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在下薛狐悲,求一战!》。

“这周家庄,如今有多少户?多少田地?从实招来。”这周家除了殴打官差,还藏匿人口、田亩,这件事,可得问问清楚。

“小的不知。”周子安摇摇头,这周家庄,他固然熟悉。可这田地、户口,哪里是他所清楚的,这些事情,向来都是他爹一手料理的。

“好,签字画押!”孙宇朝着韩载武使了个眼色,让他将卷宗递过去。

“不要急,先看看清楚,本官眼里,容不得冤假错案。”孙宇看见周子安拿起毛笔,就准备签字,好心提醒一句。

周子安闻言,将卷宗细细打量一番,与刚才的对答,没有丝毫出入,毫不犹豫签字画押。

孙宇吩咐将周子安带下去,轮到他爹周一夫了,看他如何狡辩。

“周一夫,勾结县令,隐瞒人口、田地之事,可愿招供?”孙宇也不绕弯子,已经将他准备的背锅侠给打发了,这锅看他怎么甩出去。

“没,没有的事,侯爷,这肯定是有误会啊。”周一夫急眼了,这事的罪名可不小,起码流放啊。

“误会?县令管清泉,已经全部都招了,这个数,对不对?”孙宇竖起一只手掌,还正当自己诈唬他呢。

“这、这......”周一夫急得满头大汗,这管清泉居然也被拿下了,不然这侯爷,如何知晓五百两的事情,这个数字,连金义都不知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招了吧,本官都知晓得一清二楚。”孙宇知道,这周一夫的心理防线即将崩溃,自己这件案子,即将圆满成功。

“是,管大人只要对此事,视而不见,我周家,一年上供五百两纹银。”周一夫心若死灰,这侯爷,已经洞悉一切,自己做的准备,当真可笑。

“金义这事,也说说吧。”孙宇没有威逼,就仿佛寻常聊天一般,他料定对方,必将如实道来。

“我前些天,派人去城里寻他,让他将这事给收尾,将那些官差的嘴给封住。为此,我出了二百两,至于这金义如何处理此事,草民不曾过问。”周一夫的原意,不过是恩威并施,恐吓一番。回头再给些银钱,让这些官差闭嘴,没想到这金义这么狠,直接下黑手。

“还有呢?”孙宇继续问道,他想试试看,这周家庄,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不法之事。

“没、没有了啊。”周一夫一愣,原本顺口而出的话,一下子给咽了回去。

“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那就满门抄斩吧。”孙宇看出来,这老小子有秘密,憋在肚子里。这事情不会小,先恐吓一番,不行的话,那就只能动刑了。

“草民愿招。”周一夫吓了一跳,这满门抄斩还得了,如今这周家庄被围的水泄不通,那是一个都逃不出去。这样的话,他周家真的要断了香火,这事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草民,私下开矿铸钱,获利不菲。”私铸钱币这事,放在太平年景,那肯定是不得了的大案,可在这世道,其实算不得大事。割据地方的节度使,大多都会这么干,但孙宇是个例外。主要是铜太贵,铸好钱,没赚头,劣钱的话,实在有损名声。

“你找到铜矿了?”孙宇一惊,这铜矿可不得了,硬通货啊,只要有足够的铜矿,那自己完全可以开始铸钱大业。

“早在闽国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一直动荡,没有时间开矿,这个消息一直严格保密。家中祖上,曾在闽国将作监任职,知道此事。这些年,小的一直暗中探查,直到前年才找到,暗中安排人手开采。”周一夫一听孙宇的问话,就知道自己中计了,奈何话已出口,再也隐瞒不得。况且这周家庄,还是有别人知道这事的,早晚都是瞒不住。

“矿在哪?”孙宇有些小激动,铜矿唉,跟捡钱没多少区别啊。

“靠近龙岩那边。”周一夫心一横,这矿肯定是守不住了,希望孙宇能够看在这个份上,放他一马。

“规模大不大?”孙宇激动得手直搓,跟徐易打他私房钱主意的时候,一个样子。

“很大,小的也不知道具体多大,目前只是挖了其中最浅的一个矿坑。”周一夫偷偷摸摸的,总共也就送过去一百多号人,开采速度极慢。主要是为了保密,这物资进出,都得再三小心,人多了,根本藏不住。

原本准备痛下杀手的孙宇,一下子为难起来,感觉有些下不去手了,也罢,看在铜矿的份上,就放过他们一次。

整个周家庄,凡是周一夫一系的近亲属,包括两个分家单过的儿子,全部被亲兵营带走,朝着县城而去,孙宇准备在县衙大堂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胯部,轰得他口吐鲜血,倒在十米之外,昏死过去,没有半年时间是好不了的,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人道了。

然后,傲天站在乔古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此时的乔古只吓得两腿直哆嗦,一股尿味从他胯部传出,下面一片湿润。

其余的纨绔子弟们一个个被吓得直接崩溃,这一片区顿时骚 味冲鼻,让人待不下去了。但是老百姓并没有离开,反而是大声鼓掌起来,一时掌声连片。大家都痛恨这些纨绔子弟仗着家里有钱有势,不把老百姓当人看,随随便便捏死或踩死。今天终于有人收拾他们,大家鼓起掌表示解气。

傲天这些动作,连贯一气呵成,瞬间完成,让方慕柔来不及阻止。

看到傲天威胁着乔古,方慕柔虽知道自己的弟弟不得人心,但是她还是得保住他的性命,连忙阻止傲天的动作,“小天,请住手!”

