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刀与剑,共出塞》。

H他说什么?他说,只有在一个人面前他从来不敢胡说八道温无意得意之余,派人把樊巨人的尸体悬挂在天劫官门外的一株

现在想来,酒豪当初在至尊赛施展的奥创境星能掌控,是对付毙虫唯一的办法,就连死神变都没能伤的了毙虫。

  一旦被这玩意盯上,是个人都胆寒。

  “小子,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交出无上祖之皮”毙虫威胁。

 ,无人可挡,你就瞧好吧!”

说完之后,林肖吹着口哨,双手插在裤袋,慢慢朝着不远处那金女郎走去。

那金碧眼的女郎,正在跟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人交谈。

双方应该聊的很愉快,脸上都带着灿烂笑容。

男人气......

刘婷婷苦笑着说:“我就不过去了,主公管理手下严厉,我都是趁他们这会儿商议要事时偷偷出来见你一面,再不回去,恐怕要受责罚。”

她不但知道林骁来了,还知道寻仙也来了。她明白,当时若不是舍命救林骁,若不是人之将死,林骁肯定不会和她成婚的,在林骁心里,寻仙占据的位置应该是要多过她的。

但今天看到林骁对她的爱意,刘婷婷倍感欣慰,动情的说道:“老公,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

看着眼前的俏脸梨花带雨,林骁也红着眼眶:“小傻瓜,苦了你了。”

当听到林骁对她特有的称呼,刘婷婷抱着林骁的手更紧了:“其实你们一进山我就知道了,你们所有人都没逃过这边的探查,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也来了的时候是多么激动吗?我恨不得马上飞到你身边,老公,我好想你。”

林骁对着刘婷婷惨白的嘴唇深深吻下去,顿觉浑身寒气直冒,说道:“我也想你。”

唇分,刘婷婷渐渐后退,说道:“我走了,你要小心……”

“婷婷。”看到刘婷婷的身影逐渐隐退到黑暗中,林骁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走上这条路,将来对她来说是好是坏,而且寻仙那边他又要如何交代?

此时已与寻仙结下不解之缘,但倘若哪天刘婷婷出现在他们眼前了,他又如何割舍的断?

失魂落魄的往火堆方向走去,林骁满腹的心事,当来到众人眼前,洛小婉首先开口:“雾凇子师兄呢?”

“啥?”林骁以为洛小婉说错了名字,他出去寻找的明明是叫贾荣的武当弟子啊,又问:“你说谁?”

洛小婉说:“我说雾凇子师兄啊,刚才你回来把他叫走了,还说让我们不用担心的。”

林骁朝人群里一看,果然不见了雾凇子人影,大呼“糟糕”!

难道鬼怪幻化成他的样子把雾凇子诓骗走了?能瞒过这么多修道之人,还能骗了寻仙,显然修为之高远超在场的众人。他来不及解释,问道:“小婉,雾凇子朝那个方向走了?”

洛小婉指着对面山腰:“那里。”

又是那里,林骁运目望去,远处灯光入眼,房屋渐渐清晰,看来,非得去一趟不可了,说不定叫贾荣的武当弟子也是被引诱到那里去了。

林骁歉意的看着寻仙,二人心意相通,寻仙说道:“我会把他们看好的。”临走之前,林骁举着雷神鞭说:“人可冒充,法宝不能伪装,寻仙,认鞭不认人。”

林骁快速向对面山腰跑去,这次双腿灌足灵气,奔袭之快,两耳尽是风声呼啸。等离着那处房屋不足百步远时,林骁停下脚步,躲在一颗大树之上,那里的场景也清晰起来。

难怪肉眼看不穿此处古怪,林骁终于明白,原来这里是一个阵法。

从外面看去,这一片和旁边的森林并无异常,都是茂密的林子,但开了真眼后才发现,这片林子地下灵气流转,刻着无数繁复的线路,这些线路不但包裹着这方土地,还一直向远处延伸。

这就是阵纹,和当初雷神鞭外面包裹的铁皮类似,寻仙曾专门教过他。

透过林子看去,屋子里一片祥和,老年妇人正在大锅里煮肉,另一个年轻美妇沏着茶水,堂屋门口坐着两人,其中一个正是雾凇子,他笑嘻嘻的和一个约莫十三四的小姑娘正在下棋呢。

为小心起见,林骁足足观察了十多分钟,发现这家人没什么异常,既不是鬼怪,也不是精灵,而对雾凇子的态度也友善的很。

难道她们是隐居在此的高人?想方设法的迷惑雾凇子过来,莫非是这年轻美妇看上了他,要把雾凇子留下当个上门女婿?

既然不是鬼怪,林骁暂时松了口气,他准备光明正大的走上一遭,看这家人究竟是何想法。

若真的要留下雾凇子,看能否说通放行,毕竟雾凇子的性格他清楚,外面花花世界还没流连够本,怎么可能隐居深山?眼前的样子显然是被迷住了。

林骁准备下树了,不管怎样,先礼后兵嘛,就在从树上往下跳的那一刻,林骁险些没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老太婆煮肉的大锅里,随着她漏勺一搅,一颗人头浮在锅面,而这颗人头林骁熟悉的很,不是那武当的贾荣是谁?

