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释迦牟尼佛(十八)》。

殷羡走得很快,显得很紧张,魏子云却是气度安稳,步履从容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五六件东西被砸得粉碎

季堂主听后,随即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后“你这一说,自昨日来发生之事,倒真有与那二个宗门的诡异有些相似了,师尊他老人家此去数日,想来应也有了些线索,这样一来,师尊一旦回来,便可能拨云见日了,当务之急是在师尊今日回来之前响杀僚佐,世祖召僧静使领军向江陵,僧静面启上曰:’巴东王年少,长史捉之太急,忿不思难故耳。官忽遣军西上,人情惶惧,无所不至,僧静不敢奉敕。”上不答而心善之。九年,卒。诏曰:“僧静志怀贞果,诚著艰难。克殄西墉,勋彰运始。奄致殒丧,恻怆伤怀。赙钱五万,布百匹。谥壮侯。”

胡惠茜要将这两个阵盘交给我,我苦笑着说道:“孙守志说过这两个阵盘是天外陨石所炼制,几乎相当于两座大山的重量,我哪驾驭的了啊,你既然已经炼化了,还是放在你的手里吧。

胡惠茜说什么也不肯,对我说道:“皓天哥,我对阵法一窍不通,也不愿花精力去研究,阵盘还是你收着吧。”

我摇摇头,对胡惠茜说道:“你能将阵盘炼化,还是你来仔细研究使用,孙守志说过,这个聚阴阵的阵盘可已改成聚灵阵,以后我们突破境界的时候有大用处,还有这个传送阵的阵盘,作用对我们更大了,要是我们这回能用传送阵,那还会被那个家伙困在西郊公墓?”

胡惠茜听了我的话,似乎有点心动。于是我接着说道:“惠茜,以后我们遇到厉害对手打不过,全靠这个东西逃命呢。再说了,有了这个东西,将来我们去哪里也方便啊。”

胡惠茜对我笑这说道:“皓天哥,那我先收着,我们一起研究,等你啥时候境界能驾驭这两个阵盘了,我再交给你。”胡惠茜这才勉强将这些东西收好。

我和胡惠茜谁都没想到,这些东西我们以后有了大用处。我们更没有想到的事,麻烦又接着找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就会有危险来临。

自从我的境界提升到法师后期以后,就对这种危险临近时带来的那种压迫感,格外敏锐。

我环顾四周,这里除了我和胡惠茜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存在。我用神识探查了一番,也没有查看出什么来。

我对胡惠茜说道:“惠茜,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人暗处隐身盯着我们呢。”

胡惠茜屏气凝神,仔细用神识查看了周围后,对我说道:“我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啊。”

我对胡惠茜说道:“我也用神识查看了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但总感觉有人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胡惠茜修行的时间几乎上千年,我才入道几年啊,她说没有问题,我是相信胡惠茜的。

可是我的这种感觉一直都非常准,几次让我逢凶化吉。这回连胡惠茜用神识都没有查看出什么来,难道是我这些天接连遇到强敌,太紧了,张导致的神经过敏?

胡惠茜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来,但是看到我如此紧张,这一天就一直守在我身边,没有离开我半步,生怕我有什么意外。

就这样,我和胡惠茜谁都没有再说话,处在高度的戒备中。

谁知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切正常,什么事请也没有发生。我有些怀疑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我对危险的预感并没有像前几回那样准确。

害的我和胡惠茜白白紧张了一个整天。本来经过西郊公墓一场剧斗,消耗我几乎全部的精力,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下,这又耗了一整天。

就又这样熬到了早上,我有点实在挺不住了,开始打起了哈欠,胡惠茜让我休息一下,就去忙着做早饭去了。

我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但是哪里睡得着,满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空气一阵波动,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跟前,同时,一道耀眼的白光向我飞来。

我一直紧绷着的心刚刚放下,才松口气没有一会儿,哪里想到会有人突然对我出手,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本能的大叫一声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就听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我刚才躺着的床上打出一个洞来。

只见那道白光眨眼只间就回到那道淡淡的人影手里,一道一尺多长梭形的白芒,在那个人的手里伸缩不定。

我一咕噜就站起身来,也来不及多想,挥拳就向那道人影子打了过去,可是那个人的身体化作一道雾气,我的拳头将屋子里的一张大理石面的桌子打个粉碎。

和这道雾气一样淡淡的人影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我的拳头竟然冲这个淡淡的人影子当中穿过,这个家伙一点事情都没有,还冲着发出嘻嘻挑衅的笑声。

奶奶滴,这个桌子是我在医院刚刚做了副院长志后,晓丹帮我找到房子后,我花一千多块钱和晓丹一起买回来的。

当时我的工资还不到五千块钱,看见桌子被我打坏,着实让我心疼不已。这上面还留着我对晓丹的回忆呢。

这个家伙居然不是实体,难道是鬼魂,但是这个家伙的攻击力又不像鬼魂一类的修为技能。

我看了一眼刚才我躺的床上,已经被这个家伙手里梭形白芒打出的拳头大的洞,可见他的攻击力一点不弱。

胡惠茜没在屋子里,我想要反击,可是狭小的屋子里面我也使不开我的那些法器。

我见拳头对这个家伙没有一点伤害,就挥手一道掌心雷打了过去,只见一道胳膊粗细的电弧,发着蓝紫色炫目的光芒,向这道人影子攻过去,直到这时,这个家伙好像才有点顾忌,这道淡淡的人影向旁边飘开一点,躲开了我放出的掌心雷的攻击。