已经缓和怒气的傲天,本来也没想揍乔古一顿的想法,毕竟是王子!

傲天停下手来,踱步来到原来的位置上,看着方慕柔去处理善后事宜。

出了这么大的冲突,禁卫军自然会得到消息,不一会儿,一批禁卫军赶到了现场,包围着傲天几人。

“请放下武器,举起手来。”为首的禁卫统领大声喝道。

傲天等人收好兵器,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处不动。

为首禁卫统领看到傲天等人一动不动,急忙警告道:“举起手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啦。”禁卫军齐齐亮起长剑,长剑在太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晃得让人眼睛直发昏。

“住手,罗八!放下武器。”方慕柔连忙呵斥道。

“长公主殿下!,他们打伤了王子殿下。”罗八争辩道。

“这个我会向女王陛下说明,你们把王子殿下带回去。”方慕柔命令道。

“是。”罗八应答道,然后手一挥两个属下来到乔古身边,捏着鼻子搀扶着乔古上了马,送回皇宫。

“对不起。”方慕柔对着傲天四人说道。

“柔师姐,没关系,又不是你自己的行为。”红焰说道,“好啦,我们继续逛街。”

乔古殿下被吓得尿裤子的丑闻不一会儿就传遍整个汉丽城,这让皇室尴尬无比,当即女王陛下下令剥夺乔古继承王位的权力,被贬到一个小城市做他的王爷去。

晚上,回到住处的傲天心想得罪了三王子殿下和纨绔子弟,也就相当于得罪王国的一些重臣和贵族。这些重臣和贵族可能会派人来报复,傲天随时做好迎接报复的准备,不过令人的奇怪的是不仅报复没来,反倒是大王子、二王子派人送来大大的礼物,包括各有50万金币和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古玩字画,说是当做酬谢。来人放下礼物就走,傲天还来不及反对,女生们看到珠宝钻石,轰的一声围在一起,挑选自己的喜欢戴在身上,男的挑选古玩字画。

傲天一愣,至今没弄明白大王子、二王子啥意思,只好勉为其难的把其他东西收入空间戒指,价值足有100万金币之多。后来,经过寒离月一分析,傲天恍然大悟。原来傲天这一无心的举动,正好帮了另外两个王子的大忙,直接废掉了三王子乔古的继承权,区区一百万金币对整个王国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啊!至于没来的报复,乔古连继承权都没啦,跟随他的重臣和贵族哪还有时间去关注傲天,早就花时间和脑力关注怎么去巴结大王子、二王子啦。

这些礼物,傲天当然没让方慕柔知道。

荒原艺术学院坐落在王都汉丽城东边,坐拥珞珈山,环绕东湖水,占地1000多亩,学院里宫殿式建筑群古朴典雅,巍峨壮观,最出名的还数:樱花园。每年春季樱花盛开的时候,樱花大道花枝浓密,满眼的樱花沿着300米长的大道盛开,洁白如雪、灿若云海,抬头只见花不见天,是个晶莹透亮的世界,吸引无数的游客前来赏花。

今晚,荒原艺术学院大礼堂被装饰的华灯璀璨,五颜六色的花组成的花海,让你留恋往还。

既然是然皇室主持的宴会,自然出席的嘉宾也是重量级,其中就包括荒原艺术学院院长莫拉塔公爵。

听说,莫拉塔公爵是王国唯一的圣级魔法师,也是王国抵御外侵的第一号保障,更是女王陛下的亲叔叔,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等傲天走进大礼堂后,才知道女王陛下临时有国事处理,没有出席,三大重臣宰相、国务大臣、元帅也都没出席。宴会,竟然是由方慕柔主持,大王子、二王子殿下可能是不屑参加这样的宴会,也没有来。

但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也付是把瓶子扔在了地上。清洁工什

樊朝冠的体型和容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变化后的他,身形矫健高大,脸庞棱角如刀刻,气血沸腾,一双眼睛明亮且坚毅,望着竟然魅力非凡。

虞渊都有短瞬失神,讶然道:“还真是奇怪的家伙。”

甚少有人,常赫。”

门卫:“可有官职?”

李赫:“没有。”

门卫:“可是贵胄之后?”

李赫:“不是,小人一介草民。”

门卫一甩手,将拜帖扔到李赫脸上,叱骂:“何方刁民,侯爷府也是你这种下等人该来的地方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在下薛狐悲,求一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维度流浪

心若微凉

维度流浪

特别白

维度流浪

木有才O

维度流浪

二斗

维度流浪

郭怕肥

维度流浪

云上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