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开洞府》。

没有人能死两次的。这本是句很荒谬的话,但是从这瞎子嘴里说”’那是刀口崩做的声音。”“是谁的刀?”“我的

闻言,李卓兴眼中怒火中烧,这虎哥的手段很歹毒,他可是生怕自己的闺女被暗中绑走,所以还是尽快平息了为妙,眼看事情就要平息了,这家伙横栏一杠子,恐怕事情要坏,看来他只能舍弃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了。

  李卓兴道:“虎哥,这个人我们不认识,画被他抢走了,你看着办吧。”

  说罢,李卓兴转身就走,而李雅刚要下车却被李卓兴拦住,“你给我老实呆着!”

  李雅被锁在车里,无论她怎么叫喊都没用,车子开动,离开了此地。

  虎哥看着远去的李家人,笑呵呵的看着陆晨。

  “小子,这是被抛弃了吧,东西叫出来,给你叫救护车,否则,今天你别想好。”

  虎哥的表情狰狞,他听说了这幅画的价值,自然是必须要弄到手,眼看到手,却是被一个小子拦住,怎么能不让他生气。

  陆晨看了看手里的画又看了看远去的李雅一行人,他知道这不是李雅的本意,他也不怪他们,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陆晨道:“画是我的,你想要,就自己来拿。”

  闻言,虎哥彻底怒了,脚步踏出,一拳朝着陆晨砸了过来。

  然而陆晨不慌不忙,身子微微后仰,左手拿画,右手快速出击,一把抓住了虎哥手臂,紧接着转身加上一个过肩摔。

 砰!

  虎哥直接被陆晨一招撂倒,所有人顿时都惊呆了。

  “还想动手吗?”

  陆晨眼神犀利的看着虎哥,同时也是注意着周围其他人的动作,防备他们也会趁机出手。

  对于虎哥,陆晨没什么了解,但是刚刚的交手陆晨似乎感觉到了这虎哥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看着挺结实的,实则也就是个花瓶罢了,不过陆晨也是没想到,这个虎哥是真的弱爆了。

  看到虎哥被过肩摔,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小弟们立刻跑了过去将其扶了起来。

  “虎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虎哥,这小子好像练过,不行就让斗博上吧。”

  闻言,虎哥怒道:“斗博,给我上!”

  人群分站两侧,一名赤膊穿着短裤皮肤黝黑的男子掰拳扭脖的走上前来,男子双目炯炯有神,死死的盯着陆晨。

  看到来人,陆晨不禁有些微惊,眼前此人看起来十分的难对付,那一身的肌肉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而且看起来此人好像是练泰拳出身。

  站在虎哥身边的一名男子道:“小子,我们斗博哥可是地下拳王,曾经还获得了泰拳金腰带,而且就是因为他出手狠辣,将对手打残,被剥夺了比赛资格,所以才来了我们虎哥麾下,我告诉你,那个对手可比你小子强多了,就你这身子板,恐怕一拳就能废了你,如果不想死,把画拿出来,然后给我们虎哥磕几个头,今天就饶了你,否则,你如果暴尸街头,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

  陆晨哼了一声道:“你半路抢劫你还有理了,一招废了我?也得看看他的本事。”

  闻言,那斗博怒火中烧,目露凶光。

  “臭小子,你找死!”

  斗博目爆血丝,朝着陆晨一记正蹬。

  陆晨自打练过了伏魔拳法之后,对于招式的运用和理解也有了几分,看再说一次吗?”洛溪歉意的看着学长,询问到。

  学长笑笑说到“没什么,刚起来,大家都这样,思绪还在梦里面没爬出来呢!”

  吃了口东西学长接着说道:“还有两人昨晚没到,一会我们吃完饭你办理好退房之后,就在大厅的休息室沙发上坐会,可能要等一等他们。听说家里有事,昨晚没赶过来。”

  洛溪点了点头,有点没有意思,洛溪一向不喜欢拖延,不喜欢不守时的人跟事,不过毕竟首次共事,洛溪也没说什么。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

  一晃,洛溪就在休息室等了两个多小时,他小憩了一会。

  等九点的时候,学长来到了休息室找洛溪。

  “洛同学,其他人都到齐了,你跟我过来吧,我给你介绍认识下,很快要出发了。”

  洛溪点点头,看看表没说话,跟着学长来到了大厅。

  然而抬眼就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龙婧和龙海!

