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施恩四岛》。

在草原上,若能与自己心中的英杰互唤鞍马衣服结为安达(拜把子兄弟),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痕笃突然想到,若能与眼前这两位英豪结为安达,将会是何等风光荣耀的事情呀。

痕笃心情爽朗,深情地望着阿保机和曷鲁,动情地说:“我们虽然初次相识,我却有一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心里特别舒服。”

曷鲁也正有同感,仿佛心灵深处期待已久的知心朋友,突然来抚慰自己孤独的灵魂了。

曷鲁看了一眼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对手,此时却已成朋友的痕笃,感慨地说:“是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见了特别亲的亲人的感觉。”

阿保机也异常高兴,没想到还未见到家人,却先收获了两个好朋友。

三人相互观望,越觉亲近。

痕笃羞涩地红了脸,迟疑着说:“我有个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曷鲁略思索,问痕笃:“你是要提议,咱们三人结为安达吗?”

痕笃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正是。二位同意吗?”

阿保机大喜,不假思索便回答:“好呀,结为安达,我们就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最好最好的兄弟了。”

少年人的行事规则总是异于成年人,意气和感觉高于一切。

刚才还是用性命相博的对手,被相互的钦佩所使,转眼之间竟然成了朋友。

三人一拍即合。

游牧民族的结拜不同于农耕民族,要烧香拜天,还要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之类的誓言。

但是,他们一旦结为安达,就真正成了生死弟兄,终身不悔。

游牧民族也有自己独特的结拜方式,那便是互换外衣和马匹。

三个人兴奋地拥抱在了一起,互报年龄,阿保机为长,曷鲁次之,痕笃最小。

三人接着又兴高采烈地互换了外衣,互换了马匹。

阿保机穿上了痕笃的丝绸上衣,曷鲁穿上了痕笃的丝绸短裤。

三人相互观看,都觉得各自衣着滑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痕笃的那些随从担心痕笃安危,又呼啦啦跑了回来。

痕笃真想留下来,与两位哥哥一起狩猎游玩。

可是不能,他是奚国人,父亲也不会同意他留在契丹。

痕笃依依不舍地与阿保机和曷鲁惜别,在众随从的簇拥下,回奚国去了。

曷鲁望着渐渐远去的痕笃的马队,若有所思,对阿保机说:“大哥,三弟的家庭可能不一般呀,他竟然带着这么多的随从。”

阿保机一时也猜不透痕笃身世。

但从衣着和前呼后拥的架势上,完全可以断定,痕笃的家庭实力非常雄厚,似乎地位也很高。

阿保机和曷鲁赶着牲畜往回走,两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爽朗,也有无数的话要与对方说。

曷鲁问阿保机这些年的情况,阿保机说,他刚刚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便急着回来了。

原来,当年,由于狼德发动了军事政变,不得你,虽然你有时候做事太鲁莽了,办砸了许多事,得罪了许多人,这次更连邪医也得罪了,但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一定救你,救不了,我就给你报仇,不杀老狗,誓不为人,我用脑袋犁地!”想罢,解下身上腰带,将黑大圣捆在自己身上,确认结实了,深吸一口气,沿着绳索攀爬上去。

试想如此高耸的山崖,光秃秃的,石壁湿滑,缺少落脚处,只长着一些藤蔓,仅靠一根绳索,就是你有再好的轻功,全无应用,须一寸寸的爬上去不可,黑大圣的虽然是个身材瘦小的人,轻不了,少则百十来斤,等于白日魔负着一百斤的货物在石壁上移动,怎么受得了呢?

白日魔背着黑大圣登山,中间的辛酸过程便不说了,白日魔到了上面,夜已深了,森林中黑黢黢的,异常幽静。

把黑大圣丢在一边,像个死猪一样,他则躺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大字,大口的喘息着,手中处的皮肉全被磨破了,鲜血直流,因为血液让手心湿滑,快到崖顶的时候,险些滑下去,腰上也给丝带勒成了一条血痕!

岂料,白日魔正在休息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在树上叹了一声气,距离很近,不到十余丈,白日魔心头猛然一凛,立即弹跳起来,叫道:“是谁?”换做平时,白日魔绝对不会感觉不到附近有人存在,只是因为他背着黑大圣爬上了山崖,累得腰酸背痛,光靠一口真气提着,有些放松警惕了。

树上那人冷笑道:“想必你跟地上躺着的那位,就是江湖人称十大恶人的‘鬼哭神嚎’吧,是两位么?”

在这人说话之时,白日魔已经察觉到此人在正前方的树上蹲着,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倒不是很真切,他说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何不下来说话呢。”

那人笑道:“我这就下来了。”话音刚落,跳下来一个人,光线很暗,白日魔只看是个个子不高大的男子,两肩很宽,头很大,手中拿着一柄宝剑,白日魔未敢小觑了这个有些瘦弱的人,立即警觉起来。

白日魔道:“阁下是谁,报上名来。”

那人朝前走了几步,随后停下,说道:“不必紧张,我又不是什么江湖上的名门正派,不屑于拿着你们两个的脑袋去邀功请赏,我来这里,只是恰好路过,有个人托我进来救一个人的,但是我想,二位及与我无冤无仇,我何必找二位的麻烦呢。”

白日魔那人相距不远了,足以看清这人的长相,只见穿着一身黑衣,黑裤,脚下是快靴,阔口粗眉,高鼻梁,小眼睛,扁平额头,五官只说是看得过去,气质上却有一种隐隐的杀气,不怒自威。

白日魔见这人陌生,又说什么受人所托到此救人的话,便跟柳长歌联系在一起了,内心盘算:“难不成又来一个宿敌,可他所说又很不像,究竟是何方神圣,莫非故意来找我戏弄的么?”白日魔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悄悄捏住了铜爪,做好了准备,问道:“阁下来此救什么人,受何人所托?”

那人呵呵笑道:“说起来,我救之人,还跟我有些渊源,不过,你们要杀他,我倒是不介意,这人就是柳星元的儿子。”

铁心兰咬着嘴唇,没有喊出来,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才解开第

一道道残影略过,方远山直刺李成元。

李成远也是举剑相迎,没有办法,这招太快了,他都没有时间去反映。

方远山的剑招已经到了李成元的面前。

看着这一切,我怕了,这特么的都是什么。

现实里哪/p>

林桑桑也立刻跟着起身,她抬起手来理了理白雪凤羽袍,这才几步来到了萧慈的身边。

“师父,此地的寒气有足渐增强的形势,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此处。”

“嗯,听你的。”

看来萧慈和林桑桑二人都已然意识到了自己被冻醒的原因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施恩四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奈克特奥特曼

丁怜

奈克特奥特曼

帝妖皇

奈克特奥特曼

佬烁

奈克特奥特曼

莫若梦兮

奈克特奥特曼

步千帆

奈克特奥特曼

甜西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