这事本就是他的权责范围内的,提些建议也是应有的事。

“赵爱卿所言甚是,慕容延钊统兵有方,战功赫赫。此番楚地平叛,确实由他统帅最合适,这都监的人选,枢密院可有提议?”赵匡胤觉得吧,慕容延钊还是得再限制一下, 派个不大合得来的作为都监,也好平衡一下。

“宣徽南院使兼问,不管是监控还是保镖,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们正在疑神疑鬼时,接到丛振王子相邀,不想一来就见到北冥玄这个瘟神,心里好不郁闷,只是场面上还要做人,不得不笑容可掬地回应。

好不容易熬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北冥玄手一挥,几名美女捧着红绸托盘,给为首的三位送上了礼物。兆世王子打开一个小小的礼盒,脸色惊疑不定,盒中赫然就是他失落的那枚玉佩,不过玉佩旁边还躺着一块相似的玉牌,稍一辨认居然是一块极品南玉雕琢而成,他知道极品南玉的价值,这么大一块价值少说也在千万元炎龙币左右,这手笔可就大了。

泰阿将军的礼物是一柄古剑,他行伍出生,对古剑有特殊的爱好,忍不住当场拔出宝剑赏玩不已。傲少的礼物很简单,一只盒子里是一蓬秀发,还有一纸合同。

南宫傲眼角余光撇见泰阿将军手中的那把古剑,正是他诸多礼物中的一件,不禁大怒。腾地站起身来指着北冥玄说:“是你!!”

范莎面色苍白地用力拉扯着南宫傲,宋氏兄弟缓缓地站了起来。

丛振王子冷冷地说:“南宫先生,请坐下说话。”

南宫傲怒气刚起,突然冷汗就流了下来,他是纨绔却不是傻子,看着北冥玄似笑非笑的脸,他明白了从不干涉他的范莎为什么拉他,昨天晚上如果…南宫傲颓然坐下不再说话。

北冥玄说:“南宫兄不看看合同吗?”

南宫傲下意识地拿起合同,是一份代理经营、合作加工玉石的合同。于氏珠宝虽然已经取得明海矿业的玉石营销代理权,一来山北玉矿现在开采规模越来越大,产量已超过于氏的承受力;二来前期的加工运输同样需要合作对象。这份合同里的条款对南宫世家来说,已经足以令其心动,除了玉矿矿权南宫世家无份外,已经很大程度上让利给南宫世家,南宫傲有了这份合同完全可以向家族交差了。他疑惑地看了看北冥玄,将合同交给宋清明两兄弟,宋氏兄弟看过后相视点头,宋清保满怀深意地看了北冥玄一眼,知道自己的忠言北冥玄听进去了。

丛振见状,便开口说合,费洪也在一旁附和,软硬兼施。兆世受了重礼,同样也心怀惊惧,这边是二哥出面,传达的又是父王的口谕,哪里还会为难,唯唯而已。心中暗骂朵载没事找事,朵载是王储不假,但已经荒唐到被逼出国躲灾,在王室成员心目中地位大降。丛振最近颇得父王喜爱,谁知道会不会改名朵振?念及于此,新交的挚友也好,得到的好处也罢,都去他的吧。泰阿是国王的心腹爱将,为人倒是直爽豪迈,立即表示当时是受朵载的拜托,既然陛下有旨,当然听陛下的。

两个后台都转了风向,南宫傲摸摸还微微发寒的脖子,又眼神征询了宋氏兄弟的意见,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当即一咬牙,说:“既然两位王子和泰阿将军都这么说,南宫傲自然无有不从。这个合同…”

北冥玄说:“请两位宋老师和明海矿业的海总、凌总联系,拟定具体条款。”

南宫傲点头:“好,就这么办。”

大事已定,大家也放开了心情,你来我往尽兴欢宴。退席后,大家坐下闲谈醒酒。

宋清明站起来向北冥玄抱拳说:“舍弟从山北回来,在我面前说了多次,北冥先生的绝世技艺,清明不才,想和先生切磋几手,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南宫傲大点其头表示支持,泰阿将军嗜武如命,听到宋清明要和北冥玄切磋,他并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功底,但有热闹看顿时就兴奋起来,插口道:“宋老师这个主意好,老泰还没有见识过炎龙国的功夫呢。”

兆世忙敲砖钉角附和说:“对、对,饭后消闲嘛。”

丛振皱了皱眉头望向北冥玄,北冥玄说:“既然宋老师有这个雅兴,小弟也不好推脱,就斗胆向宋老师请教一二。”

阐高国素来尚武,宾馆中都有拳馆擂台。一行人来到拳馆,拳馆中只留下几名拳师招呼,闲杂人等早被清理出去。泰阿是山拳名家,一时技痒想上去活动一下,他没有见识过古武的强大,无法理解普通武技和古武的差距。北冥玄和宋氏兄弟眼神交流,最后只能让宋清保上台陪将军玩了几招。几轮比斗下来,泰阿终于明白自己认为不错的身手和对方比起来就是小孩子的游戏。

将军苦笑着停了下来说:“不比了,不比了,宋师父,你是他们几个中身手最高的吗?”

将军罢斗宋清保当然求之不得,听他这么说忙尴尬地解释:“将军,我是最差的。”

泰阿将军不信地摇摇头,跳下擂台将之让给了北冥玄和宋清明。

显然是他们杀了人后,正想将尸然惨死,眼见着一件件可怕的祸

尽管石奶奶的逐客令已经这么的明显,但是人家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甚至嘴巴上还是不饶人,还说着什么:“也就是明天六块钱,这后天儿还不知道要多少钱呢?等再过个两三个月,只怕你们老石家卖妻典子都还不上了。到时候可别怪墨麟军的将军找到我们,想要见您和大人一面!”

“大元帅那边等会要召开会议!不着急!”

两人相视了一眼,心中想着是不接纳那些人,还是想给个下马威?也没问,拱手便离开了。

见两人出了大营,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念御炁行

青山乡语

念御炁行

前兆领袖

念御炁行

李文妖

念御炁行

东方霖

念御炁行

酒宝

念御炁行

王不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