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的送了她戒指?》。

?”峻、胤虽内不沾洽,而外相想起了那间屋子——屋子里没有

何自在脸色铁青,冷哼一声。

确实,幽冥豹和嗜血魔蛛都是有名的凶残,但是两者各有特点,幽冥豹迅猛,适合近身战斗,而嗜血魔蛛的特点是它的毒性,王占元只不过利用自身的特点,结合远程作战,所以他胜得光明正大。

第四场是何龙对阵一个普通家族的少年,上一场看到弟弟何虎被嗜血魔蛛所毒,遗憾输掉了比赛,何龙心中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于是就只能拿这个对手出气了,上台就是一顿暴揍,就是将对手打到重伤还不肯罢手!最后还是裁判大声呵斥,并宣布他获胜才悻悻的下台。

“太血腥了!”有些观众不敢往下看,闭上眼道。

看台之上,何家家主何自在此时才露出笑容,仿佛又找回了信心,如果是龙儿和王占元战斗,一定可以战胜,那么幽冥豹就比嗜血魔蛛厉害了。

第五场是萧冰云对阵雷山,魂长境一级对阵魂武境九级,貌似还有一战,但是武道世界里面,境界的差距犹如一道鸿沟横梗在中间,况且萧冰云可是城主萧浩然的儿子,武魂是相当的霸气,还有他可是已经入魂长境半年了,加上盛名在外,一直被外界认为是本次比赛第一的最热门人选。结局如大家预想的一样,雷山毫无招架之力。

雷老虎叹息一声,自认倒霉,雷云抽到了一个银枪妖孽七夜,雷山更是抽到了一个魂长境的妖孽萧冰云。难道今年又要折戟沉沙,等待下一年吗?他不甘,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有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雷水不要抽到妖孽了。

第六场是封林对阵王武元,魂长境对阵魂武境七级,这不是开玩笑吗?连接一招之力都没有,似乎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观众传来一阵阵嘘声。

何家方向,何自在嘲笑得说道:“投降的真快,武魂都没看到。”

王秋白并没有被激怒,反而淡淡的说道:“嗯,或许你们家何龙可以战胜。”

“你”何自在被王秋白将了一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第七场杨啸天对战封峂,在第一战台。”一道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台之上,封家方向,家主封青山脸色一愣,对战的竟然是自己两个孙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叫他舍弃哪块都是痛苦,上天这是在折磨自己吗?封青山心想。

“哎!终于可以亲眼看到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夫君,故人久别重逢,应该高兴啊,你怎么反而叹气呢?”

北冥玄嘿嘿笑道:“我哪里是叹气,不过是感叹人生无常。想当年我们穷途末路,不想喜得重宝,亲朋好友们又赶来相聚。或者我们的计划可以提前实施了。”

海灵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禅儿妹妹、静儿姐姐对你如此心意,你将如何自处啊?”

北冥玄正色道:“静师叔是我的长辈,我对她只有敬重有加。明月宫主是你的结义妹妹,我自问行得正立得端,怎么能有......

楚留香摸着鼻子,道:那麽你…么能对我姐姐……我姐姐怎么会

“大夫,多少钱都无所谓,希望你尽力救治他。”罗策可不想看着戏志才早死。

“罗将军我实话实说吧,这病虽然难治,但也的确能治,只不过以我目前的水平是治不好的。”

罗策真想给这个大夫一巴掌,说道:“你已经是汝南最好的大夫,你都治不好还有谁能治好?”

“罗将军不用急,我虽然治不好,但我认识一人,他医术远超于我,在他手上没有治不好的病,只要他出手我相信必定是药到病除。”

“难道你说的是张机张仲景?”罗策想也不想说道。

“罗将军,你怎么知道的?”大夫目瞪口呆地看着罗策,“我要说的正是张仲景。”

张机在罗策的前世被称为医圣,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大夫,罗策想不知道都不行。送走大夫后,他决定亲自前往南阳寻找张机。

在历史上,张机曾经当过长沙太守,但并不是这个时候,现在的他应该还在南阳,罗策已经做好把张机带回汝南的打算,对方不从?先打晕了再说!

“主公,汝南需要你亲自镇守,不如就由我待你去南阳寻找张机吧。”许诸自告奋勇。

“不可,你需要统领汝南的兵马不能随意离开,况且张机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这趟我必须亲自前往。”罗策对许褚说。

罗策知道一个好的医生有多重要,在这个经常发生战争的年代,士兵受伤是常有的事,很多士兵往往治疗不及时而导致身体残疾再也不能上战场,要是每一个受伤的士兵都能够得到及时治疗,那战争的耗损将会变得小很多,古代打仗拼的是什么,就是人!

