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神之城》。

公姓沈氏,字文通,世为杭州钱塘人。初以祖荫补郊社斋郎,举进士于廷中为第一,大臣疑已仕者例不得为第一,故以为第二,除大理评事,通判江宁府。当是时公年二十人吏少公而公所为卓越已足以动人然世多未知公果可以有为也祀明堂恩迁秘书省著作佐郎。岁满召归,除太常丞、集贤校理。于是校理八年矣,平居闭门,虽执政,非公事不辄见也,故虽执政初亦莫知其为材。居久之,乃始以同修起居注,召试知制诰。及为制诰,遂以文学称天下。金 部君坐免归,求知越州,又移知杭州。锄治奸蠹,所禁无不改,崇奖贤知,得其欢心,两州人皆画像祠之。英宗即位,召还,延见劳问甚悉。居一月,权发遣开封府 事。公初至,开封指以相告曰:“此杭州沈公也。”及摄事,人吏皆屏息。既而以知审官院,遂以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公旦昼视事伤痕仍旧向外渗漏着鲜血,伤痕的外侧已经糜烂,向外翻卷的黑紫色皮肉之中数个白色的小蠕虫正在爬动。

刀伤!

秦峥、左索一眼便看出这道伤口是刀伤,虽然早已经模糊不堪,但见惯伤痕的他们一眼便能够认得出来。

由此看来,吕小飞与郑屠夫等人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生死之战!

结果!吕小飞赢了!

与易蓝、公孙沐雨所表现出的不忍心相反,秦峥、左索见到吕小飞这身惨相,则是一脸欣慰、欣赏之色。

因为!挣脱恶霸淫威后的吕小飞一定会成位一位出色的神射手!

砰!

嘭~~

来到土坟前,吕小飞随手将手中提着的包裹丢在土坟前方,随后一言未发便晕倒在地面上。

陆小凤冷冷道:送去?送到哪里去停留在他胸膛上。剑峰竟似已停顿

这时,天黑月升,山脚下黑压压的树冠覆盖一片一片,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通向山上,路边荆棘灌木丛生,半山腰那处平台上,只有几棵巨大的松树迎着夜风轻摆,平台上草疏岩露。

季军师一直在观察李言,随着他刚才拿起倾倒的水囊后,他发现一些不同,李岩身侧岩石处的颜色在月光下却与别的地方不同,颜色深了少许,水渍加深这本没有什么的,毕竟那个地方刚才是被水囊倾倒时洒出的水浸湿了的,自是与别的地方不同了。

但就在刚才季军师眼光一扫便要移开目光的时候,心中一动觉得有些隐隐不对,便又重新向那个地方望了过去,凝神灌足灵力的双目,此时在月光下看东西却与白昼无二,他发现那处地方似有一丝晶亮闪过,显然是因水附着在某物上而产生的反射,但由于相隔太远,以他现在的法力还是无法看清,当下低头又看向了山脚和山腰处,在心里计算着,自山脚向上却是没什么大树了,基本都是荆棘灌木向上漫延而生,这种低矮植被都是自根部就大多贴地横向生长,枝蔓交错纵横,悄无声息隐藏其间显然是极难的,但最近的山脚处却还是有数棵较高的树木。

当下,他自巨大的树冠上折身而下,如一只灵巧的松鼠,几下便来到了树下,又是几个纵身便已到了山脚之下那几个树下,然后选了一个观察李言视角最好树木,再次轻飘飘柔身而上。

李言坐在岩石上,闭目靠在一棵松树上,看似假寐,实则他已把灵力提高了最大,全身心的倾听着四周声音。

他来到这已有二天多时间了,就在刚才,他突然感觉好似被人窥探,虽然他并未听到任何声音,也未看到任何人与动物,但短短的一刹那,这里他已开始熟悉的天地之间那种自然平衡,突的好似被人一手撕开。

“这是他么?可惜‘癸水真经’只练到了一层中期顶峰,若是能突破到第二层,那么便可以神识外放了,那样保命的机率想来是大了很多了吧。”

他经过这几个月的苦修“癸水真经”,法力极速增长,而且也开始熟悉了这门仙法的许多功用,由于这门仙法乃是修五行而互生,所以法力较之同阶修士自是要高出许多,比如普通修士在凝气期三层时方可神识外放,而“癸水真经”当突破到凝气期第二层时就已能外放。

“刚才可以确定不是那洪林英,我已经把那篇‘气息引导术’当成‘木阴功’的第一层功法给了他,那些口诀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他短时间内是无法挑出任何问题的,只是他也是无灵根的,自是练不出感应,但只要他感觉‘秘籍’没有假,自是可以看出不凡之处,以他武痴的秉性,应当会过来一拼来拿到后续功法的。那么刚才的感觉异常,极有可能是季文禾已经找到了这里,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基本还是可以判定的,眼下这季文禾已追到了此处,洪林英却还是未到,难道只能自己一人硬抗了吗?”

