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意义》。

丁喜道:只有一点不同。归东景可以杀了我,但我说的绝不是谎

第二十七章 奸雄

狄处面色从容:“姬英怎么了?”

李馈急了:“姬英欺上罔下,亵渎王妃,沽名钓誉,心狠手辣。我等尚且避之不及;结盟,更是万万不可。”

狄处缓缓问道:“我们可是豫国的臣子?”

李馈:“是。”

狄处:“我等可要效忠豫王?”

李馈:“是。”

狄处:“大王百年之后,不管谁接任豫王之位,我们是不是都要效忠于他?”

李馈缓过劲来:“这个当然。”

狄处:“大王就两位王子,不是传位给姬英,就是姬缓。你觉得姬缓如何?”

李馈叹气:“二王子就是个白面书生,又贪图享乐,实非王侯之选。”

狄处环视众人:“姬英虽然私德有亏,却极为聪颖,又礼贤下士。如果姬英能够把他那些权谋诡术,用在治国正道上,不失为乱世奸雄,必有一番作为。”

众人哑然。许久,李馈:“我还是觉得不妥,姬英失德,如何辅佐?”

狄处平心静气的说:“人无完人,谁都有缺点。我狄处贪权,你李大人性急且刚,卫起好色,任佐好酒,李赫耽于游乐。但是,我们依然能够得到大王重用,立于朝堂之上。

所以,道德洁癖不可取,我们没有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他人。如果是交友,我狄处自然要与姬英划清界限;可是要论治国安邦,除了姬英,实在没有其他人选。”

姬英与田错、韩卓从狄侯府出来,坐上同一辆马车。不一会儿,姬英开始担忧起来:“狄处答应的这么爽快,莫非其中有诈?”

田错:“小人也觉得可疑。不如,我们先试探试探。”

过了几天,姬英派韩卓去请示狄处,要求从国库中支取一大笔钱财。狄处不假思索,当即批给韩卓。李馈不解:“侯爷,姬英申请如此巨大的一笔开销,你怎么也不问问,就交付给他了?”

狄处笑笑:“姬英如此爱惜羽毛,这笔钱必定是用于正道。他不说,我自然也不必问。”

果然,姬英得到这笔巨款以后,用于修筑黄河堤坝,兴修水利,帮灾民重建房屋,解了黄河水患。

又过了几天,姬英向狄处推荐了几个富家子弟,请求给这些贵公子安排官职。狄处也不多问,欣然应允。李馈急了:“选人用人,国之大事。侯爷你也不考核考核这些人,就答应录用他们?”

狄处笑笑:“姬英向来有贤名,这些人虽然是名门贵族之后,必定才学出众,不然姬英也不会推荐给我。”

一番考评之后,这些人果然颇有才学。于是,狄处按才录用,各安其职。

一日,韩卓带了一位剑客,前去拜访狄处。韩卓说:“这位侠客叫聂正,先前在家乡,有一次受贵公子姬辽邀请,前去赴宴。宴会上,只有姬辽与聂正二人,并无奴仆陪同。

宴会结束后,聂正离开,姬辽府中的奴仆入室一看,姬辽竟已被利剑刺穿喉颈而死。前几日,聂正潜逃至凯奉,投奔在姬英王子门下。近日,官府查得紧,王子殿下恳请侯爷您给聂正寻一个安身之处,避避风头。”

狄处也不推脱,爽快答应,将聂正藏在一个隐秘之处。李馈担心:“侯爷,聂正身背命案,您私藏疑犯,如果被人告发,恐怕会被牵连。”

狄处笑笑:“此事,我与姬英都有份,如若有事,谁也脱不了干系。你放心吧,不会有事。”

过了一段时间,果然从官府传来消息,围。

然后,还有随后而来的老师们,乃至于年级主任,还有教导主任的护驾,总算是力保唐善不失!

虽然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唐善写了很多很多的签名,以及拍摄了很多很多的合影。

对于签名什么的,武胜男是不在意的!

但是对于合影,武胜男是非常生气的。

在她看来,阿善哥哥只需要与自己合影就可以了,完全不应该与别人,尤其是某些妖颜货色进行合影。

只可惜,她在这件事情没有办法!

