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遣队遇难》。

遥闻深巷中犬吠,便有妇人惊觉很明显,这次劫案的主谋,一定

“嗷~终于写完了!”

  学堂中,身穿红衣的光头青年打了个哈欠,放下了手中的笔,一脸畅快的抻了个懒腰。

  “阿金。”

  一如初见的少女轻巧的走进了学堂,一如既往的对着光头青年唤了一声。

  是的,光头青年便是于金,而现在已经是距离少年少女初见半年以后了。半年中,少女每天都会在相同的时间,带着亲手做的便当出现在这里。

  有时于金完成了作业,封苒便随着于金去到族中的最高处,吃着便当,看着于金前世不曾见过的璀璨星空。

  有时于金还没能完成作业,她便坐在他的身边安静的陪着他……

  “苒苒,你来了。”

  于金看着面前的少女,开口说道,心中闪过这半年来的种种,涌现出了诸多感动。他想着,或许这位少女,就是上天对于没有征求他同意便让他穿越的最大补偿吧。

  “不过,这一米四的样子真的让人有负罪感,下不去手啊……”于金的思想又跑偏了。

  “咚!”

  纤细小巧的手刀敲在了于金的光头上,少女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总觉得,阿金你在想些什么失礼的事情。”

  “错觉,一定是错觉!”

  于金轻揉着被敲红的脑壳,急忙开口解释。

  半年以来的相处,于金早已得知少女其实并不是莫的感情,只是因为自身力量体系的缘故,平时不会将心中感情表现出来,而是作为力量积攒了起来!

  所以他知道,如果真的惹得自家未婚妻情绪爆发,那将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详情可参见某只被打服了的教书先生。(´▽`)

  自从那次战争后,于金便很少看到李韵主动出现在封苒出现的地方了……

  封苒听了于金的话,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执着,而是继续开口说道:

  “阿金,明天就是你第三次试炼了,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即使你在这次试炼中没能获得足够的收获,我也会找办法让你加入我的试炼团的。第四场试炼,我会全程协助你获得长生。”

  于金听着封苒的话语,心中的感动愈发浓厚。

  至于为什么会特意提到长生呢?

  这就同时要说起,族规为什么会规定,族长要由头三次试炼成绩最差的人继承,也就要从秘境门的机制说起了。

  秘境门在人满十七岁时可入,之后头三次试炼,每次需要间隔半年才能再次进入,而这三次试炼,无论在秘境世界中待了多久,对于主世界来说都是一瞬间。

  且即使在秘境世界中垂垂老矣,甚至死亡。在脱离试炼世界后,也会恢复进入时的样子以及生命力!

  但是三次试炼以后,这种类似于新手福利一样的规则,就不再生效了。

  虽然主世界的时间流速依旧会比试炼世界慢很多,目前有记载的最高,甚至能达到一比一千万的时间流速。

  但是秘境门,却不会再给试炼者补充寿命,抹除时间的痕迹了,在秘境中老去,就真的老去了。

  而如果在秘境中死亡,虽然在死亡的瞬间,会被活着传送出秘境世界,但是试炼者出来后却会损失大量的寿命,导致其变得垂垂老矣,甚至是死亡。

  而这些都是一代又一代先辈,用生命探索出来的规则。

  所以,有资格进行第三次以后的试炼的试炼者,大多是在头三次试炼中获得了长生之力的人,而能代表国家参加世界大赛的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至于族规会规定成绩最差的子嗣继承族长之位,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和照顾,毕竟不论是在那个试炼世界,长生之力都不是那么好掌握的,一旦掌握,试炼成绩就绝不可能太低。

  而当族长虽然劳心劳力,但是毕竟有一族的资源可供其续命,为其提供保护……

  因为谁也不能确定下一次去的世界环境如何,力量体系如何,世界背景如何。一旦在前三次试炼没有获得足够的收获,大多数人都会放弃再进行试炼的机会。

  毕竟没有长生能力的他们,很可能就会因为第

“吕总,不知道你对我的提议是否满意呢?不用你们齐氏集团出一分钱,而且还能分到七层的利润,难道您觉得我的诚意还不够吗?”

  见吕泽不说话,邵杰急忙又说道。而吕泽只是玩味的一笑,依旧一言不发。

  邵杰不管他又多大的势力,但是他终究还是个商人。商人最看重的是什么?是利益。不用自己出一分钱,邵杰就帮助齐氏集团进军江洲地产界,而且利润还三七分层,这不得不让吕泽怀疑他所有其他的目的。

  大约两分钟后,吕泽终......

他微笑着,又道:“银钩我已经已无别念,但却有一事,始终耿

“你好啊!”

镜子里那张清晰的面容先是露出了一个邪祟般的笑容,随之一个声音从他的口中清脆的跳出来,就像是刚刚从地狱里出来的鬼魅。

“唰”的一声锐响,王君想也不想的伸出一只铁手划向那只鬼魅,但是他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王君不停的四周扫视着,空无一人,“刚刚那是... ...”王君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忐忑,似乎还是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我可是穿越者,相比于这群垃圾一般NPC,怎么可能伤的了我,我是无敌的呀,我可是有穿越者独有的强大技能啊。”往往人在恐惧中,只有两种情绪自我劝慰,不是化为缩在原地像只遇到危险的鸵鸟,就是成为一个天下无敌的张狂疯子,王君无疑是个后者,再加上,在他的认知里,他的实力确实无敌,击败这个世界里所谓的强者,根本就如同砍瓜切菜,毕竟这个世界里的“人类”,确实太弱了。

“唉... ...”

