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还会长的》。

,问之,果讹言。上于是美壮商之固守,数称其议。而凤大惭,自但这一刹那对江湖的影响又是何等的深远?手中的“那一剑”又

  

  回到盛瑞化工门口时,时间已经快要接近七点。

  

  楚白一个翻身,敏捷的越过拉伸门回到厂内,正要去往地下室时,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然后侧身面向一旁的保安室,把怀中的东西放下,双手合十对着那个保安大爷的尸骨方向遥遥的拜了一拜。

  

  楚白是一个传统的华夏人,对逝者的遗体保持尊重是一种基本礼仪,虽然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去收敛尸骨,但是鞠一鞠躬表表心意还是可以的。

  

  礼毕,楚白提起袋子向着地下室走去,一路上,楚白侧耳倾听,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在路上遇到的那种大老鼠,有的话可要提前清理干净,他可不想半夜被老鼠骚扰。

  

  幸运的是,一直走到地下室上方的厂房为止,楚白都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除了晚风吹动草丛的声音以外,这里非常安静。

  

  楚白回到厂房,把白天被他推开的二扇黑铁门,再用力的关上,虽然楚白刚刚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动静,但是在这杀机四伏的黑夜之中,难保没有什么变异动物能闻到楚白的味道而摸过来,还是关上大门安心一点。

  

  大铁门关上之后,天上微弱的月光也同时被关在了门外,整个室内黑洞洞的,只有旁边的窗户才带来一丝微弱的月光,但是就连这一丝微弱的月光也很快就被室内的黑暗给吞没了。

  

  整个厂房内部黑的就像是一只怪兽张开的大嘴,黑的渗人,即使以楚白目力也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

  

  楚白凭着记忆向着地下室的铁门方向走去,一路上灵活的避开四周摆放着的机器和杂物,不一会儿就来到通往地下室的铁门前。

  

  向下的楼梯依旧是漆黑一片,楚白早有预料,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般。

  

  顺着楼梯一路向下,刚刚踏上地下室的地板时,地下室突然大方光明,把整个地下室照耀的犹如白昼一般,而楚白也早早的伸出左手,拿着挂钟挡在眼前,没有被突然来的光明闪到眼睛。

  

  过了几秒钟,楚白适应了这个亮度,对着眼前明亮整洁的银白地下室,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光明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特别是这种360度无死角的光明,更是给人一种安心感。

  

  楚白来到一个墙边蹲下,将挂钟靠在墙根,回身自己也一屁股的坐下,背靠着墙,怔怔的望着前方银白的墙壁发起了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拿起左边的袋子,开始查看自己今晚的晚饭。

  

  楚白主要拿了些牛肉干,罐头之类的东西,其他的像薯片之类的零食一样没拿,水也拿了三瓶,还拿了一瓶口香糖。

  

  整整一大袋的干货,不过一小会儿就被楚白消灭了大半,水也喝了一瓶,其实楚白没有感觉饿,吃晚饭也只是习惯而已,要是真饿了的话,这些东西都吃完了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楚白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另一只袋子,把吃完了的包装空瓶子都放到了这个袋子中,这个房间楚白非常满意,接下去还要住几天也不知道,他可不想把这个房间变成臭烘烘的垃圾堆。

  

  饭后,楚白倒出二粒口香糖,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就当是刷牙了。

  

  楚白扭头看了看时间,现在不过才七点一刻,要睡觉也太早了些,但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楚白躺在地上,双手枕在脑后,有些无聊的盯着银白色的天花板,突然,楚白想到了白天自己想要进行的暗劲修行。

  

  整个人瞬间坐了起来,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开始回忆爷爷当年教导他时的情景。

  

  其实当时楚白并没有太过认真听他爷爷的教导,他当年练形意拳充其量不过是想强身健体,让自己大病初愈的身体更快的恢复罢了,根本没有真正深入修行形意拳的打算。

  

  直到他练了三体式一年,有了兴趣之后,才向他爷爷再次请教,学会了五行拳,暗劲化劲的练法也是那时他爷爷大致的提过几句原理,本打算等楚白有所成就时,再深入教授,不想次年就出了车祸,被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当场撞死,楚白甚至连他老人家最后一面也没见到,遗憾至今。

  

  虽然楚白只得到了他爷爷关于暗劲修行的只言片语,但并不妨碍他接下来的修行,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有的时候修行的真意可能几句话就能完全概括,难的是持之以恒的决心与不怕苦不怕累的毅力。

  

  话归正题,暗劲这种练法,主要练的其实是精神,靠的是感知与悟性,关键有二点,一是要慢,二是要松。

  

  暗劲到底是什么?

  

  如果把人体各个肌肉比作一个个小人的话,眼前这两万敌军,自然不在话下。

阿保机愁的是下一步。

阿保机估计,奚国军队总兵力,不算眼前这两万杂牌军,最少还有七八万人之多,要彻底征服奚国,决非易事。

而敌鲁的大军已经出发,若自己的大军过不了摘星岭,敌鲁就会陷入孤军深入的尴尬境地。

一旦出师不利,自己无法向可汗交代呀。

阿保机突然希望辖剌哥今晚不来偷营。

只要双方不开战,就会有与术里交涉的余地。

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辖剌哥就是要在今晚来偷营。

其实,曷鲁得到的情报不是很确切。

几年前,受到猛然攻击的霫国民众,像决堤的潮水般涌入奚境,根本无法阻挡,令术里措手不及。

霫国人世代以狩猎为生,只饲养少量的牛马,并不养羊。

涌入奚国的霫人已成难民,奚国的草原上根本没有那么多猎物可供霫人捕食,为了能活下去,霫人只能靠武力抢夺奚人的牲畜为食。

而奚人则以游牧为主,打起架来根本不是霫国人的对手。

奚国北部顿时大乱。

术里急令长子痕笃去解决。

痕笃带着牙帐仅有的五百名卫兵,顶着猎猎秋风,向北部疾行。

数以万计的霫国难民如丧家之犬,既无组织又无目标,滚滚而来,势如破竹,自己这五百人马,如何能阻挡得住他们的溃势?