这个时候,我看到,胡惠茜的狐尾鞭已经像一道白色的长蛇,从门外伸进来,卷向那道淡淡的人影。

显然,屋子里打斗的声音,已经惊动了出去做早饭的胡惠茜,她人虽然在外面没有来得急进屋子,就已经出手了。

我看到,胡惠茜的狐尾鞭就和我的拳头一样,从这道淡淡的人影子身上直接穿过去了,可是这个人影子一点事情都没有,这道雾气随之飘散,很快又聚成一个人的形状,发着嘻嘻的笑声,用凶狠的目光望着我。

这道目光我相当的熟悉,就在昨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觉得有人这么盯着我,让我浑身不舒服。

对就是这样的目光。这家伙隐藏的可真够厉害的了,这个家伙就隐藏在我的附近,我和胡惠茜放开神识,居然没有发现他。

看来我对危险的本能直觉还是相当的准确的了。

就在我一愣神的机会,这道人影手里的梭形的白芒,闪着夺目的白光,又向我飞来,眼见我无法躲开。

我心里一惊,暗叫道坏了,我的小命这是要交代到这里了。我只有闭上了眼睛等死。

突然,我感觉我的身体腾空而起,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当我睁开眼睛,我就已经好端端的站在屋子的外面。

原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垂在地上的狐尾鞭突然间盘旋而起,卷住了我,胡惠茜那边用力把我甩出屋子外面的空地上。

紧接着胡惠茜也从屋子里一跃而起,从空中飘落,站在我的旁边。

我和胡惠茜紧张的站屋子的外面,瞪大眼睛朝屋子里面看着,等待那个淡淡身影的家伙追出来,好给他给他雷霆一击。

可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在外面等了半天,屋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个家伙也没有追出来,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可是我的那种其不舒服的感觉依旧存在,我知道这个淡淡人影的家伙就在不远处盯着我呢,随时窜出来攻击我。

这在屋子里,我和那个家伙打了半天,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可是我居然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楚,只是看见一道淡淡的身影,裹带着一团雾气,在我的眼前飘来飘去,如果这个家伙不出手攻击,我就一点也看不到这个家伙在哪里。

要不是胡惠茜修为高深,关键的时候出现,用狐尾鞭又救了一次,我就一命呜呼了。

这仗打的别提多憋屈了,根本抓不到对手的面,明明就躲在你的附近,甚至我能感觉到就近在咫尺,可是用神识怎么也查不到他的位置。

其实经过这几个回合的交手,我发现,这个家伙攻击力力并不比我以前交手的黑衣人那样强,只是有高明的藏身术,隐藏在你的身边,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给你一下子,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我看见,胡惠茜也和我一样,/p>

  “什么鸡儿刀锋,老子是刀爷。不会办事就滚开,兄弟们,干死这小子,车里的女人随你们怎么干。”

  

  那个叫做刀子的男子,听到这两人竟然还聊上了,这尼玛是来搞笑的吗?他们明明是来杀人放火的,现在是在干嘛?

  

  当然看不过去了,若不是张明钦点的陈战飞当这个队长,那队长就一定是他刀子的。哪里轮得到这个鸡婆男在这儿瞎逼逼?

  

  当然不爽了啊,一不爽就一不小心说错话了。

  

  就是林肖听了那句话矛盾是目光都冷了起来,更别说是陈战飞了。

  

  “啪。”

  

  一个耳光突然甩在了刀子的脸上,原本嘚瑟的脸庞,瞬间扭曲。

  

  “陈战飞我草你妈,你敢打老子?”刀子一张脸扭曲到了极点,也不管脸上火辣辣的痛处了,目光愤怒的盯着陈战飞,那种被打脸的滋味,不仅是颜面扫地这么简单。

  

  “打的就是你,你这种人也配说刀锋两个字?”

  

  陈战飞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面色沉重一字一句的开口说着。

  

  听完陈战飞的话,那个刀子顿时就像是傻了意向疯狂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凭你陈战飞也敢说我这种人?我这种人,我是那种人?别往里,你跟我有什么分别,同样做得人家的走狗,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这句话。弟兄们,你们说逗不逗?”

  

  “我们这种人,你不是吗?”

  

  那个刀子,大笑起来,然后一字一句开口说着,说的也是实话,让蝉战非原本就凝重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也没错,他不配,你也不配在提刀锋。”

  

  林肖哂笑,站直了身子,对着陈战飞开口说道。

  

  “你看看你现在和他们有什么分别?不也是同一种人?你要是再提刀锋,我都替你脸红,部队就是教会的你这些?”