就在他惊魂未定之时,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客人到了门口了,怎的还不进来?”

话音刚落,小院的门轻轻打开,雾凇子也看向这边,给他连连招手。柳长歌当做知己,所以无话不说,哼道:“我虽然来京城的时间不长,却也听过不少关于这个家伙的事情,长着他父亲在朝中的地位,他也太目中无人,无法无天了,什么欺压百姓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要不是我父亲在朝中为官,我需要与他走动,不能弄得关系太僵,我是真不想看见他,而且还恨不得揍他一顿。”

柳长歌笑道:“原来何老兄也不喜欢此人。”

何所似道:“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仗势欺人,狐假虎威,与我完全不对路子,我喜欢他才怪呢,倒是柳兄这样的江湖游侠,与我十分投缘,明日我父亲离开,你们可一定要来。”

说着话,离开了北疆王府,站在门外,柳长歌与何所似告辞,说道:“明日我们一定到,何兄,你请回吧。”

何所似笑道:“那你们路上小心。”

离开了北疆王府,柳长歌和雷宇沿着长街漫无目的的走,他们不知道罗家巷子在什么地方,但是如果向人询问,路上也有许多行人,应该能够摸过去,可柳长歌没有问,他只是走。

雷宇跟着柳长歌,只怕柳长歌突然停下来,说出要报仇的话。

途径一处酒馆,雷宇停了下来,此时此刻,酒馆里依然有人,雷宇说道:“柳贤侄,我看你心情不好,是否还有肚皮,可以喝上一杯?”

柳长歌道:“莫让周大哥他们等急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雷宇道:“我看你步伐踌躇,怕是不想回去,走吧,我们喝上一杯,晚些回去,也不碍事。”

柳长歌正心情不快,心道:“知我者,雷前辈也,喝上一杯也好。”于是两个人在酒馆里坐下来,要了几碟小菜,一坛子黄酒,边吃边喝。

趁着酒馆人少,雷宇嗟叹道:“柳贤侄,我知道你很想报仇,我也怕你当时沉不住气,但没想到,你居然说服了自己。”

柳长歌道:“我是怕牵连无辜的人,何况当时报仇,不一定能够成功,那童天浩不也是个高手么?”

雷宇道:“我看今天这童天浩是来者不善,北疆王与童忠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柳长歌道:“北疆王是朝中不可多得的正派人士,手握重兵,自然是童忠这等奸诈之人可以比拟的,北疆王不喜与他结交也是情理之中,如果边疆的重臣也给奸王收买了,与奸王一个鼻孔出气,那汉州江山,何以保全到现在?”

雷宇笑道:“那你怎么看今天晚上北疆王遇刺的事情?”

柳长歌品着酒,说道:“这个正是我心中的困惑所在,雷前辈可发现了什么端倪?”

雷宇哈哈大笑道:“不错,我正是看出了一点头绪,你没听说么,那些尸体,很早就给人收敛了,只怕是有人不想让北疆王追查下去,而北疆王统领北疆一地,想必也是个聪明人,他比我们更明白朝中的尔虞我诈,他放弃了追究此事,说明他也觉得此事关系重大,追查下去,不见得会有什么真相,反而还会牵出一批麻烦。”

柳长歌恍然大悟,心说:“原来如此,我说北疆王怎么会如此。”说道:“北疆王决定明天离开,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雷宇点点头,说道:“京城是虎狼之巢,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危险,你想想,北疆王作为一个手握重兵的王爷,尚且无法在这里立足,就不要说其他人了。”

柳长歌道:“莫非,这凶手是京中的人?”

雷宇道:“看破不说破,此事到此为止,其实这些人并非真的要除掉北疆王,只是想吓一吓他罢了,北疆王顺势离京回到驻地,自然也就安全了。”

柳长歌陷入了沉思,他感到了恐惧,为这个混乱的朝廷感到了悲哀,清正廉明的官员被逼的远走朝廷,留下了那些跳梁小丑在祸乱朝纲,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还能奢求帝国的中兴,但恰恰,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还有一个皇帝进行着精心的策划,孤独的与群狼共舞。

柳长歌饮下一杯酒,呛得他咳嗽了几声,他抬头向外面看了一眼,只见几个衣着鲜明的人,正聚在一起,围着一个女子,可见是喝多了,正对这个女子,做出过分的举动,那女子被围在中间,走投无路,大叫着:“你们是什么人,京城之中,你们也敢乱来,目无王法,就不怕官府来抓你们么?”

只听一个少年哈哈大笑道:“我们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了吗,我们不过是想请你去喝上一杯酒,莫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你却把我们说成了一群登徒浪子,这是在羞辱我们,你才犯法了你知道吗?”

罢蠹吏力杜漏私盐井衰旺突然“噗”一响,一团烈可是他明白她的意思,他留下这左手,右手只有吃饭时,才用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刀与剑,共出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祖临世

诸葛不要太亮

道祖临世

萧舒

道祖临世

水鱼要吃素

道祖临世

拉姆雷克撒

道祖临世

温煦依依

道祖临世

高山日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