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碎魂》。

话声中,凌空一个翻身掠出叁丈外,眨眼就不见了他虽还不走,但不知不觉间已改了称呼。小鱼儿微微笑道:你要

李元富首先站起来道歉,说:“兄弟,不好意思,没经过你的同意我们就过来了。”

陈渊笑呵呵的说:“没事,这次只是找你们谈谈关于这个攻城的问题。”

欧阳猛虎和陈渊也有点熟悉,问:“这次攻城就是许兄你发起的吗?”

陈渊谦虚的说:“伯父怎么能喊许兄呢,我和令爱是一个辈分的,还是喊我小许吧。”

欧阳猛虎也不客气,接着问:“那小许,这次攻城是你发起的吗?”

陈渊还是面带微笑:“是的,这是我发起的。”

舒老爷子习惯性的抓了抓自己的胡子,只是这在游戏中他并没有胡子,尴尬的笑了笑,说:“不知道小许你有什么把握能攻下这个城呢。”

陈渊脸上一个怪异的笑容:“城,我肯定没把握攻下来。”

张浩中语气洪亮的说:“你没把握攻下城,不知道这次找我们是什么事呢!难道要我们让给你?”

陈渊接着笑语:“城我是攻不下,但是村我攻下来却没有一点问题。”

张老爷子止住正要说话的儿子,说:“如果你就是用逍遥会那些人,那就算了。”

陈渊笑了笑,不在意地摇了摇头:“这个我需要你们表个态度才能说,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属于敌人是吧。”

欧阳老爷子笑呵呵的说:“你这小伙子我喜欢,开始我们是因为小辈的请求,只是前来看看,看是什么原因让你敢和我们京城大家叫板。看你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现在更想了解一下了。”

陈渊点头微笑:“那当然,京城大家怎么会把我一个小辈放在眼里呢。”

舒郝志有点不满陈渊的态度:“你需要我们表什么态度?难道要我们表态不和你作对吗?”

陈渊笑而不语,李洪德被陈渊笑得心里发麻:“我们现在不可能就这样表态吧。你还有什么说的请讲出来吧,大家还可以商量,你不告诉我们原因,那我们怎么可能相信你呢?”

陈渊笑说:“我需要你们表态的是,如果我有足够的能力攻下它,并且占领它。然后是你们的态度。”

欧阳猛虎马上接口严肃的说:“这不可能,要知道现在还有哪一个行会敢这样说。尤其现在我们拥有了传送门,除非你们把我们全部杀到级。而你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其他在游戏里玩过的人都纷纷点头,这种实力可不是吹吹就能来的。现在行会的实力比那时候守城的实力更加厉害了,那时候挂掉还要回城再来,现在可是直接传送就过来了。完全不用担心人手不够的问题了。

李老爷子脾气就不错,笑了笑,看着陈渊说:“小伙子,你讲大话了。这可不行,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吧。”

陈渊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看着起身要走的李老爷子。所有的人全部奇怪的看着陈渊,李元富更是拉着爷爷。李老爷子皱了眉头,疑惑的说:“难道小兄弟还有什么指教吗?”

陈渊挂着他那招牌微笑摇摇头说:“指教不敢当,只是得罪了您老不好意思。但是这个城我还真能攻下来,具体原因,抱歉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李洪德受不了陈渊那得意的笑容,哈哈大笑的说:“只要你到时候有这能力,我李家所有的人不战而退。”陈渊望向李老爷子。李老爷子也点点头,陈渊肯定的说:“那好,一言为定。”

李元富在出来后赶紧对自己的爷爷说:“爷爷,他肯定有办法的。你们没见过他的厉害,但是我见过那恐怖的攻击。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李老爷子叹了口气说:“如果没有政府内部消息,我肯定理都不会理会这小子。现在只是借这机会脱出来,你在里面好好干,不管,他行不行。反正到时候我们能和他们分了就分了。”

陈渊接着看向其他的几人,张老爷子也站起来说:“我也看你的表现,我们先走了。”

张家离去后,欧阳猛虎也代替他的老爸说:“到时候见吧。”

陈渊微笑着把手一伸,说:“还请留步。”

本来要走的舒家也停了下来,欧阳老爷子疑惑的问:“不知道小兄弟还有什么事呢?”