正此时,不知道黑暗中哪个角落,那声清脆再次穿过空气,清晰的传进王君的耳朵里,因为王君的精神此刻极度专注,声音也比刚才听得清晰了不少,那个声音里竟然还不乏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趣味儿。

“到底是谁?谁在故意捉弄老子?”王君像是在自言自语,不停的转头回顾四周,目光宛如一把锋利的匕首,不停的刺进深邃的黑暗里,“千万别被老子抓住,否则... ...”

“否则会怎么样?”

在王君视线尽头的墙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浑身漆黑,像是布满了羽翊的少年,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当那个少年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脸也越发变得清楚起来,就是一开始出现在镜子里那张格外清晰的英俊面容。

而那声音,正是从他的身体里发出来的。

“你这是在找死么?垃圾。”见得对方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少年,王君心中那对于未知产生的恐惧瞬间就消散的无影无踪,话音未落,一双仿佛能够撕裂一切的铁爪便冲向那个黑衣少年。

一阵硬物碎裂的巨响,王君所在的内院连带着屋顶,瞬间碎裂成无数个石块,像是阵石头雨一般,从天空上挥洒在皇宫的地面上。

本来站在不远处等着王君汇合的五个人瞬间听到声音,一块警惕的看向不远处已经炸的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样子的阁楼。

“咝,不就是在杀一个精灵么?这家伙在搞什么。”劳伦说完,正要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刚跑了没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一层金色的气流挡住了他,那是光属性凝结成的气盾,在看到的那一瞬间,他一下子就知道是谁释放的了,连忙刹下来脚步,当他正准备转头望向站在地上的那个巫婆要干什么的时候,瞬间一阵金光炸裂在他的耳边,无数支离破碎的金光挥散进他的余光里。

劳伦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的余光看的一清二楚,一支薄薄的短刀竟然能够将全大陆防御力最高的光属性气盾给瞬间打破... ...

最重要的是,那支短刀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那... ...那是神器么?”劳伦目瞪口呆的看向那支被气盾阻挡后朝着后方回旋而去的短刀,随之回旋到了一个站在一处屋顶,身穿幽绿色战袍的少女手里,漆黑的瞳孔在昏暗的夜里看不出任何端倪来,纤细娇小的身影和刚才那种力道显得格格不入。

“是妖刀... ...”年纪最长的巫婆,拄着法杖走到劳伦的身边,众人也已经进入了各自的备战状态,巫婆的目光中充满了警惕,极为专注的盯着站立在屋顶的那个少女,然后对着所有人一字一句地说:“这一次我们最好拧成一根绳,相互合作,不要在像以往那样各杀各的... ...因为这次... ...”她顿了顿,眼中散出一股极为浑浊的雾气来,继续说:“可不能够用人类那套实力标准来衡量啊... ...这次的可是上品魔王级实力的妖族。”

“你们一起也好,正好方便我直接完成任务,不过,不要想着跑... ...”少女似乎听到了巫婆的话,从高高的墙上轻轻的跳下,萧索的冷风吹起她幽幽的战袍,朝着他们五个人步态轻缓的走着,腰间佩戴着七支短刀发着“铮铮”的轻响,就好似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鞘猎杀一般,“跑了的话,我还要追上去杀你们。”

她的言语中没有任何的情感,宛如一个无情的嘲讽机器。

“嚣张的成精动物... ...”身体格外强装的维斯暴躁的脾气一下子就被少女的话所点燃,话音未落,抻直了一发重拳,便朝着她重捶过去。

“别... ...”维斯的速度很快,“嗖”的一下便从巫婆的眼前窜出去,当她想制止维斯的时候太仓公者,齐太仓长,姓淳于氏,名意。少而喜医方术。高后八年,更受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余,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传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死生,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受之三年,为人治病,决死生多验。然左右行游诸侯,不以家为家,或不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问:“所诊治病,病名多同而诊异,或死或不死,何也?”对曰:“病名多相类,不可知,故古圣人为之脉法,以起度量,立规矩,悬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别人之脉各名之,与天地相应,参合于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有数者能异之,无数者同之。然脉法不可胜验,今臣意所诊者,皆有诊籍。所以别之者,臣意所受师方适成,师死,以故表籍所诊,期决死生,观所失所得者合脉法,以故至今知之。”问:“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状?”对曰:“不见文王病,然窃闻文王病喘,头痛,目不明。臣意心论之,以为非病也。以为肥而蓄精,身体不得摇,骨肉不相任,故喘,不当医治。脉法曰‘年二十脉气当趋’。文王年未满二十,方脉气之趋也而徐之,不应天道四时。后闻医灸之即笃,此论病之过也。臣意论之,以为神气争而邪气入,非年少所能复之也,以故死。”问:“诊病决死生,能全无失乎?”对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脉,乃治之。败逆者不可治,其顺者乃治之。心不精脉,所期死生视可治,时时失之,臣意不能全也。”太史公曰: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伎见殃,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邪?若仓公者,可谓近之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遣队遇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寻宝怪谈

青青的悠然

寻宝怪谈

叶楚

寻宝怪谈

九霄天歌

寻宝怪谈

岑白

寻宝怪谈

白夜未明

寻宝怪谈

蓝白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