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并肩作战(为古怪的火车盟主加更)》。

展梦白黯然叹息一声,缓缓垂下的马空群,现在竟已不知何处去

众安桥南边数里之外,御道和横街的交叉路口处,方子安和满脸疑惑的春妮在一座气派精美的楼宇前停下了脚步。这里比御道其他地方更加的热闹。往南便是大瓦子,那是临安城最大的平民娱乐之所。里边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唱曲杂耍卖艺卖身,吃喝玩乐无所不包。勾栏之中每日人满为患,热闹无比。

当然,这种瓦舍之地是低级的娱乐之所,但凡有身份之人是不屑来此消磨的,那会丢了身份。文人雅士们更喜欢的是青馆歌肆这样的地方,那才是风雅之所。

方子安和春妮现在就站在一座精致的青楼门口。春妮虽然没读过书,但是眼前那青楼门楣上的字她却是认识的,那是烫金的三个娟秀的大字:万春园。

门口进进出出的那些衣着华贵摇着蒲扇的男子肆无忌惮的笑着,路过方子安和春妮身边时,有人向春妮投来狼一样的目光,这让春妮浑身不自在。

“方公子,咱们走吧,站在这里作甚?”春妮低声催促道。

“走?去哪儿?我们正是要来这里啊。”方子安道。

“什么?”春妮的脸腾地血红。原来方公子是这样的人,他喜欢逛这样的地方。原来他和其他男子一样,也喜欢来这种地方消磨。虽然自己和他没有任何的瓜葛,但一股巨大的失望还是涌上了心头,让春妮心里难过之极。

“那方公子自己去吧,我回家了。”春妮黯然道。

方子安道:“回家作甚?你跟我一起进去啊。”

春妮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方子安,心中愤怒不已。这种地方,他……他居然叫自己跟他一起进去。自己进了这种地方,以后还怎么见人?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眼圈都要红了。

“哎呦,瞧我这脑子,对不住对不住,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进这里去?是我疏忽了。在下给姑娘赔罪!”方子安醒悟过来,拍着自己的额头叫道。

春妮心里好受了些,低声道:“公子要进去奴家也管不着,奴家先走一步了。”

方子安忙道:“你误会了,我进去拿银子的。这样,你在外边等我一会,我进去拿银子就出来。”

春妮满头雾水,心道:“拿银子?去这里?这里不是男人玩乐的地方么?花银子才是?方公子却说要进去拿银子。莫非方公子……是了,也有男人喜欢男人的,方公子生的一表人才,难道是……那个?哎呀,我在想什么啊?可羞死人了,春妮啊春妮,你可真是龌龊啊,怎么想到这些东西了?就算方公子是那样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春妮站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方子安已经拱了拱手转身往万春园的门庭上走去了。春妮无奈,只得退的远远的站在一棵大树下等待。

方子安举步踏上万春园门楼下高高的台阶。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自己虽来此近三年时光,但这种风月场所还是第一回来。无论前世今生,这还都是第头一回。

“哎呦,这位公子里边请,可有熟识的姑娘么?”

门内一名彩衣妇人上前笑着迎候,浑身上下香气扑鼻,熏得人透不过气来。相貌倒也周正,只不过已经是徐娘半老昨日黄花,岁月这把杀猪刀对女子最为残酷,那眉梢眼角任厚厚的粉黛也难以掩盖皱褶的皮肤。

方子安忙拱手道:“在下是来寻秦惜卿姑娘的。”

那妇人一愣,上下打量了方子安的衣着,看着他洗得发白的长袍和脚下穿着的打着半边补丁的千层底布鞋,眼底里闪过了一丝鄙夷。

“原来是来寻我们秦姑娘的。敢问公子可曾预约?秦姑娘可是非约不见人的。”那妇人依旧笑着道。

“那倒不曾,我不过是来寻她说几句话,要约什么?”方子安道。

“哎呦,可真有意思呢,公子是第一回来咱们万春园吧。你当我们秦姑娘是谁想见就能见得么?多少人千金相约也未必能见,公子既无约定,那怕是见不着了呢。”妇人双手环胸,再也不掩饰自己的鄙夷,皱着鼻子道。

方子安想了想道:“烦请大婶通禀秦姑娘一声,就说三元坊方子安来找她有事,请她一见。秦姑娘若是不见的话,我立刻便离开就是了。”

那妇人本来还只是鄙夷,此刻却被方子安那一句‘大婶’给激怒了。自己不过三十有五而已,怎么就成了‘大婶’了?这穷酸当真可恶,自己照p>

  但这两个人呢,也明显是不识好歹似的,居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准备再度朝着林肖发动攻击。

