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门开了》。

林徽因说:“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街道上不时还有些乌簪高髻、立服佩剑的道人走过,他们佩的剑

“我草!”

唯有此话方才能表达众人此刻的心情。

凝视着这一幕,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一个巴掌而已,便是将他们内心不可战胜的存在扇飞,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而且这出手的仅仅是开脉九重而已。

“小子,你竟敢偷袭我,今日……”常幻暴怒而起,一股杀意更是弥漫而出,然而其话语刚落,一道残影旋即浮现在其眼前。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杀你何须偷袭!”冰冷刺骨的话语落下,但见又一巴掌当着常幻的双目掌掴而下。

“啪!”

似惊雷炸响,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这一巴掌再度响起,此掌落下,将常幻的脸颊都是扇出道道血痕,至于其嘴巴,已然是鲜血直流。

“小子,你,你可知我是谁?我的表姐乃是金甲战将的宠妾,今日若是你放了我也就罢了,不然……”常幻阴笑一声。

“金甲战将吗?既是如此,那你现在就去死吧!”秦炎目光一寒,旋即一掌拍向常幻的头颅,下一刻,只见常幻整个头颅都是陷入身躯之内,死的不能再死了。

哔!

全场一片哑然,任谁也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是杀伐如此果断,任由你背后势力如何滔天,在这里一概不论。

“看来,接下来便要轮到王家了吧,周家之灭,他们才是始作俑者!”此刻,不少人内心暗道。

然而,王家家主却是冷笑一声,“小子,你若是现在离开,或许无事,但你若执迷不悟,非要为周家出头,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这……”

闻言,所有人皆是愕然,王家之内并无强者,如此挑衅眼前的少年岂不是作死,但秦炎却是目光微转,看向王家深处轻蔑一笑道,“你觉得一个凝元一重圆满的修炼者便可以护住你王家吗?我秦炎既然来了,纵使天王老子在此,也救不了你王家!”

秦炎话落,一个巴掌将王家主扇飞十米之远。

“我去,这小子什么人,竟然不把王家主当人看,甚至明明知晓王家内有凝元一重圆满强者,还敢这般做!他疯了吧!”不少修炼者皆是在心存疑惑的议论道。

或许普通人不知,但他们却是深深知晓,这可是整整差了一个大境界啊,纵使是皇朝最巅峰的天才也不可能逆一个大境界而战。

一时间,不少修炼者皆是凝神望去,“或许这小子在说谎,若王家真的有凝元一重圆满强者,又岂会让常幻端坐主位!”更有许多修炼者这般猜测。

“小子你很狂啊,只是不知道是你的嘴狂还是我的拳头硬!”王府深处一道粗狂且又极度不屑的声音响起,便见一人双拳紧握,百米之外都能清晰的听到拳头内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响声。

“我倒是觉得你的嘴更硬!”秦炎冷笑一声,旋即一步踏出,顿时间一股战天斗地的气息释放而出。

“不知死活的小子!”那凝元一重圆满强者冷哼一声,旋即一拳轰出,此拳袭来并未夹杂一丝元力,但却带起一阵轰鸣。

凝视这袭杀而来的一拳,秦炎同样一拳轰出,此拳出,空气都是沸腾起来,论肉体强度,纵使境界比秦炎高一个境界,秦炎还未怕过谁。

“那小子在作死吧,竟是和那威猛大汉拼拳头!”凝视着这一幕,不少人哀>

  其中“艾娃的发卡”因为卖相讨喜已经被尚伊戴在头上了。

  第一样物品传讯符叶风流刚才已经用来给李辉发信号了,此时取出的正是弹射器和树蛙自走车。

因为树蛙自走车那令人无法吐槽的备注和糟糕的性能,刚得到时几乎被尚伊直接卖给轮回空间,幸好叶风流的阻止这才留了下来。没想到竟然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我们真的要用这个东西吗?”尚伊看到叶风流取出了树蛙自走车放在了弹射器上,苍白的面容瞬间变得通红。