  

  “若我今日是个普通人,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我被打死,看着一个姑娘被糟蹋?我真替刀锋曾经拥有你这样的队员赶到羞耻。”

  

  林肖扯了扯嘴角,原本的轻浮浪荡的气息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凛冽。就像是名剑藏锋,敛却一身的锋芒,他就站在那儿,脚下却是尸横遍野白骨连天。

  

  “我记得,不久之前,路站总队最高特遣部队狼牙的兵王林肖无故失踪,若我猜的不错,你就是。”

  

  陈战飞没有反驳,而是凝神看向了林肖。突然之间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不错,我就是。”林肖本就没打算反驳,既然被人看破了身份,也丝毫不加掩饰点头承认。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这是我欠下的恩情,我只是在报恩而已。”

  

  得到肯定答案的陈战飞,看着林肖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这人是自己偶像,可是眼下却是自己要追杀的对象。有一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感觉,却如何也笑不出来。

  

  “嗤i,真是让人消掉大牙啊。”林肖哂笑。

  

  “你是我最崇拜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同你交手,若是你挡得住他们,今日便就任你离开。”

  

  思索片刻,陈战飞便就下了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交手。但是倘若,无法躲避的话,他也不会逃避的。要战便战,谁怂谁孙子。

  

  “也好,让这帮杂碎闭嘴,免得吵醒我媳妇儿。”

  

  林肖笑呵呵的同意了,遇到陈战飞那纯属巧合,意外中的意外,不过这也阻挡不了他的杀心。

  

  弹掉烟蒂,面带笑容。刀子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就是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大言不惭,兄弟们,好好伺候伺候这位兄弟,让他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听到自己被人安排了,顿时怒了。自己这么个几百斤的大活人就这么被安排,那还得了?当下就怒了,直接从后腰抽出来一把几十厘米的弹簧.刀,甩开就冲了过来。

  

  说了不懂,就是不动,陈战飞就咱在一旁。

  

  林肖身影一晃,犹如一条鱼一样,划入人群。对面的二十几个人,说真的,林肖还真没有看在眼里。

  

  都是一群杂鱼而已,对于一般人斗不过打不过,比不上狠。但是林肖不同,现在的他是真的生气了,下手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不出片刻,四分半后,林肖再次出现在了陈战飞的面前。面带微笑,嘴角勾起,一脸的痞相,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人就在五分钟的时间里面,收割掉了二十三人的性命。

  

  从林肖动手开始,陈战飞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在期间好几次,它的眼力根本跟不上林肖的动作。眼前出现重影,等他再次看清楚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死去。

  

  “到底是兵王中的兵王,这手段实在了得。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陈战飞请战。”

  

  环顾四周,躺了一地的冰冷的尸体,在场的三个活人,一个沉睡,两个针锋相对,转眼间就缠斗在了一起。

  

  至于满地的尸体,只是给这修罗场平添了几分气氛。

  

  匕首惠挥动,一者进攻,一者后退。陈战飞步步紧逼,林肖寸寸相让。过了有十招之后,林肖的防守瞬间变成了更加猛烈地攻击。

  

  好似方才的沉默只是为了此事更好的爆发一般。

  

  一个反手绞住林肖的脖子,可是林肖就像是泥鳅一样,滑不溜秋在陈战飞锁住他的前一秒闪躲开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林肖以同样的手段回应,只是比起陈展飞的攻势,更加的凛冽,也更加的迅速。

  

  避无可避,两人猛地相撞在了一起。这时候陈战飞只觉得自己像是撞上了一块铁板。

  

  多年的额训练,好像是什么作用也没有起到。那巨大的痛处从身体上面传递到了脑海之中。

  

  林肖不愿意再在这里浪费时间,收下的动作再次转变,预防才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攻击方式。

  

  招招制敌,不过林肖也是处处留线。

  

  终于,陈战飞被狠狠的甩了出去,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口中的血液像是不要钱的一样往外淌着,五脏六腑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一时之间竟是动弹不得。

  

  “多谢。”

  

  多谢林肖没有下杀手,也多谢林肖处处留手。若不是如此,恐怕陈战飞在林肖手中根本成不了这么久,早就战败了。

  

  “行了,这份礼物记得送给你们金大老爷。”

  

  林肖看着陈战飞负载地上的模样,没有多言。这人与他也算是出自同一个系统,留他一命好了。

  

  再说了,总要有个人回去复命。他送了金大老爷这么大的一份礼物,总不能没有人传话吧。

  

  眼前这人就勉强留下好了,大家都一个系统出来的,虽然道不同,但是怎么说也不至于赶尽杀绝。

  

  这陈战飞不像地上冰冷的那群杂碎,这群垃圾竟然敢妄想我的女人,真的是活够了啊,死不足惜。

他走过去,弯腰提起了麻锋的尸相疑忌,请损之。”不从,遂乞本书之中夜帝夫人修炼此功,结很高兴,亲了小明一口,让他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释迦牟尼佛(十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慌魅之程

半枝篖

慌魅之程

七贝勒

慌魅之程

北巷良人

慌魅之程

金小贰

慌魅之程

咲客

慌魅之程

扁担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