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上中风了》。

这种外门兵刃不但难练,而且打造也不容易,江湖中使这种兵刃你们会以此为镜,绘出那个你理想中的自己。如果没有实现,那

“哦,真的吗,那可是太好了,都是刘洋那个混蛋,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误会我们家大晨,你看看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这多不好意思,要不这样,您就留下吃点饭吧。”

  陆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己知道农家人,也只会说这些了。

  金三爷笑道:“陆先生就不要麻烦了,我还有事就不多待了,阿苏。”

  金三爷起身朝着门外喊了一声,阿苏拎着几瓶酒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陆先生,我这次来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个是我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XO你留着喝吧。”

  见状,陆遥忙道:“哎呦,这怎么好意思,您是大老板,您亲自跑一趟就不容易了,还给我带东西来,应该是我去看您才对啊。”

  金三爷笑道:“陆先生您见外,咱们啊,都是朋友,今后您有事就跟我说,我跟陆晨的关系可是非常好的,那好,您先休息,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金三爷走出门,陆晨正好拎着金三爷的保温壶回来。

  看到保温壶后,金三爷心中大喜,他此刻正在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喝,一天喝多少呢。

  金三爷离开,陆晨对着父亲笑了笑:“爸,咋样,您儿子我没骗您吧。”

  陆遥哼了一声回去了屋子里,在齐兰没回来之前将酒收到了床底下。

  随后陆遥再次躺在了床上,额头又搭上了毛巾。

  这波操作,陆晨有些看不懂了。

  “爸,你这是干啥啊,还没好?刚才不是挺好的吗。”

  陆遥不说话,齐兰走了进来。

  “这客人咋还走了,都没留下吃个饭啊。”

  说着齐兰将茶水放在了桌子上。

  陆晨低声道:“妈,我爸又咋了?”

  齐兰看了一眼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你。”

  “又是我?这合同的事不是都过去了吗?”

  陆晨越来越懵了。

  “你爸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个亲事你说你啊要么不去,要么就去捣乱,你要是好好的领个媳妇回来,你爸还能这样吗?”

  得,陆晨这回知道具体原因了,这是逼着自己去相亲啊,可是自己还要修仙呢,哪有功夫啊。

  “爸,妈,这相亲啊,你不能着急,我这个人相信缘份,缘份到了这事就能水到渠成,缘份不到,强求也没用,所以,相亲啊……”

  “哎呦,哎呦,气死我了,你就让我生气吧,……”

  陆遥听陆晨的意思是不准备相亲,立刻表情痛苦的喊了起来。

  “哎呀,好了,我去,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陆晨终于是妥协了,听到陆晨妥协,陆遥也不再喊叫了。

  夫妻俩甚至还眨了眨眼。

  陆晨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陆晨回过头来道:“爸,既然你生病了,你床底下的酒就少喝点吧。”

  说完,陆晨快速离开了。

  然而陆遥此刻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看到齐兰俯身弯腰,他立刻起身。

  “躲开!”

  齐兰一声厉喝,陆遥终究还是没有敢动手,眼睁睁的看着齐兰没收了两瓶高级酒,却没有半点动静,只能心中到处不屈的怒吼之声。

  陆晨则

“周苍旻回来了!”

陨落星眸上方,柳莺眺望着远方,心神微动。

在一声轻呼后,她的神色,忽然变得怪异至极,道:“不对!”

严奇灵,铜老钱,还有那祁红衣、黄老魔,在这一刻,齐齐看向一处,皆轰然变色。

一袭白衣的国师大人,俊逸非凡,身旁陪着徐子皙。

而他手中,则握着卷起的魂祭图。

通体灿若晶玉,流光溢彩的国师大人,儒雅不凡,仿佛上京赶考的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又谦和有礼。

可所有望着他的人,都被震撼了。

“阳神!”

“以阳......

  “轰!”“轰!”“轰!”

  震荡的火山石从山上面滚下来,叶枫脚尖在火山石上面重重一点,整个人再次向上飞了起来。

  脚下硕大而黝黑的火山石被叶枫重重一踩,发出呼啸的风声砸向轩辕一苍。

  一道白炽的光 “嗯,好的,师父再见。”

“再见。”

随即,屋内又响起了老头的笑声……

一直往内门广场方向走的沈问丘满脑子问号,也搞不懂这老头在笑什么,估计是傻了吧?也是这个年纪了,是应该有些毛病了……

不过他看着小香脸上的表情,就却不禁大为奇怪,这高冠羽士四天地间如此安静,如此黑暗种无可奈何的惋惜;一个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上中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亚尔兰交响诗篇

西门飞雪

亚尔兰交响诗篇

浮沉

亚尔兰交响诗篇

貌似有财

亚尔兰交响诗篇

明月珰

亚尔兰交响诗篇

zhttty

亚尔兰交响诗篇

紫苏落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