  “没有垃圾的东西,就算是一坨便便,也能让花儿开得芬芳。”叶风流无视尚伊的神情一边说着一边当先坐进了青蛙造型玩具车的窄小座位里。

  尚伊看着那车内窄小空间里的独特座椅,呆了呆,低头看了眼李辉所在的闪烁光亮,终于还是咬着牙挤进了树蛙自走车内,正好与叶风流面对面贴得是严丝合缝。

  没办法,这车的座位就是面对面安放的,也只有这么坐才能坐下两个人。

  等尚伊进了车,叶风流才发现尚伊几乎是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上半身更是趴在了自己的怀里,一时间真是软玉温香情万般旖旎。

  发现尚伊闭着眼趴在自己的肩上不抬头,叶风流也有些面孔发红,双手竟然也变得笨拙起来,废了好大劲才给两个人扎好了安全带。这个安全带也是特制的,是双人一起用的,扎好后两人就只能紧紧抱在一起了,想分开也难。

  见到准备工作完毕,叶风流果断按下了弹射器的使用按钮,立即一股大力从下方传来,载着他与尚伊的树蛙自走车便猛地被弹射上了高空。

  眼看快要到基地棚顶时,树蛙自走车竟然自动的翻了个身,然后稳稳的吸附在了光滑的冻土层上。从这个功能不难看出制造者的设计是有多么的贴心。

  叶风流把前进方向调整到对准联邦大厦,然后再次按动前进按钮,树蛙自走车就一颤一颤的前进了。

  好吧,虽然树蛙自走车不是跳着前进让人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是这种前进方式明显更贴近制造者的设计理念,叶风流和尚伊马上就开始感受到了这种前进方式的特殊意义所在。

  “坏银!……”从尚伊颤抖无助的叫声中,叶风流就知道她对这种行进方式是有多么深恶痛绝了。

叶风流自己其实也挺痛苦,现在他已经开始认真考虑有没有其它更好的进入白后所在的方法了,当然这个时候想这些也只不过是他分散心神的权宜之计罢了。

  树蛙自走车很给力,说是能直线前进最大距离一千米,但实际上却前进了一千多米,直到吸附在联邦大厦A座玻璃墙上停下时,叶风流真正的是神魂皆飞,浑身都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叶风流之所以这样可不是因为吓的,因为树蛙自走车如果走不到A座,还可以提前停到距离更近些的B座大楼上。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行进途中被怀里的尚伊折磨的,尚伊这一路上嘴里的“坏银”二字就没停过,刚开始声音只是带着愤怒和颤抖,到后面就和猫叫差不多了,让忍得辛苦的叶风流更加苦不堪言,到了最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看到楼下李辉的光亮还在闪烁,叶风流终于松了一口气,想了想便撕碎了最后一张输出符,然后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颤抖着拿出已经断掉的古董宝剑狠狠的敲在了大厦的玻璃墙上。

听到了洛崖这句话,那正在战斗的众人赶紧分开,关羽也是微微一笑,那黑袍使者也是有些警惕那赵长老了,只见那赵长老对着洛崖怒吼着说道

“你说什么?敢跟老子再说一遍吗?”

“我说如今正是好机会,你刚才若是杀掉一人,优势就全在我们这里了,你为何不动手啊!哎呀!赵长老啊!你错过了大好的机会了!”洛崖一脸惋惜的说道。

“你最好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今日我就将你就地正法!在你没有拍到那个罗盘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黑袍使者直接冷声说道。

如今那个黑袍使者也正好是在找替罪羊呢!这不就正好送上门了?岂能放过!

“使者大人您听我解释啊!我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我恨不得杀掉他们所有人,您要相信我啊!”那赵长老简直就快要哭了!正要继续辩解的时候,洛崖突然说道

“好啊!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我送给你三个三阶神纹,分别是火属性。风属性、雷电属性,你就把那罗盘送给我,这件事我们都已经达成协议了,我跟你说过我们合力杀掉这里的人直走就带你去享受荣华富贵,你也答应了,如今你怎么会临阵变卦!”