说起来,现在她连靠近阿善哥哥,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能用她那殺人的目光,不断的殺戮着那些靠近阿善哥哥的人们!

当然,目光是不能殺人的,因此,武胜男就算是目光再如何的充满殺戮之光,对于那些围绕在唐善身边的人们也是完全没用的。

众人完全不为所动!

不得不说,大家都是经历过历练的人,武胜男的那点目光,真的是拿众人没有办法。

时间就在这样子的一个状况之下,慢慢的过去。

说起来,一连就是好几天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当中,有关于唐善的热度,在网络上,竟然始终没有减弱,相反,竟然还在不断的增强当中。

看样子,唐善这是真的火了!

而且还是非常火的样子。

就热度上而言,唐善现在比得上是一线明星的热度!

只不过,唐善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现在的状况,有那么一些一头热的状况。

然而即便如此,状况也是相当的惊人。

说起来,这样子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不科学的。

很多业内人员也说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状况,怎么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哦!说唐善普通,这事情有点昧着良心呢!

只要看一眼唐善的照片,就可以知道,唐善是完全不普通的!

不过,很多人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就这一点而言,顽固力量还是比较强的。

有很多评论家评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就分明的不承认唐善的不普通,而把唐善只是当做一个普通人来看,说起来,貌似也正是这一点,让他们完全找不到北!

找不到唐善到底是因何而火爆的!

没错的,正是如此啊!

不能承认唐善的不普通,又怎么可能好好的分析眼前的状况。

有些评论家甚至于借此批评网络上的某些不好的浮躁现象。

然后,这些评论家就被大量的网友,狠狠的批评了。

对此,评论家们越发的生气了,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情,一向以来都只是他们批评别人,从来没有别人批评他们!

更何况,他们认为自己进行的批评完全没有错误!

被批评的人好好的听着他们的批评就好了,怎么可以反过来批评他们呢!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一件事情!

非常非常的没有道理。

因此,他们准备好好的与唐善说道说道这个事情。

当然,只是在网络上说说!

他们还不至于线下见面。

臣诚恐见欺于王而负赵,故令人:无论衣柜里发生什麽声音,你

唐嫣看着这群人的下作嘴脸,不禁有些担心的看向木离。

没想到木离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将头默默转回去,看着案台后的二位师姐,不过眼神透出一股寒意倒是颇为骇人。这目光让唐嫣都心中一凛,案台后的二位师姐触碰到木离冰冷的眼神,不知怎么竟然对面前这个练气一层的小师弟心中升起一丝畏惧,直接将木离的名字填在铁卷上。

木离身后的钱震依旧不依不饶,走到木离身边拍了拍木离的肩膀,挡在木离身前“小师弟,你也不要费劲攀高枝,要不要师兄再多介绍几个师姐给你认识。”木离猛地耸肩,将钱震的手从肩膀上震开,随后说道“师弟不劳烦师兄费心,还望师兄让开,我和唐师姐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钱震正准备再说些挖苦的话,突然看到有两股白气从木离鼻尖吞吐,随后用神识一扫,心中不由得一惊,这臭小子竟然在短短几天就修炼到练气一层,自己昨日打听到是金海领他入门,特意去询问过金海,此子分明资质不高,因此钱震才觉得这臭小子对自己毫无威胁,难道是金海骗了自己,不对,若真是资质超群也不会留在小小的药园,定然是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让自己如此快的进入到练气一层,钱震又想到自己当初可是用了足足七天的苦修冥想才能进入练气期,一想到这钱震看向木离的眼神中又多了一分嫉妒,同时钱震带来的几个弟子也趁着这个功夫一同压上来。

“钱师兄,木师弟只是来领取当月的灵石和入门法术,你身为宋长老的高徒,总不会为难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吧。”唐嫣见木离与钱震针锋相对,急忙从一旁策应道,一把将木离从人堆里拽出,然后紧忙对着案台后的两个师妹使眼色,“师妹,把丹台峰的入门法术拿来,再拿两块灵石给木师弟,木师弟如今在看管药园。”案台后的女子手忙脚乱的从案台下拿出一个小册,随后又从储物袋中翻出两块绿莹莹的灵石一并交给唐嫣。