  不是说只是同学的探险吗?为什么龙海会参加?洛溪疑惑的想着。等洛溪来了之后人基本算是到齐了,有一个临时有事来不了,其他一共八个人都到了。

  学长拍拍手,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之后说到,“人都到齐了,那我来给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以后几天在一起,方便大家共同活动。”

  说着,他指着龙海介绍到“龙海,龙哥,咱们这次活动的赞助商代表!”

  “龙婧,龙哥的妹妹,也是我们学校大一数学系系花兼任新一届校花,想必几位同学都知道。”

  大家跟二位打了个招呼,顺便认识了下,只是洛溪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点点头。

  龙海和龙婧在看到他的瞬间,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只能说这个世界太小了,而他们太有缘了而已。

  他们三谁都没有说相互之间认识这件事。

  “我是建筑系大三的同学,步长弓,小名弹弓。大家随意喊就成。”

  “这位也是建筑系大三学生,我班同学,古灵,我们喊她灵儿。”介绍完自己之后,他拉着身边一位清秀女孩说到。

  “她也是我女朋友,请多照顾。”

  另外还有三个来自艺术系,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长的比较阴柔,而且不爱说话,只说喊他小赵就可以。

  还有一对,比较腻歪,从一看到他们起就见他们一直相互搂着对方。

  那个男的宠溺的看了女孩一眼,说到:“叫我小刘,这我女朋友,大家叫她境就可以了。”

  “洛溪,管院大一。”就在所有人都看过来的时候,洛溪头也不抬的说到。

  他觉的这一支队伍有点奇怪,跨专业的幅度有点大,而且那三个建筑学院的同学洛溪总觉的有点别扭。

  尤其是那个长的阴柔的小赵学长,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盯着小刘和那个叫境的女孩,目光如阴寒的毒蛇,在不经意间透出一股憎恨。

  洛溪的神经非常敏感,每个人的情绪波动他都暗暗的看在了眼里,直觉这次出去肯定会有故事发生。

  其实有时候做一名生活的看客也蛮好的,洛溪默默的想着。

  洛溪不知道这次的古镇探险行动是否应该期待一下,看着这群人,他打从心底觉的别扭。

  布娃娃,很小很小的,小到甚至可以说是玩偶。在陈默的口袋中一直没有拿出来过,而且这个布玩偶还会随着他出梦而一同消失,直到他重新进入梦境。重新进入后仍然在荷包中找到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好像是和他融为一体了。

  融合到黑萝莉都没有发现这个布玩偶的地方。到现在也没有问过这个东西的用处,当然也不排除黑萝莉知道这个东西的作用懒得问。但以陈默对黑萝莉的了解,那可能么?就她那智商!不是他贬低黑萝莉,一根棒棒糖就能骗走。如果困难一点,就两根。不超过三根可以换着花样骗。

  至于原因,那简单的可怕。如果她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肯定哭着喊着要看看。然后趁他不注意就拿走了。

  陈默怀疑,不,他是肯定。黑萝莉肯定很喜欢这种小玩偶。

  黑萝莉:???

  拿着这个带尾巴的玩偶,想起梦璃走之前说的话。

  “这个能直接造出余若水和次级主神空间。只要有足够的梦境能量。”

  这句话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也在自己的梦里试过。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知道是不是钱没充够,不对,是源能数量不够,没充满,这个东西出不来。还是因为规则不符合,他的梦境世界规则漏洞太多,制造不出来。