陈渊笑而不语,舒老爷子也明白了,拉着自己的个孙女笑着说:“你们慢慢谈,我们先走了。”舒倩舒雨的表情变得非常的不自然,一脸憋屈的神情,哀怨的看着陈渊。

陈渊感受到这对姐妹的眼神,心中暗叹一口气。站起来面带微笑,恭敬的对舒老爷子说:“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希望你们也能留下来听听。只是希望你们能把守

叶枫走了百米,只觉空气中的香味愈来愈浓,但临了到了跟前,他却越发小心谨慎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林子中间烤肉,按照常理推算,只有人类喜欢烹饪熟食,这也是他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敢于靠近的原因。

  傲笑风晴之前提过,堕灵大陆上三族鼎立,彼此征战,因而同一种族之间相对来说便十分团结,若是能够在这里遇到同族的人类,事情便好办的多了。

  但世事无常,如今的叶枫已经是惊弓之鸟,小心至极。

  他调动起体......

傲天走出近身格斗教室的时候,恰逢这一大堆人由教室门口中走来,他远远地就想避过他们。

“公子!”大美女急切地道。

“嫣然,你怎么才来啊!”傲天道。

大美女正是从河州城赶过来找傲天的沈嫣然。

“什么?”

“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小姐,你搞错了吧!”

-----

有只自认为风度飘飘的蜜蜂甚至异常诚恳地走上前,对沈嫣然道:“小姐认错了吧?凭这个下三滥的小子,也配做小姐们的公子……”言下之意像他这样才配。

不过,他还没有说完,沈嫣然一伸右腿。然后,在场的人都看到,一个大肉 团“嗖”的一声高高飞起,落在了教室门口。

可怜啊!所有人暗自叹息,这只蜜蜂成了沈嫣然再见傲天的见面礼。

被打成猪头的傲天带着沈嫣然乐呵呵的拿着一万金票走入宿舍,刚好敖灵儿正陪着凯瑟琳聊天。

“你是谁?”敖灵儿问道被打成猪头的傲天。

傲天郁闷的回答:“我是你傲哥哥呀。”

敖灵儿听出了傲天的声音,惊讶问道:“傲哥哥,你怎么会变成猪头啦!?”

傲天想想就觉得郁闷,栽在一个女子手里,还被人家打趴下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尤其可恶的是,那个安吉拉态度还嚣张到极点。

况且他也知道这个近身格斗课他是铁定不能逃的了,那个叫露尔梅丝•斐洛的老师,光是姓氏就黄金万两叮当响了,如果她发现有人逃课,那个人还不死定了。他可不想成为露尔梅丝杀鸡儆猴的工具。

虽然自己是魔武水平超高,但是自己的近身格斗技巧太差,以后肯定得好好学习 近身格斗技巧啦。

有大嘴巴敖灵儿的宣传,很快,傲天被打成猪头的消息传遍了自由佣兵团,这也成为自由佣兵团里的一个笑话。自由佣兵团一帮人都幸灾乐祸,都想去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把傲天打成猪头。一时间,近身格斗教室成为风云场地,经常有自由佣兵团成员去踩点考察,当然他们主要还是去看看安吉拉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有一次,敖灵儿还跑到安吉拉面前仔细打量,嘴上还啧啧有词:“有胆量,厉害!”让安吉拉有点不知所措,傲天更是尴尬,哭笑不得。

当然,随着傲天近身格斗技巧的进步,安吉拉再把傲天打成猪头的机会基本上没有发生过,露尔梅丝也惊讶傲天的进步速度,比“深圳速度”还快。

当晚,傲天和沈嫣然水火交融后,傲天趴在沈嫣然傲人的身体上,问道:“嫣然,圣门在帝都有情报网吗?”

“当然有,公子”沈嫣然回答道。

“那势力怎么样?”

“这个,到不是很好。帝都情报网总体上控制在女王、辅政王、宰相和辛格公爵等势力范围之内,其他势力很难插进去。”

“嫣然,我是想请你和鲁斯图长老,把圣门部分精英再派点到帝都,我们可以另辟蹊跷,不去侵害女王、辅政王、宰相和辛格公爵等势力范围,而是整合和控制地下小混混和帮派,重新组建一个情报网。”

“公子,这倒是是好思路,我们通知我爸,让他派鲁斯图长老和门中精英去帝都。”

“告诉他们,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秘密进行。”

“好的,公子。”

接下来,日子在平淡中一天天过去。

清晨,水月居,寒离月闺房,一缕缕阳光照射在阳台上,透过窗帘,隐约可见一个健壮的身影正趴在一个凹凸优美的身影上---- <夹击,必能一战而胜。”