季军师再次来到树梢,虽然这棵树只是长在了山脚,而又非之前潜伏时树木那般高大,但是还是可以勉强看到平台之处,且视线也近了很多。

少许,季军师不由的黑漆漆的脸上露出一丝嘲笑,“原来是强绞弩,洪林英竟把这东西也给了他,当真是狠毒,若在一个不察之下,也是个大麻烦。”

“强绞弩”,弦由数根普通妖兽之筋绞织而成,装有一弩匣,其内七只强弩,弩箭提前装入在匣内的,射杀力是普通弓箭的五、六倍,是普通弩箭的二、三倍,一般由三到四人拉开,但这样实用性太低,后经军中巧匠不断改良,可由修行过内功的高手一人操控,但即使这样,往往一个江湖二流高手也只能连续开三弩左右。于是,又在继续改良下,在这弩上加了个凹槽,可以容纳一成人前脚掌放入,由腿部力量击发弩机,普通的成人也有可能发射出去一枝,故而也称“强脚弩”。

这种杀伤力巨大的便携式武器,那怕是对修仙者也有可能是致命的,寻常修士不到筑基期,除了其身具法力和会一些仙术外,其身体坚韧程度比普通也只是强些,中了这样的致命杀伤器械一击,也同样是一命乌呼,但若是提前有了防范那就自当别论了。

还有一种修士,就是炼体修士,这种修士即使是在凝气期,其身体坚韧程度也是远远异于常人的,具体坚硬程度则取决于其所修炼体功法了。

季军师仔细观察那一小片区域,“强脚弩”隐藏在巨大岩石与地面之间的缝隙中,可能是那缝隙本也不大,并且也是为了快速拿出,又不易暴露意图,所以只露出少许弓弦,而李言刚才不小心碰倒了水囊,却有水珠沾在了弓弦之上,若非自己注意到了那一丝被水附在弦的反光,大意之下若是着了道.....,当下对洪林英也是恨由心生,这般杀器竟也能拿给李言。

望着树下向山上延伸的低矮荆棘灌木,季军师眉头皱了起来,他这里距离半山腰约么还有二百多丈的样子,若再能潜行个百丈,他有绝对把握可以在李言反应过来之前欺身到了他身前。

然而,马上他就眉头舒展了开来,这根本不算什么问题,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李言,对于他来说,剩下的就是等,等一个时机。

这个时机说白了,就是等李言疲倦的时候,那怕像自己这样凝气期三层的修为,还是无法用打坐修行来替代睡眠的,何况他一个凝气期一层初期的人。

李言就这样坐在岩石上,山谷中夜色越来越沉,顶上的裴炎,字子隆,绛州闻喜人。宽厚,寡言笑,有奇节。高宗幸东都,留皇太子京师,以炎调护。帝不豫太子监国诏炎与刘齐贤郭正一于东宫平章政事及大渐受遗辅太子是为中宗。中宗欲以后父韦玄贞为侍中,及授乳媪子五品官,炎固执不从,帝怒曰:“我意让国与玄贞,岂不可?何惜侍中邪?”炎惧,因与武后谋废帝,后命炎、刘祎之勒兵入宫,宣太后令,扶帝下殿,帝曰:“我何罪?”后曰:“以天下与玄贞,安得无罪?”乃废帝为卢陵王,更立豫王为皇帝。以定策功,封永清县男。后已持政,稍自肆,于是武承嗣请立七.庙.,追王其先,炎谏曰:“太后天下母,以盛德临朝,不宜追王祖考,示自私,且独不见吕氏事乎!”后曰:“吕氏之王,权属生人,今追崇先世,在亡迹异,安得同哉!”炎曰:“蔓草难图,渐不可长。”后不悦而罢。承嗣又讽太后诛韩王元嘉、鲁王灵夔,以绝宗室望,刘祎之、韦仁约畏默不敢言,炎独固争,后愈衔怒。豫王虽为帝,未尝省天下事。炎谋乘太后出游龙门,以兵执之,还政天子。会久雨,太后不出而止。徐敬业兵兴,后议讨之,炎曰:“天子年长矣,不豫政,故竖子有辞。今若复子明辟,贼不讨而解。”御史崔詧曰:“炎受顾托,身总大权,闻乱不讨,乃请太后归政,此必有异图。”后乃捕炎送诏狱,遣御史大夫骞味道、御史鱼承晔参鞫之。凤阁侍郎胡元范曰:“炎社稷臣,有功于国,悉心事上,天下所知,臣明其不反。”纳言刘齐贤、左卫率蒋俨继辩之,后曰:“炎反有端,顾卿未知耳。”元范、齐贤曰:“若炎反,臣辈亦反矣。”后曰:“朕知炎反,卿辈不反。”遂斩于都亭驿。炎被劾,或勉其逊辞,炎曰:“宰相下狱,理不可全。”卒不折节。籍其家,无儋石之赢。睿宗立,赠太尉、益州大都督,谥曰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神之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回1986

陪你倒数

重回1986

思快如风

重回1986

沉睡一直睡S

重回1986

绯雨

重回1986

_小当家

重回1986

逗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