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胜负渐分》。

冷戎其实跟顾雨同一时间发现了异常。

而苏轶和元化星也在顾雨的喊声里转过了身。

刚才那些低矮的台柱上,陆陆续续冒出了一种古怪的黑色胶状物。

在蓝色光雾的映照下,这些胶状物竟然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一系列变化。

这种胶状物不断膨胀,然后长出了一只不定形的丑陋头部。

随着脖子的不断拉长,还长出了鼓突的眼睛。

然后又分裂出两根类似手臂一样的东西,手臂上又分裂出无数细长的附肢,向台柱外摸索,最终整个怪异的身躯全部溢出滑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这玩意儿身下长出无数条假腿,但它却不是直立行走,而是整个身体沿着地面起伏蛇行而来。

这种状况,让顾雨突然记起了幽窅之物中出来的那种黑泥怪,虽然有所差别,但似乎大同小异。

这难道是同一物种吗?该怎么办?顾雨心跳如鼓。

“利用你们特有的速度,别让这东西沾到你们。”冷戎组长边说着,边往神殿的门那里看去。

他发现,刚才还趴倒在石台上的刘博士,此时不见了。

神殿的门依旧半掩着,冷戎能看到一个人影躲在黑暗中往外窥视。

他知道,这刘博士只是装晕,显然是为了能吸引他们过来。

刘博士果然来过这里,冷戎心中对刘博士的各种猜测,终于有了眉目。

同时他也知道,这些神殿外的玩意儿应该是看守者,而刘博士能全身而退,肯定有特殊的方法。

冷戎往神殿的门那边窜去,他想先抓住刘博士再说。

身位离大门只差那么几步,三四只不定形的胶状玩意儿扑将而来,弓起身躯向他进攻。

只是瞬间,冷戎速度惊人,躲开了攻击,跳到了石碑附近。

顾雨和苏轶虽然速度也不差,但围攻他们俩的这种东西偏多一些,大概是能看出他们谁强谁弱。

而元化星那边却是另外一种状况,那些不定形的怪东西竟然在躲着她,而且像见了天敌似的四散奔逃。

那附近的地上,有好多滩像稀泥死水一样的污秽,半死不活偶尔还抽搐一下。

“化星,你的黑炎对它们有效?”

“有效。”

顾雨看着,心中不是滋味,同样都是稀有的人,怎么差距这么大。

阴爻人就和一个摆设一样,能有啥用。

但是元化星的黑炎是怎么来的?

顾雨不由自主瞄了眼自己的手,手背白的发亮,跟黑一点都沾不上边。

就在她一分神的同时,一只不定形的胶状东西,悄无声息的在她背后展开了焦油一般的身躯,瞬间将她包裹在了其中,放倒在地,开始疯狂滚动碾压。

这一下把旁边的苏轶吓到没了魂。

他边喊元化星,边用脚试图去踹这个裹着顾雨的怪物。

但这东西就像是下了决心一样不放,将顾雨越卷越紧。

元化星闪步到了近前,但也无法下手,因为她的黑炎会连顾雨一起伤害。

阳爻人的黑炎,跟元家的法器“寒火天罡”里杀“魔罗”飞出的黑炎一样,这种火可以把阴爻人化成灰。

更何况元化星自从变为四阶阳爻人后,对黑炎的控制,还没拿捏的特别精准,如果分寸不对,后果不堪设想。

元化星头上顿时冒出了汗,一些过去黑暗之中的画面从脑中闪过,陈魈的脸跟顾雨的脸此时重合在了一起。

元化星心头一慌,那件惨烈的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如果当初她有能力,她知晓自己是谁,她一定不会因为自己,让陈魈陷入了那种危险的境地,她也绝不会错过,救她的机会。

顾雨不是陈魈,但她也不再是过去的元化星了,她现在有能力去救这个女孩。

黑炎用不了,还有她的血。

她没再犹豫,从鞋边抽出一把匕首,迅速割破手掌,将阳爻血撒向了那卷黑色不定形东西的表面。

“嘶啦~”

一层白烟腾起,一股发酵的酸臭扑鼻。

那东西吃了剧痛一般,用那密集的附肢瞬间滑出老远。

顾雨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苏轶吓的赶快把顾雨翻了过来,冷戎也闪了过来。

“顾雨,顾雨,你怎么样了?”

