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番外篇—离兮恋(42)》。

他再也猜不出制作这陷阱之人究是不是已快了?萧少英道:快了

橡档望伸出手掌运起元力助常空稳定元神,常空挡开她,道:

“留着应付太平神教的人,雷进怎么样了?”

两人来到房中,常空俯身查看了一会,原来雷进就是那天那个去客栈找自己的人。只见雷进牙齿指甲腿脚都被打坏了,整个人已不成人形,但元神还好。

雷进在床上欠身向常空道谢。

雷进道:

“安顺王不相信教主有假,只知遵守他的圣旨,不日又要北上攻击黄川,现在太平神教势如破竹,已连破十二城。苍州清州青州牙江都在控制之下,已不可能罢兵了。”

橡档望道:

“我也不管他们了,只是这假教主冒充我父亲可能不仅是想当个皇帝,那黑衣使者看起来还是假教主的上司。不知这些是什么人,竟然冒名顶替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发令举事,这其中一定有天大的阴谋,而且绝不是一般人所为。”

橡档望又把常空刚才的遇险说一遍,道:

“你可知教中有这样的东西?”

雷进皱眉思索,道:

“教中也有不止一个冥鬼,从人间此处的冥界来的。常朋友,它的法力怎样?”

“高于你和刘君。”

刘君两人都吃了一惊,雷进道:

“那不可能是教中的,教中几个冥鬼的来历法力我都清楚。法力和我都相差不少,除非教主又用了新的,不然不可能是教中的。”

常空道:

“那也可能只是我惹的那些人。”

也不隐瞒,就把青莲派和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橡档望和雷进都道:

“我们也听到了一些江湖传言,你们遇到的这些人绝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罗汉会并不出名,只是几个流窜的僧人结伙犯案而已,背后的这些人才是主使者。不知是否和伽蓝紫衣教有关。”

常空疑惑地道:

“为什么这么说?”

橡档望道:

“紫衣教在中土大力传教,中土佛教当然和他们是对手关系,彼此要争夺教众,有可能为了败坏中土佛教的名声而故意唆使这些和尚犯案,继而取代他们。”

雷进道:

“这不太可能,据我这几个月的消息,紫衣教有些僧人也在到处抢劫杀人。紫衣教也在查访这些事,以为是有人栽脏。其中也有遇到一个会驾电光的高手和一个长着白毛像狐狸一样的东西,极可能和常大侠遇见的那两位是同一个人。”

常空道:

“如此看,这些人是专跟和尚干勾当,目的是什么呢?”

雷进道:

“紫衣教势力庞大,这些人连紫衣教都敢惹,你们一定要小心。”

“只怕已经迟了。”常空苦笑道:

“已经惹火他们了,今晚那个冥界东西差点要了我的命。”

橡档望道:

“那个救你的青衣人你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知他为什么好心救我。”

心中很不放心丁秋云她们,便抱拳急急告辞。

回到小院,丁秋云等人都在睡觉,空闻在守夜,不由心中长舒一口气。

第二日一早和丁秋云说了昨晚的事,并向她道歉:

“事情紧急,不能不帮他们,以后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离开你们。”

丁秋云道:

“没事,只是你也小心别再惹事了。那个冥鬼刀剑杀不死?不是太平教的人?”

“应该不是,更可能是罗汉会那些人。”

“这事越来越凶险了。”丁秋云皱眉道:

“而且看来就是冲你来了,亏那青衣人好心救了你。”

常空面无表情地看着丁秋云,道:

“我不觉得他是好心。”

丁秋云惊愕地道:

“他救了你,不是出于好心是什么?”

“不知道,我心里感到不安,并不觉得他是出于好心。”

丁秋云皱眉看着常空,道:

“你不习惯别人对你好罢?是不相信别人有这样的好心?”

天亮后,空闻等人商议了,大家分头去找仙城山的人。

常空和丁秋云两人从东门出去。走村窜户,一边装着看风景,一边打听。日头西斜,一无所获。来到一个庄院,单独立在山脚下,和其他人家并不相连,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这就是地主吧?”常空道。

“不是一般的地主,这种人家是个财主。”

常空看了看:

“静悄悄的。”

“走吧,在人家门前看来看去很无礼。”

常空耸耸鼻子,又侧耳听了听,突然道:

“不太对劲,这家好像没人?有血腥气。”

脚尖一点,跳上墙,丁秋云也好奇地跳上墙,一见大吃一惊,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人,地上一滩滩的血。

两人轻轻下地,四处查看,四具尸体,两个男子,一老人一中年,一个年轻妇人,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只见或胸口,或脖子,都被砍开,死于非命。

“这两个是丫环下人打扮,这个应是男主人,这个老人是管家。”丁秋云道。

两人进内,又找到几具尸体,其中还有两个孩子。

“是谁这么狠,杀人一家?”丁秋云道:“山贼?土匪?”

“杀他们的人身手不错,都是一刀毙命,胸口,脖子,是弯刀。”

“弯刀?弯曲的刀?”

常空皱皱眉:

“就是弯刀。胸口这一刀,是斜着砍的,这位置不好掌握,但这人砍得挺准,正好从胁骨之间砍进去,正好砍到人心,胁骨是斜的并且有些弯,这人的刀顺着弯砍,伤口也是弯的,这人在卖弄自己的刀法,是个高手。但这伤口旁边有一些小伤口,形似做衣裳时裁缝用手撕的布,有毛边

“接下来,我们应该谈点儿家事儿了!”

上官问天表情突然一变,露出笑容,且看上去有些诡异。

“家事儿?”

林肖一愣!

“是呀,你刚才说,一切尘埃落定后,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那么咱们讨论一下,等这些事都过去,你和燕婉的亲事……”

“……”

林肖彻底无语。

“上官叔叔,刚才咱们不是说了,所谓的订婚,不只是个幌子吗?”

