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方高能》。

中国,济南。

阴沉的天空正下着小雨,昏暗的街道上,雨水冲刷着地面,一个青年冒雨飞奔。

青年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挺拔匀称,相貌英俊,明亮的大眼睛哪怕是女生见了心里都会忍不住产生一丝羡慕。

雨虽小却密,片刻便将青年的黑色卫衣和长裤淋湿。当然,还有青年那一头漆黑茂密的短发。

“该死,这雨怎么说下就下?”青年抱怨道,望着阴暗的天空,隐隐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不行,要赶快回去。”

下一秒,一道深紫色闪电撕裂天幕,骤然划过高空。

轰隆隆!

震耳的雷鸣在耳边炸响,刹时,哗的一声,绵绵细雨变成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珠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青年脸色一沉,岂不知自己的预感得到了应验,暗骂一声贼老天,向学校疾跑而去。

十分钟后,一间寝室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电脑桌前,徐晓腾穿着睡袍,一脸愕然地望着站在门口的人影。

此时的以辰浑身都湿透了,宛如一只落汤鸡,雨水不断从衣服上滴答滴答落下,地板上早已积了一小片雨水。

“下雨了?”徐晓腾试探地问。

他刚才在看联盟比赛,一直戴着耳机,全然不知外面大雨滂沱,即便是现在他还戴着一只耳机听比赛解说。

“难不成是掉沟里了?”以辰拿毛巾擦着头发。

徐晓腾自然清楚他说的是寝室楼下那条水沟,虽然不臭,但学校却始终没派人修过,难以理解校长是怎么做到心安理得、视而不见的。

这时,一个肥胖的身影从上铺跳了下来,接近两百斤的体重落到地上,以辰明显感到地面产生一丝轻微的震动。

牛跃辉点着头,认真地分析:“很有可能,以辰做出这种事不稀奇,一点都不稀奇。”

“这些都不是重点!Boy London的卫衣和裤子,才刚买了两天!”王畅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指了指以辰身上湿透了的黑色卫衣和长裤,然后又指着以辰脚上那双沾满了泥的喷泡球鞋,“还有这双NIKE喷泡,以大少一天就给穿成了这样,一天啊!仅仅一天!这些可都是上百年历史的老品牌,名牌!”

以辰一边脱衣服一边听着王畅抱怨,这家伙不仅爱啰嗦,还是个财迷,一个对各种品牌都非常感兴趣的财迷,或许在他看来品牌就是钞票,白花花的银子。

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以辰随手将衣服和球鞋扔到一边。

“就随便扔这儿了?”王畅又指着抱怨,好像扔在地上的不是衣服和球鞋,而是一沓钞票,一沓湿了的钞票。

“畅哥,都湿透了,不扔这儿扔哪儿?衣柜里吗?”以辰从衣柜中拿出一天干净的浴巾。

“拿去洗啊。”

“那我总该先洗个澡吧?”

“洗澡有什么着急的?衣服这么好,当然是先洗衣服了。”王畅阐述自己的世界观,“上帝把我们生到这个世界,是让我们服务的,不是贪图享受的。”

“外面还阴天呢,衣服洗了会臭的。”以辰耸耸肩,强调说,“再者,我是我妈生的,不是上帝,所以我只需照顾好我妈就可以了。”

“衣服臭了就再洗啊。”王畅直接把以辰后面的话忽略了。

以辰叹了口气,他想不到自己也会有遇到这种奇葩室友的一天,他一直以为这是电影或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要是我有这么好的衣服,洗个十遍八遍都不烦。”王畅嘀咕。

以辰把毛巾往背上一搭,右手食指顶在左手掌心,告饶道:“畅哥,你打住,改天我送你一身,你慢慢洗。”

“这样不好吧。”王畅扭捏地说,但任谁都能看到他眼里的兴奋。

“没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决定了。”

王畅脸色一喜:“不用再买,这身就好。”

“我穿过了。”

王畅摇手道:“没事的,我不嫌弃。”

“我的意思是,这身是我的。”以辰一字一句地说。

“我知道是你的,我不嫌弃,难道以大少你嫌弃我?”王畅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以大少,你不会是有洁癖吧?”

“你就当我有洁癖好了。”以辰丢下一句话,转身走进浴室。再和这个家伙说下去,他绝对会被活生生气死。

“王畅啊王畅,你这小子真是无耻。”牛跃辉食指不断地朝王畅点着,“做人要有道德操守,你这么做迟早会遭报应。”

王畅嘿嘿一笑,对着浴室方向竖起大拇指:“你懂什么?以大少这是有钱,阔气!”