“哥,轻点,我...我肋骨断了。”顾雨的话从咬着的牙缝里挤出。

苏轶知道,一定很疼。

元化星看到顾雨还能说话,那眉间的急色稍稍下去了一些。

此时周围的这些不定形东西,不知道是否对元化星的阳爻血产生了顾忌,突然不再攻击他们,个个匪夷所思的在原地开始变幻起了外形。

不一会功夫,有化作人形的,还有变化成蛇身蛇头的,它们看起来,就像失控了一样,滑稽又恐怖。

冷戎看着突然感到有些好笑。

“变成这样是要干啥?吓唬我们吗?”

冷戎边说着边往神殿的大门看去,这一次,他看到那个人影彻底隐没在了黑暗之中,恐怕刘博士已经前往神殿里了。

“顾雨,你能站起来走动吗?咱们要进去了。”

顾雨在苏轶的搀扶下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脸色白的吓人。

“能...走,哎呦,我感觉...我好废物啊!”

冷戎歪嘴轻笑了下,没有搭话,率先迈进了大门后的黑暗中。

接着苏轶扶着顾雨也一起走了进去。

元化星看到那些不定形的胶状玩意儿没有阻拦,也没有进攻,她猜测不出,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能跟她一个女流之辈一般见识嘛。那不过是让着她罢了。”

“行了行了。你这硬气话留着跟那位女流之辈说去。别废话了。我忙着呢。要是要钱就赶紧说,要是没别的事就自己玩去了。”

“真不是要钱。上次不是跟你们说过么,我找了个实习工作,每个月有工资的。”

“就书店售货员那工作?”

“怎么就书店售货员了?我明明是副店长。”

“呵呵,就你,还副店长。你可别逗你老子笑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样?人家请你当副店长,是图你好看还是咋的?我可提醒你,现在骗子可多,专门对你们这些初入社会又自命不凡的大学生下手。你可等当点心。别到时候被人家骗了,哭着喊着回来找你老子来擦屁股。没这么好的事。”

“我都那么大人了,知道分寸,还用你操心?”

“你要不想让我操心也行,赶紧麻溜带个对象回来。只要成了家,你就是想上天,你老子我都不乐意管你。”

面对自家老爸的这记绝招,王苏州只能闷声吃大亏。

他自然是有对象的,而且秀秀这个对象也绝对会是二老中意的类型。

可是这么好的对象带不回来给二老看一下,跟没有似乎也没啥分别。

但是王苏州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他总不能跟自家父母说我其实有个对象,不过人家现在生活在一万年前的时间里吧。

那估计二老得急疯了,连夜从老家赶来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去。

一听那边儿子沉默了,王江也有些心急。

是不是自己夫妻二人给孩子压力太大了?吓着了?

所以他只能赶紧跳过这个话题:“行了,赶紧有事说事。我这吃着饭呢。”

“就是……就是……”

那句想说的话明明就在嘴边,但王苏州却觉得自己的嘴好像被针缝上了一样,怎么都张不开。

然而电话那头,那个名叫王江的男人,一听王苏州这么犹豫,不禁有些着急。

因为他把儿子养这么大,好像还没见过儿子这么吞吞吐吐的时候。这小子小就是小时候把家里电视拆了或者把同学胳膊关节弄卸了,也没这么吞吞吐吐过。

“儿子?怎么了?是不是遇着什么事了?要遇着事赶紧说。你放心,你绝对是我亲生的。不管什么事,老爸都能替你扛。”

王苏州听着老爸着急的语气,忽然有些难过。

这个乐呵了一辈子的男人,平时不管遇着什么事,都能笑嘻嘻面对。但唯独家里的两个人受了一点委屈,就慌张的要命。偏偏自己总是气他,而老妈呢,又总欺负他。

“没有遇着事。就是……”