洛崖说完以后,那黑袍使者就看向了赵长老问道“你那是不是有三个三阶神纹?说!”

只见那赵长老支支吾吾的说道“我确实有着三个三阶神纹,但是......”

“但是什么,你就是我们界灵公会的叛徒,来人,抓住这个小人!”黑袍使者直接说道。

那赵长老对着洛崖是面露凶光,这时洛崖与太阿已经启动了传送阵,那黑袍使者以为赵长老想要逃跑,直接就起身抓捕他,关羽见到洛崖已经逃离了,那几个轮脉境怎么能拦住他,直接就重伤几人后远遁而去!

赵长老也是有些不甘心,但是依旧被黑袍使者死死抓住,就在此时那传送阵已经开启了,那赵长老挣扎着放出一柄飞剑,直接插在了那个阵眼之上,阵纹逐渐消散,赵长老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洛崖已经进入了传送阵之中,但是依旧听到了阵纹破碎的声音。洛崖回想起封不平的警告,但是如今洛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又会怎么样,难不成把他送回华夏吗?如此倒是要谢谢他了!

赵长老被黑袍长老抓住了,直接带到了会长面前,那界灵公会的会长听完了黑袍使者的讲述以后顿时大怒,没有想到这个赵长老竟然是一个叛徒,但是赵长老却是没有任何反驳,正要把赵长老处决的时候,那赵长老挣扎着张开了自己的嘴,原来是被人用界力封住了!

“会长,我真的不是叛徒,我来界灵公会已经十余年了,我若是想离开怎么会待在这里这么久?还希望会长您明鉴啊!“赵长老也是一把年纪了,但却是带着哭腔说着这些,会长却是没有丝毫动容,继续说道

“若是你没有当叛徒,那么你手里的那三个神纹是怎么回事?而且与那人说道一模一样!”

“那是我自己买的,但是是花我自己的钱买到的,您让我买的那个罗盘需要的钱已经超出了范围”

那赵长老说道这里,那黑袍使者直接打断,说道“你到如今还敢狡辩,受死吧!”

说完,那黑袍使者就要出手,但是却被会长挡住了,只听那会长冷冷的说道“我的人,我自己处理,你插手是什么意思?”

此时会长的眼神之中带着不可违逆的杀气,那黑袍使者却也是不敢再说别的了,会长示意了一下,让赵长老继续说。

“您给我的二百灵石的确不够,这件拍品已经达到了二百一十多,我手中已经没有灵石了!原本我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但是那反叛出我界灵公会的封不平突然出现,他身边就是上次那个突破红袍界师的青年!”

说到这里,那会长的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气,竟然仅仅差了十几颗灵石,就这样与那件宝物擦肩而过,这让他怎么向上面交代啊!那会长突然看向了黑袍使者,只见那黑袍使者正要遁走,却被会长直接抓住,然后摁在地上了。

“我给你四百灵石是让你自己玩儿呢?竟然敢动我的东西,你认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听到会长的话,那黑袍使者怕了,再怎么说眼前这人乃是一个三星公会的会长,他不过是一个传讯的奴才,但是却又不得不搏一下,说道

“我可是上面派下的人,你敢动我一下...........”烧成了焦炭。

“哼!”霍青梅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收手,那个中年女人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磕头,“主人,饶了奴婢,主人,饶了奴婢……”老叟面无表情,上前正要再下辣手。

“爷爷,快看看别灵!”他的孙女惊叫不止。

霍青梅扭过头去,只见别灵一身衣衫破破烂烂,头发卷成一团乱草,脸上乌黑,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水泡。他还没有说话,那个胖子已经开口。

“啊呀,老霍,这是公门的日照香炉生紫烟啊!”他摇晃着胖脑袋,“啧啧,完了,这个皮囊完了!”