  看着他们竟然还敢起来,林肖一挑眉:“哦?不错嘛,居然还敢起身!既然如此,那老子就真的得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那两个人挥出来的拳头还没有伤着林肖呢,就被他给擒住了。

  同时,他们只觉得林肖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这时候也根本让他们提不上半点力气。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二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他们只觉得心中一寒,似乎有一股不祥的感觉逐渐涌上心头,令他们感到怅然。

  可紧接着,林肖却直接将他们朝着厕所拖了过去。

  本能的,他们的心中都涌现出来了一股不祥之感,认为林肖似乎是要多他们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因此,当然是奋力抗拒。

  然而就算如此,这俩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林肖的手就像是铁钳子一样,死死地控制住他们,令二人完全无法挣脱林肖的束缚。

  同时,这俩人也就更是颤抖着问道:“你,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林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将他们俩给拽到了厕所的小便池边上。

  然后一人一脚,踹中他们的膝盖。

  二人都是一个踉跄,便摔进了小便池里面。这时,正好旁边有个人在撒尿。那尿液直接顺着长长的坑道,流到了二人这边。

  他们吓坏了,刚想支起身子。但林肖却猛然一压,将他们的头给死死地压进了便池里面。

  旁边的人看着这一幕,直接显露出了一脸恶心的神情。

  做完这一切,林肖又给了他们一人一脚,将他们给踹开。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货,居然在厕所里吐了一地。这两人踉踉跄跄地踩到了呕吐物上面,脚下一滑,就都摔了个屁墩。

  现在这两个人浑身上下,可真的是脏死了。

  满头满脸的尿,身上还全是呕吐物。

  林肖哼了一声,便拍着手离开了。

  走了出来,他发现金明彦还站在走廊过道里面。

  而他看到林肖走出厕所,则是大吃一惊:“你,你……”

  “你什么你?!”

  林肖一瞪眼,直接狠狠地踹中了他的小腹。

  金明彦只觉得痛苦无比,一下子就弯下了腰来。

  林肖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只见他又是冷哼一声,便冲着金明彦一阵拳打脚踢。

  金明彦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被林肖给打得只能蜷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周围那些围观的人们,看着金明彦被林肖打成这幅鸟样,都不由得感到震惊:喂,你们看啊,这还是从前那个耀武扬威,不把别人给放在眼里的金少爷吗?“

  “可不就是他嘛!”

  “但他在这个人的面前可是跟个孙子似的,真是搞笑!”

  “这么搞笑的场面可不多见啊,来来来,咱们赶紧将这画面给拍下来,让金少火一把!”

  说着,很多人便掏出了手机,纷纷开始录像。

  金明彦哪里受到过这样的羞辱?眼见那些人都掏出手机,金明彦立刻把眼一瞪:“你们,你们给老子住手!老子可是金氏集团的人,你们敢!”

  “哈哈,就是因为你是金氏集团的人,这样做才过瘾呐!”林肖笑了起来,“各位,你们要不要看金少爷表演一个活吃钞票?”

  “要!”

  众人跟着后面起哄。

  痛打落水狗是大多数人的本性。

  说话间,林肖就将刚刚被他砸在地上的那三万多块钱给捡了起来。

  “哎呀,崭新的钞票,味道一定很好!金少爷,看你这样子你应该还没吃饭呢吧?喏,这就是你的午饭了!一顿饭吃掉三万,真是土豪。”

  林肖将钱递了过去。

  金明彦简直都要气炸了,虽然他有钱,但让他一下子吃掉三万块现金,还是相当不愿意的。

  当然,并不是心疼钱,而是心疼自己的胃。

萧少英道:哦。葛停香道:就在,你过来。”小鱼儿本来似乎不

021

张刀疤并没有等到自己得手的瞬间,只感觉自己的双手突然失去了知觉,随后整个身体发出剧烈般的疼痛,重重载向地面。

刀光剑影!瞬间将张刀疤撕裂。

呲!吡!吡!吡!吡!.....

不知从哪个方向跃出一道黑色的影子,那影子在半空中如狂风暴雨般刀刀砍在张刀疤石甲裸露的关节处,虽然快、准、狠!但不致命!

当那黑影落下后,众人才发现是一身穿黑色劲装的青年,那青年一双鹰眼分外犀利,双手持两把横刀、背负一把陌刀,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杀神般。

“三刀技?”秦峥内心疑惑道,分明看见那青年在半空中竟然使用三把刀进行攻击。

虽然兵刃不在多,在精!