“就是什么呀。你这倒霉孩子。急死人了。平时怎么那么多话,一套接一套的。这时候怎么结结巴巴的。”

“没事,爸,”王苏州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一些,“我就是有点想你了。”

原本心急如焚的王江以为儿子遭了多大的难,结果却听到儿子这么说,害得自己白担心一场,张口就想骂他,可嘴巴一张,话却变成了另外一句。

“想我不知道来看我?是认不得门还是找不着路?有这功夫扯这些,不如跟你妈说去。”

话没出口之前,王苏州是千难万难,但话一出口,王苏州就觉得雨过天晴一般,一身轻松,继续嬉笑道:“我不是在外面嘛。跟她一打电话,最少得半个小时。等我晚上回去再打。”

王江听见儿子恢复了活力,也就懒得多说:“挂了。我跟人一起呢。”

“别喝太多酒。你自己那酒量别不自量力。”

“知道了。我可没喝酒。你可别在你妈面前乱说。”

挂断电话,王江想起儿子那句有些肉麻的话,虽然他总感觉怪怪的,刚才也表现的无所谓的样子,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只是面对儿子,不太习惯表现出来罢了。

旁边一起吃饭的同事见王江笑得如此灿烂,怪笑道:“谁啊,离这么远都能听见我想你的。是不是背着嫂子在外面有人了?没事,说出来,兄弟帮你保密。”

“放屁。我要有人还用背着她?带回去让她们两一起伺候我还差不多。”

“这么牛,那我回头得问问嫂子是不是这样。”

王江呵呵一笑,把手机通话界面放在那同事面前晃了晃:“滚蛋。我儿子的电话,想什么呢?”

那同事刚好在吃果盘里的西瓜,不由皱眉说道:“王哥,这西瓜怎么味道不对啊?”

“怎么不对?”王江狐疑地看了看同事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尝尝啊。

他拿起一片西瓜,咬了一口:“没有啊,不是挺甜的。就是没有夏天的甜呗。”

那同事叹了口气说道:“不对啊,怎么会是甜的,我吃着怎么这么酸?”

王江这才反应过来同事的意思,当即笑骂道:“你这小子,耍你哥呢?”

“哪能啊。是真的酸。我儿子就从来不会说这种体己话。”

王江继续笑骂道:“废话。你儿子要是能说这种体己话,那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旁边另一个不太了解情况的同事傻傻问道:“为什么?他儿子这么不懂事?也太夸张了吧。”

“你问为什么?”王江啃完手里的西瓜,擦了擦手道,“因为他儿子姓泰,名迪,四条腿走道,脖子上还栓条一丈长的大金链子。”

一群平均年龄过了四十的男人轰然大笑,手舞足蹈,一点都没有不惑之年应该有的成熟稳重,反倒像一群还没毕业的高中生。

世间就是有那么多的奇怪。

有些人为了孩子,似乎永远不会老。但他们为了孩子,也每每在一个眨眼后,老到白发苍苍。

而他的右手,竟觉得仿佛是横挡实在有大多不如意的事,我也曾

忍着恶心,杨磐用手中的尖刀挑开了中年人嘴上蒙着的那块肮脏的破布。

不过,即便如此那个中年人仍然十分明智的没有大声叫喊呼救。

这样也好,杨磐也就不用痛下杀手了。

“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的生长辈们都感到高兴,但也感到惊讶和恐慌。”

“因为我的精神力直接达到“入微”境,入微境的精神值最低是一千,而正常人刚开启精神本源的精神值是一到一百,由于我当时的灵力太弱,没能够承受的住精神魔源带来的压力,那一年里我的五感全部丧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胜负渐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漫威之卡尔

金柜角

漫威之卡尔

一勺甜药

漫威之卡尔

闲听冷雨

漫威之卡尔

不死奸臣

漫威之卡尔

雨天下雨

漫威之卡尔

深蓝水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