痕笃想,霫国难民是为了活命而逃亡,要想不让他们继续逃亡,就必须给他们提供能够让他们活命的生存环境。

看来,只有隔出一块国土,将霫国人安顿下来,方为上策。

一路上,痕笃认真琢磨,还是觉得将霫国难民安置在北部比较合适。

痕笃想,霫国人世代以打猎为生,受到小黄室韦人的突然攻击,措手不及之下,才仓促离开森林的。

这些人在安定下来以后,必然会想法潜回到森林去,继续过他们的猎人生活。

北部离霫国难民生活过的森林近,便于霫国人慢慢离去。

但是,这种处置办法仅仅是自己所想而已,若真的照此想法实施,需经父亲同意方可。

来到北部,情况却比他预料的还要糟。

现在是霫国人在驱赶着本土的奚人在前行,奚国人在前面逃亡,霫国难民在后面驱赶,仅凭五百名兵士,根本无法控制局面。

此时,不但无法让霫国人退回霫国,连让他们停下南下的脚步都难。

现在,即使紧急集结军队,时间也来不及啦,恐怕还没等集结令送达各部落,霫国人便进入奚国腹地了。

痕笃想,看来,只有找到霫国国王,或可扭转局面。

不断有霫国人流旁若无人地从痕笃的队伍前经过,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这些人根本没将痕笃的五百人马放在眼里。

痕笃不敢下令强行驱逐。

那些霫国难民无论男女老幼,稍大者皆背弓箭挂长刀,仍然猎民装束。

猎民的独战能力远强于牧民,痕笃担心,一旦动起武来,自己的五百人马,根本不是霫国难民的对手。

痕笃正要上前去打听霫国国王在何处,从北面又过来一大哨人马,看上去足在千人以上,俨然是一支军队了。

看这派头,绝非一般难民。

痕笃觉得应该去问一下来者是谁,又担心率人马前去会引起误会,便独身一人迎了上去,高声喊道:“我是奚国王子痕笃,请你们的头人过来说话。”

这时,一位老者和一名少年脱队迎了上来。

痕笃看到,老者目光呆滞,面色忧郁,显然是疲累已极,勉强支撑在马上。

老者下马,对痕笃深深施了一礼,言道:“霫国难民骚扰了奚国,霫国国王辖剌哥向王子赔礼了。”

痕笃一怔,原来,这位老人便是他要找的霫国国王辖剌哥。

这辖剌哥已成丧家之犬,身上已经没有半点国王的威风。

痕笃暗自叹道:辖剌哥呀辖剌哥,你身为国王,却不思强国,面对外族入侵,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现在急需做的事情,是赶快聚拢难民,形成战斗力,去与小黄室韦人作战。

而你却将自己沦为难民,无目的地和一盘散沙的难民一起逃亡,活该你亡国。

尽管心中鄙夷,痕笃还是礼貌地下马还礼,朗声问道:“这里是奚国国土,不知国王要将你的人带到哪里去?”

辖剌哥当然知道这里是奚国国土,叹息一声,诉道:“小黄室韦的大军趁我不备,突然攻入我霫国,民众为避灾祸,纷纷举家出逃,局面不可收拾,究竟要逃到何处,我也不知。”

痕笃的心里更加瞧不起辖剌哥,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大声道:“我们的大军已在前面布好了战阵,你们若不赶快停止南进,奚国军队就要发起进攻了。我念两国同源之请,前来通报你们一声,若能避免冲突,当然再好不过。”

辖剌哥大惊,急忙对身边的少年说:“你赶快带人到前面去拦截,告诉人们,前面有奚国大军阻拦,再向前去就没命了。”

少年走后,辖剌哥再次给痕笃深深施了一礼,诚恳说道:“我与你父王术里曾有一面之交,不知王子能否带我去见一下你父王?”

黎天咬牙切齿,第一天就搅乱朝堂秩序,还死不承认,第二天带着两个人去给自己壮声势,结果一天都还没过去呢,就弄了头麒麟过来嘚瑟,直接将手中瓜子一把扔了过去。

“昂……”

正好砸中麒麟,正要发怒,却被李浮尘一手给按住了。

  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惊慌,除了眼前这个白色身影,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个禁地会发生什么,依旧在等待着林肃的提问。

  “紫色元气在哪?”林肃直接绕过了炼妖壶,他也知道这件法器就在对方手里,这个门派在此处数千年的时间,没道理不清楚紫色元气的下落。

司马中天呆了一呆,干咳道:黄明根曰:“中绝行人,是朝廷之捕。督邮吴导至县,抱诏书,闭多人,是个很秘密、很可怕的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还会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逍遥游游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奋起的叶子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冰部尚书令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水里游鱼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一笑轻王侯

生活可否还我回忆中的温柔

吉祥小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