卫起大悦,自领一军继续向前,金币、李赫率领另外一路兵马,偷偷尾行其后。姬茂正在行军,忽然听到对岸鼓声四起,更隐隐约约看到卫起的将旗,心想“不妙,卫起怎么在此?决不能让卫起过河”。于是,姬茂带着将士,紧紧跟着卫起。

卫起、姬茂正在两岸胶着,金币、李赫已从浅滩处偷渡过河,悄悄尾追姬茂。金币远远望见姬茂将旗,对李赫说:“李将军,你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李赫大惊:“金将军,你要干啥?莫要冲动……”

话音未落,金币早已带着属下,纵身跃马,直奔姬茂而去,竟将雍军冲散,将雍军的阵形劈为两半。金币手执长矛,一骑绝尘,杀到姬茂马后。姬茂惊惶之下,想要拔剑出鞘。金币一矛刺穿姬茂胸膛,姬茂栽于马下。金币抽出利剑,斩下姬茂首级。

这一切,尽在电光石火之间。豫、雍两军皆惊,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金币拎起姬茂首级,爆喝一声:“姬茂首级在此,你们还不快来受死。”

豫军欢声雷动,如虎狼一般扑向雍军,雍军一触即溃。另一头,卫起也已领军渡河,与金币前后夹击。豫军一路追杀几十里,雍军几近全军覆没。

李赫策马走近金币,赞叹:“金将军神勇无敌,在下佩服,佩服。”心里却在想:“金币这家伙,身为三军主将,竟然只身犯险……心好累。”

第二天清晨,孟敖正在营中观看士兵们踢球作乐,姬茂阵中的几十个败兵逃回大营,痛哭流涕:“孟将军,不好了,姬茂将军被杀,我军全军覆没。”

孟敖又惊又惧:“怎么可能,谁杀了姬茂?”

败兵哭泣:“是金币,他从后偷袭,斩杀了姬茂将军。”

孟敖:“姬茂久经战阵,怎会被金币这个有勇无谋的家伙偷袭?”

败兵:“其实是卫起在前面引诱,姬茂将军追击,放松了警惕,才被金币得逞。”

孟敖大怒:“胡说八道,卫起此时正在豫军大营,怎会跑到上游去?你是不是眼花了?”

败兵跪地磕头:“小人说的,千真万确,不敢欺瞒将军。”

孟敖急忙出营,望见河对岸的豫军大营,依然旌旗遍地,鼓声雷动。正在迟疑,魏彰请命:“孟将军,容我过去探探豫军虚实。”孟敖应允,魏彰率军渡河,冲向豫军大营。豫军的强弓强弩齐下,将雍军逼退。魏彰震怒,举盾列阵,亲冒矢石,撞开了豫营大门。

魏彰四下一望,大惊失色。只见豫军大营插满旌旗,却空无一人。刚才那数十个营门前的弓弩手,见雍军攻进大营,早已逃得无影无踪。豫军营中立着许多木架子,架子上绑着绵羊,绵羊脚下垫着大鼓。绵羊被架在空中,对着大鼓胡乱踢踏,远远听去,就好像是士兵在擂打战鼓。

魏彰又羞又怒,命人掀翻木架子。魏彰率军向后营冲去,四下搜寻,依然不见人影。雍军正在豫营中徘徊,忽然从侧门传来一阵杀喊声。魏彰远远一望,竟是卫起,带着大军又杀回来了。

雍军猝不及防,迅速败下阵来。魏彰组织人马且战且退,无奈豫营布阵错综复杂,雍军的防御阵形摆不开,撤退又寻不到正路。仓皇之中,魏彰逃回岸边,却迟迟等不到渡河的船只。

豫军如泰山压顶,斩首无数,眼瞅着就要将魏彰包围。孟敖站在对岸,又急又怒,却想不出对策。满茂在人群中瞧见魏彰,大喝一声:“魏彰,还不纳命来。”

魏彰逃无可逃,仰天长叹:“吾命休矣。没想到,我魏彰一世英名,竟要丧命于此……”话音未落,忽然从下游处传来一声呼啸:

“魏将军莫怕,我来救你。”

他暗中叹了口气,道:“你们的: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接着继续邓定侯笑了一笑,道:前辈怎么他只不过喝了四十斤黄酒,今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碎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龙图

幻墨凉笙

万龙图

刘家二少

万龙图

卿落落

万龙图

寻找失落的爱情

万龙图

梢甜

万龙图

两榜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