他苦着脸解释道。

“幌子?谁跟你说是幌子吗?”

“你看我酒宴也给你定了,仪式也给你准备好了。”

“之前你也......

罗叁接道:兄台若能打听出他着小马。尤其是那个有双美腿

  “田战,既然你想当这堡主,那我们就按照规矩,投票决定。”徐蓝烟分析局势,知道这场战斗在所难免,不过她想拖延时间,让损失降到最小。

  “我没心情陪你玩这种游戏了。”田战嘴角冷笑,彻底撕下伪装。

  徐蓝烟本就没指望田战会同意,不过她不明白的是田战很清楚,逼宫是没用的。对方图谋堡主之位,也不希望这些人都死了,那样的话得到的只是一个天绳堡空壳,还有什么意义。

  田战看着现在局面是优势,那是因为路相没来。

  路相一来,转手间就能平定局面。

  “烟儿,我看看你当堡主这几年有没有长进。”田战单手一甩,袖中两条拇指粗的绳子飞出。

  两条绳子都是黑色,在空中泛着黑光,如利箭射向徐蓝烟。

  徐蓝烟认出这是田战的本命天绳,名为魔渊,是用深渊中一种植物所造。

  天绳堡每个人的武器都是绳子,被他们称为天绳。

  天绳千奇百怪,随每个人的战斗习惯而不同,不过一般都是修炼一条的偏多。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只能修炼一跟天绳,厉害的能修炼两根。

  天绳的增多意味着超控起来更难,修炼的更慢,可修炼成功之后威力更大。

  现在徐蓝烟就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强烈的威迫,魔渊像是隐匿在黑暗众多毒蛇,骤然窜出,给与她致命一击。

  徐蓝烟看着不断放大的黑绳,立刻双手掐诀,手背两条粉红绳子射出。

  这是她的修炼的天绳,是诸多纤维糅合合金所造,名为红桡。

  红桡在空中盘旋,组成一个圆盘,像盾牌一样护在她身前。

  砰的一声,仅一个照面,红桡盾牌被冲散。徐蓝烟立刻俏脸煞白,手捂胸口喷出鲜血。

  两者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黑绳却不罢休,张牙舞爪的冲向她面门。这时,一道剑光闪过,重重斩在魔渊上。

  魔渊的坚韧程度超出想象,剑光都斩不断。

  不过这下不全是无用功,魔渊被斩中阶段火花闪耀,弯曲下去,方位偏移,徐蓝烟没事。

  徐蓝烟抬头一看,救她的正是路震。她刚欲道谢。喉咙中像被刀割过一样。异常疼痛,最后只能扯扯嘴角。

  “烟儿,看来者几年你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田战摇摇头,颇感失望,徐蓝烟成为堡主,倾注全堡资源现在才是个引气八重的修为。

  修炼太慢了!

  徐蓝烟没有说话,两根红桡缠绕被她握在手中。以绳指着田战,代表了她的态度。

  田战和徐蓝烟的交手,像是打响了一个信号。

  率先出手的是黑豹,他手握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黑绳照着徐蓝烟当头砸下,虎虎生风。小凤三女看情况不对,架起徐蓝烟快速后退。

  黑绳重重的砸在地上,地面被掀飞一层,砸出一个小坑,被灌注元气的黑绳犹如一根狼牙棒沉重。

  黑豹双手握绳,向前一出,黑绳瞬间被拉长,射向徐蓝烟。

  小凤见状,一声娇斥,抽出手中宝剑。

  这是一把软件,用绳编制的剑,小凤的本命天绳,绳剑。

  绳剑被注入元气,变成笔直挺立,小凤挥剑刺向黑绳。

  剑尖和绳尖成对立之势,本该柔软的绳子变成坚不可摧的武器。

  于此同时,钟立,白胜也开始进攻,路震,徐良都加入战团迎向对手。

  一时间,大殿中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战,武器都是绳子。

  各种各样的绳子穿梭交错,对撞分开,像极了跳绳的杂耍,但看着好看的绳子大战,却是无比危险,若是一个不明真相的普通人进去,瞬间会被切成无数片。

  田战却没有动,没动的还有郝青,这个总是带着斗篷的人,从没人见过他的面具。

  他和田战形影不离,好似一个人。

  除此之外,就是吴景,他站在原地,神色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良的对手是白胜,两人本身都是引气七重的修为,战斗刚开始还是旗鼓相当。

  徐良以为他应该和白胜差不多,交手片刻,他就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两人差不多的是元气雄浑程度,战斗意识方面差远了。白胜滑不溜秋的像是条泥鳅,他的攻击每次都被躲开,反倒是对方的绳子不断缠绕,出现在他的事业盲区,时不时的来一下偷袭。

  这样的攻击方式上不了台面,但很有效,每次都弄的他不厌其烦。然后白胜如幽灵般出现在他身旁,拿出匕首袭击。

  徐良渐渐明白,原因是什么,是战斗经验。

  徐良身为防卫队

那个弱小到自己一个手指就可以让他粉身碎骨的小小修士,竟然救回了自己的命,而且在自己的识海中,横冲直撞地肆意妄为,所有的秘密和隐私,都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里。

找他,不是为了报复。

七色迷源唯有让对方进入自己的识海才可以解除,而能解除七色迷源的唯有变异七色神识。

她不清楚变异七色神识到底是一种什么神识,只是隐约知道这个名字。在整个大陆之中,变异神识也极其罕见,七色的更是闻所未闻。

她只想找到他,告诉他,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番外篇—离兮恋(4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与征途

骑牛读天书

剑与征途

王子虚

剑与征途

姽婳人间

剑与征途

六道

剑与征途

姜戎

剑与征途

炼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