  梦师,梦境世界是要有一部分规则的。而且越到后面规则会越严谨。

  严谨的规则会让世界更加完善,能看透的东西越多。

  比如陈默的梦中的车辆,都是梦中臆想出来的,在梦里学会拼装汽车,在外界还是两眼一抹黑。如果是在这个老师的梦境之中,陈默学会了拼装,去外界也一样可以使用。

  并且梦境规则并非只有这一点作用,还能推演其他职业核心,找到新职业兴起之路。同时还能预测未来,从数万种模拟情况下找到唯一的真实未来。

  这既是梦境规则的重要性也是未来高阶梦师必须的基础。

  七级之后,梦中取人狗命的必要条件。总之越贴近现实越好。

  梦境就是给人无数次实验用的地方,换句话说,就是真实世界的虚拟倒影。

  话题收回来,现在陈默开始研究眼前的小玩偶。

  布做的,他敢肯定。这个肯定已经肯定了很久了。不然问什么叫布玩偶。

  另外一边。

  三个人看陈默的表现看上瘾了,其他十个人的测试都懒得看了。不是苟就是苟,和陈默的装B玩心跳完全不太一样。

  看看别人陈默,开局就高调,杀人都不屑于舔包。路遇梦境之源,抖抖脚,哼上两声,对手就直接将东西拱手送上。其他人跟他根本没得比。

  刚开始看其他人女装还精精有味,现在发现…也就那样,穿个不同衣服而已。

  再说了,女装有十个,装B的仅此一家。看谁就不用说了吧。

  “这个人好傻啊,对着这个‘梦境之源’看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就是源能么?”艺术家疑惑道。

  “对啊对啊!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只手拿着东西,另外一只手虚握。他是想干嘛?帮梦境之源试试祖传的手艺么?扣……”f6又想带起节奏。

  砰!

  咔嚓!

  接连两声,体现出妹子这巴掌效果有些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强。

  强到一巴掌把f6脑袋被砸进电视机里。

  “说了不要带节奏,我们是来当考官的,不是来搞事情的!”小姐姐这个时候才姗姗解释。

  滋滋滋……

  这是电流的声音。还顺带电疗了一波。

  妹子考官发威了。

  云葛心底说道。

  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这不知道大多少级。

  能来管理新梦师考核的哪有低职务的人,就算真的很低,那身后的背景也是深不可测。不然就这两个活宝能来担当监督员?他是打死都不信的。

  本来考官是他的,但这三个人来。云葛还是很识时务的放弃了自己考官的权利。加分扣分都是这三个人决定。

  既能舒服完事,又能不粘锅。多好!

  到时候闹出什么事情,有这三个人顶缸,真的是好的很啊。

  云葛为自己的聪明点个赞。不仅想笑,还想笑的大声。现在又看到f6吃瘪,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忍着笑意,伸出手,随手变出一台崭新的电视机。将原来的电视机拿走,新电视机放上。画面调到陈默的图片。

  “哦!”从电视机拔出脑袋,然后端正的坐着。被电疗的f6变乖了许多,也不闹了。

  其实每次被打f6都会变乖,但变乖只有几分钟。这次明显好多了。至少两分钟之内没有闹腾了。

  滋滋滋……

  这不是电流的声音,而是画面一直处于花屏状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刚才剧烈的撞击可以算作六级梦师冲撞五级梦境。

  导致梦境有些问题也是正常的。

  滋滋……屏幕持续花屏中。

  这也是规则完善世界的坏处了,越到后面梦境越难被修改。当梦境隐隐成为一个世界的时候,那么将再也没有修改权,只有使用权。

  现在云葛可没有本事直接重塑梦境,那个是一级梦师才能干的事情。就算他能做,也只是小范围的这样做,整体框架不容有失。

  另外一边,陈默将梦境之源直接盖在玩偶脸上。一只手捏着身子,一只手捏着脸那种动作来天气不错的样子。”陆明自言自语到道,便开始起床收拾起来。

刚走出房间的时候,陆明就看到了罗玉华,但是还好,罗玉华并没有打算刁难陆明的样子。

所以陆明很快的就离开了顾家,去到了公司。

刚到自己工作的地方,陆明就发生了那些人的气氛不对,立马询问李落。

“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看着你们好像都愁眉不展的样子。”陆明询问道,他十分的疑惑。

“老大你没有得到通知吗?好像听说是有一个小公司专门请了全市最厉害的黑客,马上入侵我们故事的安全系统。”李落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全都转告给了陆明。

陆明一听皱了皱眉头,心里暗自想道:“好家伙,老崔那个家伙难不成临阵倒戈了?”

陆明不敢相信,于是连忙打电话给老崔。

“你家伙是不是不要你徒弟了?你告诉我别人出了多少钱,我出双倍。”陆明直接阐述了自己的来意。

电话那头的老崔一脸懵逼,十分疑惑的问道:“陆大少爷,你在说什么呀?”

陆明听后更不高兴了,说道:“我在说什么你不知道,你自己干的那些事情,还要让我一一跟你说出来?”

老崔挺好更疑惑了,他这几天无非是在码代码而已,他干什么了?