顿时,霍玉兰六神无主,趴在别灵身边,哭喊起来,“表哥,表哥,表哥……”

“别哭了,死不了!”霍青梅走过去,他看了看已经昏迷的别灵,脸色有些不好。过了一会,才见他有些肉疼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想了想,又倒出一粒。“一粒内服,一粒外用!”

一旁的胖子瞪大了双眼,“霍师兄,你真舍得……”

霍青梅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一个不入品的捕快,竟然拿着日照香炉生紫烟,算了,不去谈他,刘师弟,你既然来了,也算和我家人有缘,这么着吧,我这个孙子,你就收入门下,不用参加门派考核了!”

胖子呵呵不停,就是不接话。

霍青梅说道:“顺便把刚才跑了的两个小子做了,”他咬牙切齿,“坚决不能让他们进入坛城!”他顿了顿,看着胖子的双眼:“刘师弟,二十粒通天丸!”

胖子摇了摇头,“这个不好吧,一个小子做了就做了,黑龙口杀人越货,神仙道不管生死。可是那个捕快不简单啊,那小子手持日照香炉生紫烟,八成就是这次三十六人之一……”

“三十粒!”

“成交!”

曹晴明一路狂奔,远远看到,不远处一个山谷,忽然眼前一花,一阵狂风从身后呼啸而过。那个华服少年竟然出现在他的前面,看着他身躯周围还在流转的微风,他心中叹息:有钱真好!

谷口,悬挂一面铜锣。

铜锣上面,挂着一小块古朴得木牌,上面三个字:神仙道。

不远处,谷口两块十几丈的石柱斜斜交叉。一块石柱上写着:锣声响人到自然绝境,另一根的石柱上:山不动风来我为路径。

李真已经到了铜锣边,他取下一边木锤,当当当敲了三响。旁边的竹筒刷的掉出一个竹排。他拿过竹排,快速走进山谷。

曹晴明跑过来,也敲响铜锣,等到竹排落下来,他赶紧拿了,紧跟李真身后,进入神仙道。

绕过石柱,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曹晴明停下脚步。

“捕快兄,不要紧张,我是李真!”李真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曹晴明心里安定下来,他扶着腰刀转过弯,只见李真靠在道路一侧一株大树上,拿着一个瓷瓶,正嚼糖豆一般吃着丹药。

看到他过来,举起瓶子,“这是补气良药彤丸,你也来两颗!”

曹晴明过去,伸开手掌,李真随手一倒,五六颗丹药。哈哈,曹晴明心里一笑,嘴里却说道:“多了,多了!”

李真又从怀里取出三张符箓,“在下彭城李真,刚才幸亏兄弟解围,这里有两张金钟罩符箓,一把法剑符箓,送与兄弟!”

曹晴明呵呵笑了,“刚才只是因缘际会,李公子这么说,必然另有事情吧!”

李真喘了一口气,扶着大树站了起来。他看着曹晴明说道:“不错,我们虽然匆匆一会,阁下身手高绝,而我,”他苦笑一声,“虽然仗着符箓逃脱一劫,不过,也吃了大亏!”

曹晴明满脸迷惑。

李真说道:“当时购买符箓,只道这东西百无一害,那里想到,一张金钟罩,一张法剑,一张遁速,一张快哉风,几乎消耗了我全身气血,此刻的我,实在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听他说道这里,曹晴明反而带着笑容退后一步。

“让我保护你喽!”他一手扶着腰刀,一手把玩手里的几枚药丸,然后一个一个投入口中。满嘴苦涩,这东西,虽然贵重,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他的手已经握着刀柄。就在这时认自己无法解决这件事,他心里他一伏身窜了下去,黑暗中立洞脸上都已变了颜色,突然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门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沐剑涯

冬沙

沐剑涯

收敛域

沐剑涯

剑荒

沐剑涯

物理教尸

沐剑涯

云中谁寄

沐剑涯

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