“这一次我去南阳只带子龙、子义、子鱼和二十个虎卫营士兵,剩下的兵马都交给仲康统率,汝南一切政事都交由长文负责,志才身体不适就让他少理政事,但不懂的东西你们都可以问他,汝南的一切就交给你们了。”罗策把事情都吩咐下来,有戏志才出谋划策,又有许诸统率兵马,即使黄巾余党来袭应该也能应付过来。

“主公放心,必定不负你所望。”许诸和陈群同时抱拳道。

第二天,罗策带上赵云、太史慈、华歆和二十个虎卫营士卒一起前往南阳。正要出发的时候蔡琰和貂秀儿二人突然跑来,说要去荆州游玩。

“子飞,你带我们一起去好不好?”与罗策相熟后,蔡琰不再称李元为李公子,而是叫他的字。

“去荆州?你们去荆州干嘛?”罗策虽然想带她们去,但在古代的思想还是很保守的,一般情况下女子都不会外出游玩。

“在家里闷得慌,难得出来当然要四处看看,我听说荆州乃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想要去见识一下。”蔡琰用有点哀求的语气说道,听得罗策的心都软了。

“罗公子,奴家也想去,你就带我们一起去好不好?”貂秀儿也开口恳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罗策恨不得把她抱进怀内亲一口。

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罗策作为正常的男人自然抵挡不住美女的诱惑,更何况是和闻名天下的大才女蔡琰和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一起游玩。

正当他想点头的时候,蔡邕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大喊道:“胡闹!文姬,身为女子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外出游玩,枉你读了这么多孔孟之书,竟然连最基本的礼教都忘了!”

蔡邕听闻蔡琰要和罗策一起外出立马杀了过来,他可以允许蔡琰读书,但绝对不能让她跟随罗策外出游玩,要是这事被传了出去,他蔡邕岂不是要被人笑死?

符箓您请早过时我季辽就不候了。

一瞬间无数双手捧着灵石,递到季辽身前。

季辽一一接过,在递给对方符箓,忙的是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季辽身前的符箓一扫而空。

饶是三百多张符箓,依旧有着急使用符箓的人没买到,欲哭无泪的看着季辽。

季辽也只能给对方一个歉意的眼神。

见这时符箓都卖完了,季辽当即起身,对着周围人一拱手道“各位师兄师姐,在下符箓卖完了,下月还是这个时辰还是这里,下个月我会带来更多的符箓,定能满足各位的需求。”

众人听了季辽还会带来更多符箓眼睛均是一亮,纷纷与季辽还礼。

季辽呵呵一笑,走出人群,向着紫气宗的一处山峰走去。

就在季辽走后,一个衣着邋遢的老头,在广场的一角冒出头来,眼神阴狠的看着远去的季辽,正是李老头。

他眼中满是恨意,刚才的一幕他全看见了,恭维季辽贬低他的话他也听到了,在上个月他就听说季辽这个月会带更多的符箓来,却没想到季辽会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符箓,该买符箓的人都买了,他的符箓还怎么卖。

这断人财路就相当于杀人父母,尤其是李老头还娶了个能花钱的小妾,季辽这下子可把他逼上了绝地了。

看季辽走远,李老头这才走了出来,走到广场上众人见到李老头均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

不过这次这些人可并没以前那样簇拥着李老头,相反的都是对着李老头的背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诶,季师弟刚走这老头就来了,显然是想和季师弟抢生意啊。”

“我呸,凭他也配,那破符箓老有废符,威力还不大,还好意思要六十枚碎灵石,二十枚老子都闲贵。”

“李老头坑了我们这么多年,赚的也不少了,他要是识趣的话,就老实呆在家里陪两个老婆乐呵乐呵得了,现在他的符箓傻子才买呢。”

这窃窃私语传进了李老头的耳朵,他心里是怒意翻涌,但脸上却没表露出来。

见不像以前有人簇拥着自己,李老头索性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喊了一声他已经很多年没喊的话“卖符箓了。”

说完单手一扬,身前出现了八张符箓。

李老头喊完,当即便有十数人围了上去,古怪的看着李老头,却没一个人去买他的符箓。

李老头见有人围了上来呵呵一笑“敢问各位同门,是要买符箓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有人问到“诶,李老头多钱啊。”

李老头一愣,呵呵一笑“我卖了这么多年符箓,还是老规矩六十枚碎灵石。”

听了李老头的话众人一片哗然,当即便有几人离开。

“李老头你这符箓太贵了,你便宜点我勉强就买两张。”

李老头面色不变,露出为难的表情,“在下这是成本价了,童叟无欺啊。”

这时一个人当即毫不留情呸了李老头一声,“我呸,你个老坑货,你这废符这么多,老子要是买了废符钱岂不是白瞎了。”

“这...”李老头老脸一红,顿时有些尴尬。

这时又有几人离开,只剩下四五个人还站在他身边,李老头看着这几个人,心里是把季辽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见六十枚碎灵石真的没人愿意买,李老头无奈的降价。

这价格一降再降,直到三十枚碎灵石才有人愿意出手购买。

饶是如此,买符箓的人还挑挑拣拣,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最后还剩了几张没卖出去。

李老头见在无人来买,收起身前符箓,站起身脸色难看的一句话也不说,迈步离开了广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的送了她戒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一苇以渡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没有人.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公子不羽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甜西宝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见白头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

千千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