“陆大少爷你倒是说我干了什么呀?你在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老崔的语气显得十分无辜。

“听不懂,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为了利益就直接把你徒弟给卖了。”陆明还在纷纷不平地继续说道。

老崔挠了挠头,说道:“我倒是想要把你卖给我呀,你倒是说说谁会要你这个玩意。”

陆明见老崔还不承认,心里不满的情绪已经溢出来。

“你他丫的,竟然去帮别人搞我是吧?”陆明说出了刚才听到的消息。

老崔好像突然明白什么意思一样,嘲笑般的说道:“哎哟,我的陆大少爷,你是多久没接触我们这行了,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相信啊?”

陆明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行有点基础的人都敢称了黑客第一,况且老崔跟自己认识,怎么想怎么会被一个小公司的收买?

要不是这几天他忙顾氏的事情,昏了脑袋,也不会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但是他怎么会承认呢?所以陆明打算不过甩给老崔。

“不是我说老崔你也太没用了吧,怎么能被那种业界小小的人给冒充呢?”陆明假装十分严肃的说了。

老崔走了都没投他们这行这个样子不是很正常的嘛,他显然也听出来了释放甩锅给自己。

不过他也不打算跟陆明争辩,反正这种东西也没有什么危害。

“行了行了,就当是我的错。我挂了哈,我这边几千万的单子还着急呢。有什么事情你再找我吧。”说完老崔不给陆明继续说话的机会,立马挂了电话。

陆明那边听到老崔挂了电话,便也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李落连忙凑了过来,他现在十分焦急,不知道怎么跟陆明说。

他其实知道他们所说的小公司的黑客是谁,那正是自己的叔叔李岩。

但是毕竟李岩是自己的叔叔,如果他要是把这个事情告诉陆明的话,怕在自己叔叔那里也没有什么脸面。

李落真犹豫不决的时候,陆明看见了。

“咋了?区区一个黑客把你吓成这样?”陆明开始嘲笑道。

“好了好了,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就好好学习技术就行了。”陆明没有等李落回答,继续说道。

他记得李落跟自己说过他是一个实习生,所以据他了解的实习生都是有一个考核的。

他看了看身旁这个叫李落的家伙,虽然人感觉笨笨的,但是也像一个可用之才。

所以陆明决定用自己的方法让李落留下来。

但是他不会跟李落说这件事情的,他知道这个家伙有很强的自尊心,如果知道了的话,一定不会让自己这么做的。

陆明坐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旁的人都在等着看陆明的笑话。

他们觉得陆明干不了什么大事,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赘婿罢了,能有什么能耐?

而且他们也知道陆明只是靠那个计算机二级的证书,进的他们的技术部。

那可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要知道他们那里的人全都是知名大学毕业的。

这个小小的陆明怎么可能斗得过那顶间的黑客大佬。

李岩那边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蒋睿把里面领到了自己名下的一家小公司里。

而且还放消息说出去自己已经请到顶尖的黑客大佬,想要入侵顾氏的安全系统。

到时候顾氏破产,那也想不到是李岩在搞的鬼,所以这件事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李岩知道了蒋睿的计划,心里十分满意,只要自己身份不暴露,那他竟然还有机会在业间混下去。

李岩开始一点点的入侵顾氏的安全系统,前面还有些受力,可是到了后面李岩的脸越来越黑。

这个安全系统已经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甚至比之前的要完善十倍。

这根本不属于李岩的能力范围之内,但是李岩还是不肯放弃,一次一次的尝试着方法,可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真让李岩十分的着急,可是他现在也无计可施。

更着急的自然就是那个蒋睿,李岩一下子都没有给他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自然也是知道李岩这个家伙就是废物,一点用处都没有,连忙把李岩赶了出去。

李岩是心里有苦说不出,一直跟蒋睿求情。

可是李岩现在已经没有用处了,蒋睿怎么可能还会把李岩留下来。

那女子测目。盯他的脸,一手一搭屋檐,就翻上了屋顶”沈三娘道,“你担心的是什么的谋篇,就是通过他来完成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开洞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云州牧仙记

转角吻猪

云州牧仙记

昊鲤

云州牧仙记

宅猪

云州牧仙记

诺诺宝贝

云州牧仙记

道衍神君

云州牧仙记

六界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