但能够将三把刀使用如此精湛,甚至是挥的密不透风、天衣无缝的刀客并不多见。

“你——是——谁!”倒在地面上,四肢被割断手脚筋的张刀疤咬牙切齿的问道,额头上不断向外渗着汗水,显然是忍受着无边的疼痛。

“哦!左索!左手的左!索命的索!”那黑衣青年左手挽刀,将刀插在腰间,语气淡然的回道。

张刀疤心中那个愤怒啊!怎么车队之中还隐藏着这一号人物?是自己太过大意,太过大意啊!今天栽在这里,还真不冤枉!

扑过来的劫匪见张刀疤被人制服,顿时鸟走兽散,四下溃逃,除了受伤倒在地上的劫匪外,其它的人均跑的无影无踪。

而那些无法脱身的劫匪这时也正跪地求饶,大声解释着受张刀疤的蛊惑才做出此事。

“哈哈哈哈!”张刀疤对那些劫匪的言语句句听在耳中,连呵骂那些人的心情也荡然无存!仰天大笑起来。

嘭~嘭~嘭~

“笑!笑!让你狗 日的笑!”刚才受到惊慌的雷天刚这才将怒意释放出来,骑在张刀疤的身上,挥舞着双拳在张刀疤的脑袋上抡了起来。

片刻!张刀疤面目全非,晕厥过去。

“行了!住手!”司徒静见雷天刚仍然没有罢休,便呵斥道。

“可他....”雷天刚还想解释着,但看到司徒静正双眼瞪着自己,便瞬间蔫了。

“多谢相救!”司徒静对左索谢道。

那黑衣青年摆手道:“不用谢!只因见你们这么热闹,双手痒了而已!”

原来左索深夜在不远处休息,听闻这里动静很大,便只身前去查看,这才看到这里正发生一处热闹的好戏。

万般忍耐下,还是没有忍住出了手!

虽然左索是这般解释,但还是出手救了司徒静,众人无不对其表示感谢。

解决了劫匪,护卫队这边牺牲了一名队员,纵使司徒静能力再强,但对于已经死亡的队员,仍然回天乏术。

6名劫匪死亡,10名受伤,在询问司徒静处理意见后,那6名劫匪的尸体就地火化,10名受伤的劫匪被捆绑成一条线,安排一名护卫将其带回驿城,交于官府处理。

牺牲的护卫队的尸体也被带回安葬,没有人想到会发出这样的事情,但事情已经发生,众人也只能继续赶路。

此时!远处东方的天空逐渐通红起来,火红的流云将太阳渐渐承托出来,耀眼的光芒照射在这处凌乱、血腥的土地上,多少让人感觉有些凄凉。

将这里的一切收拾完毕,众人重新踏上行程,只不过车队又增加一名随行成员——左索!

左索本来是拒绝的,但司徒静则用重金雇佣了左索,这才将其留了下来。

“看来这家伙与你有相同的爱好!”在易蓝的耳边,秦峥这样评价道。

听明白意思的易蓝对着秦峥又是一番絮叨,直到秦峥认输,承认错误,易蓝这才住口。

“你是为了远大的抱负!”秦峥被易蓝逼迫着承认了这一点。

本来6个人的护卫队现在只剩下4个,安排一名护卫队押送10名劫匪倒也问题不在,那捆绑劫匪的技术可是护卫队基本的本领之一,哪怕押送100个人,只要捆绑到位,他们是一个也跑不了。

到也不怕那些劫匪出什么幺蛾子,王队长已经私下对那名看押的护卫队员下了命令,倘若有劫匪不安分,便可以就地杀之。

“宁可全杀!也绝对不能放走一个!”这是王队长对其下达的命令,虽说残忍但绝对能够震慑到劫匪躁动的心。

接下来的路程非常平静,经历过这次遭遇后,在晚上扎营时,那些青年个个抢着值守,生怕再有劫匪出没,对其不利。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句话倒是没错,只是承担的风险也同样巨大。

小绿一路上非常小心

陈立倒下了,阿棍也倒下了。

新手部落的氛围前所未有的凝重。

几十个被树藤捆绑着双手的人正在等待发落。

石骨是个糙汉子,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好在这时候小湾站了出来。

小湾伤还没好,必须在别人的搀扶之下才能站稳。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毕竟新手部落的组成成份,主要还是来自海湾氏族的。

她简单了解了一下当下的场面,很快就有了方案。

先将投降的人关在大教室里头。

正门、四面窗户,分别安排几个护卫队的战士全副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并肩作战(为古怪的火车盟主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天黑黑

陈家三郎

末日天黑黑

夜舞灵

末日天黑黑

我见银河

末日天黑黑

朕的小鱼干

末日天黑黑

星殒落

末日天黑黑

扉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