“以大少这么阔气,你说我是不是也该要点什么?”牛跃辉似乎忘了刚说的话,捏着下巴若有所思,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也跟着王畅叫起“以大少”这个称呼。

“无趣。”瞥了两人一眼,徐晓腾裹紧睡袍,又戴上耳机,聚精会神地看起比赛。

“你才无趣,

一个时辰后,小食圣还在吃。

  两个时辰,三个时辰,然后是半天,他还在吃。

  原本酒楼内的人就没走,都看着他,如同看怪物。

  小食圣吃东西速度极快,这么快的速度还吃了这么久,众人都不知道他那是肚子还是凝空戒。

  酒楼老板都要哭了,食材没了,更怕小食圣赖账。

  这时,酒楼外来了一个女子,将众人目光从小食圣身上吸引了过去。

  此女脸如媚狐,眼如秋水,身穿金色长袍,高贵神圣。

  狐媚神圣结合在一个......

耕耨二亩半在邑秋冬居之以享一剑难道就差了?”石秀云不

“唐宇,我说你一天不怼我,你会死啊!”杨轩着一张脸说道,这唐宇有事没事就调侃自己谈女朋友的事,到底有没有意思啊!

  唐宇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诶,你在看什么书?昨全是古文字啊?……你翻慢点,我连图都没看清。”杨轩看着唐宇手中那本厚厚的书,疑惑道。

  你说你看就看吧,翻那么快干嘛?

  “你不需要看懂,反正我也看不懂。”唐宇如实地说道。

  “那你看它干什么?屁用没有。”杨轩没好气地说道。

  “我在找一样东西。”唐宇说道

  “什么东西啊?”杨轩问道。

  “圣……”

  唐宇刚吐出一个字,背后的助便开口了:“世间险恶,知人知面不知心。”

  唐宇瞥了一眼褚勋,也没说什么,紧接着看向杨轩,笑着说道:“没什么,翻着玩儿玩儿。”

  “切!无聊!我到那边去看看,你自个儿看吧。要走了你叫我啊。”杨轩说着,就往大厅后面的书架那边去了。

  “褚勋,你说的东西是不是这玩意儿啊?”唐宇指着第六百七十九页上的两刻有龙纹的戒指,问道。

  “没错,就是这两枚圣戒!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两枚圣戒应该都还没有认主!”褚勋心情有些激动地说道。

  “呃……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激动个啥。你看我,激动了吗?心态要放端正。这个也是跟那这个吊坠一样吗?”唐宇了白了一眼褚勋,语重心长地说道。

  “没错,是一样的。”褚皱了皱眉头,你这臭小子,啥时候轮到你来教老夫做事了?

  唐宇也没多想,直接把手伸向那两枚戒指用食指点了一下那个图案,然后又把手给收了回来。

  但事实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风平浪静。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傻逼,觉得自己在做白日梦。”唐宇瞥了一眼刚才飘到自己面前的褚勋,没好气地说道。

  “呃……这个……你在试一次?”褚勋强撑回自己的面子,尴尬地说道。

  “行。”唐宇再次把手伸向那个图案,只是这一次是食指和中指点在上面。

  结果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我信了某个老妖精的鬼话!”唐宇板着一张脸,说道。

  “你先别激动啊。我可以确定就是这一对。嗯……你可以试着把它抓起来,应该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对。对了,再用上你的灵力应该就行了。”褚勋抽着嘴角说道。刚才是谁叫自己别激动的呢?

  “行行行,褚勋大人,你说什么都是对滴。”唐宇摇了摇头,准备按照褚勋说的做。

  唐宇右手成爪状,手心出现一层朦朦胧胧的灵气。但唐宇想了想,并没有按照勋说的做,而是直接将灵力注入书中的那个图案。

  果然!一蓝一红两道光散发出来,这两股光,一个很柔和,一个很温暖,给人十分舒适的感觉!

  “褚勋,这个光别人看得见吗?”唐宇抬头看向褚勋,问道。

  “看不见,如果看得见的话,我还会让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东西取出来吗?”褚勋笑着说道。

  “那就好。”唐宇说着,继续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注入到圣戒的那个图案上。

  就在这时,圣戒图案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空白。而空白的上方,有着一蓝一红两个光球。

  唐宇使出左手,将那两个光球捏在了手里,同时也取消了灵力的运转。

  红光和

这家伙主动送上门,等于是让众人多了一双眼睛。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们询问了一些关于英雄岛上的事儿。

陈六子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子,这时候哪还敢有任何隐瞒,知道的不知道的一股脑的往外说。

夜已深,D市海湾上,一艘游船悄无声息出发。

海风猎猎,到处漆黑一片,没有亮灯的游船,最后在英雄岛一处港口靠近。

“英雄岛面积很大,太子在岛上的手下虽然多,可也没办法覆盖整个海岸线。”

“这条路线很偏僻,在靠近岛中央之前,不会被别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方高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西山度

觉笑

西山度

想枕头的瞌睡

西山度

天降兔神

西山度

银狐小音贰

西山度

嗨暖暖

西山度

圆舞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