钱震被唐嫣的话噎住,一时间也不好说太多,若真的传出自己欺辱一个刚入门的师弟,自己的面上反而无光,他找来撑势的弟子见钱震不言语,也只能傻傻的站在身旁,不知道是继续还是停下。

唐嫣看着东西到手,一并塞入木离手中,随后紧忙要拉着木离离开这是非之地。钱震见二人要走,还是忍不住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只是到了药园几日,竟然能又能让唐师妹带你亲自来这掌事房,木师弟你可真是好功夫。”

一旁的弟子大多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起初对钱震的话十分之信三四分,不过如今看到唐嫣这般照顾他,再加上不少弟子都看出木离已经进入练气一层,自然都以为是冷梨初许给木离什么好处,才让一个药园弟子在短时间内就能进入练气期,这样,不少弟子都尽信了钱震的话,看向木离的眼神中也有一些鄙视之色。

木离排列极为紧密,林痕估摸着,这城墙也有好几丈厚,即便有人来攻,恐怕也是不易。林痕不做他想,要赶紧进城才是。

刚进城门时,林痕便被拦了下来,要求检查。林痕也没带什么,自己加上一把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守城士兵自然不愿糊弄,拔出剑一看,竟然是把木剑:“我说小子,你拿的是把木剑,还配上剑鞘干嘛!这不是多次一举么。”

林痕行了一礼:“您说笑了,我师父让我好好保护这柄剑,我这只是在尊师命罢了。”

守门士兵细细打量了林痕一番,见对方是个小孩,还是这般听话便不多加阻拦:“呐,剑还给你,没想到你还是个练武的人,这皇城不比外头,说话小心点,别得罪人。”

林痕不禁多看了士兵一眼,他没想到就连守门士兵都能说出这番话来,看来历代掌门暗中扶持不无道理:“那就多谢官爷了。”说着拿过剑,便进了皇城。

初进皇城周边,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华丽,这里常年都有守城兵来往交接,巡防营也是四处走动,故周围住的都是寻常人家,若是想领略繁华,那是必要向城中央走去。只是现在天色渐暗,身上也没钱财,定是去不了客栈,不如就在这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好心人可以收留他一夜,再不济找个破庙住下来,也比在这外面露宿强的多。

打好主意,林痕敲开了第一家门,还没开口,便听见屋内便炒了起来,这般情况林痕只好放弃。随后林痕寻的第二家第三家都以家中无房推辞了。接连碰壁的林痕摸了摸鼻子,当年李刺怎么就那般好运遇上他了呢。

林痕想了想,再问最后一户,想着便上前敲门,当当当,三声叩门声:“有人在家么?”

门内毫无声音,林痕再次叩门,也没声响,这时林痕才发现,这个门没有关上,有些微微空隙,顿时便觉得不妙,连忙将门轻推开,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林痕轻步向屋内走去,发现四周并没有打斗的痕迹,桌上的茶杯也都完好无损,四处也没有藏匿贼人。再往里走,只见床上躺着一位女子,腹部上插着一炳刀,血已近没有再流的痕迹,眼睛睁的极大,似乎有些不相信。

林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想来借宿一宿罢了,怎么遇上了命案。上前摸了一下尸体,尸体有些僵硬,看来死了有些时间了,只是这行凶的是谁呢,看这表现,应该是亲近之人。四处的血并没有飞溅,除却床上和地上,就连帷帐上都没有溅上。林痕仔细看了凶案现场,记录下所有的疑点,便准备离去,

忽然在这时,林痕发现了此人手上有挣扎的痕迹,不过微微思考,便赶紧离开了。若是现在有人回来恰好看到这一幕,自己怎样都说不清楚了。

逃出门外的林痕找了一隐蔽处,内心有些不平静只得这般露天而眠,不为别的,只为刚才发生的事做好准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意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兽异界大领主

封山十月

魔兽异界大领主

林遇

魔兽异界大领主

随心闪动

魔兽异界大领主

兵家无常

魔兽异界大领主

剑道江湖

魔兽异界大领主

黑爷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