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不发芽的药田》。

敏敏的一双眼神,也随着这两人的身形转动,但是他的脸,却仍在书中,柳风骨的阴暗面被脸谱化:让人看过第一眼之后再也不

爆炸产生的硝烟慢慢地消失。徐浪看到了漂浮在空中,一身凌乱,缺了一只右手的西门铁柱。

徐浪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有点想笑。不是吧?每次无意中射出去的箭,扔出去的刀,都能击中西门铁柱?

“徐浪,又是你……又小东西用得好么,居然还会觉得这不是一个?

“这柜子应该是一对,恐怕是这房间里放不开,去别的厢房找一找说不定能有呢。”

谭江边带着张成又走了一个房间,果然还有这么一只大漆的柜子,可惜了上面和柜子里面也有了一......

而林天也与多苦、多难相聊甚欢,倾听二人讲经说法,感悟良多。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夕阳西沉,夕阳余晖将宫殿染得一片金黄。

  元化祥起身,向花雨清告辞:“花道友,此谷僻静,就赠与道友,请道友与林道友于此修炼罢,天色将晚,化祥与诸位道友就不多叨扰,就此告辞了。”

  “这……”

  花雨清忙推辞道:“今日我与林道友已多有打搅,岂可再受此大礼。”

  元化祥打断花雨清,笑道:“我与花道友是多年旧识,此处不过一处居所而已,道友就不必推辞了,而且,距离父皇寿辰尚久,届时令尊大人亦要前来祝贺,此谷便当做送与贵城之薄礼,聊表我皇城之诚意,化祥告辞。”

  说罢,不等花雨清再作推辞,元化祥带领众修士洒脱而去,并留下十数名侍从,以作花雨清差遣之用。

  目送元化祥率领一众人等浩浩荡荡飞走,林天立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林兄以为此人如何?”花雨清侧头向林天问道。

  林天食指轻点额头,作思索状答道:“此人待客礼遇有加,言谈高雅、气度非凡,诸多修士对其皆敬服至极,可见其平日里定是礼贤下士、虚怀若谷之人,堪称一个‘贤’字。”

  花雨清闻听此言,并不答话,只是微笑着盯着林天,似乎在等他后边之言。

  林天见花雨清此状,暗道对方还是了解自己的,知道自己并未将话说完,于是笑道:“然,凡有大贤之人,心中定有大志,为实现目的则会不择手段,绝非如其表面这般仁慈的。”

  花雨清低头沉思,半晌后才点头道:“确实,当年此人与雨清一同斩妖除魔,面对敌人时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确是心狠手辣之人,只是近些年来才变得如此宅心仁厚,如此看来,此人当真是不得不防的了。”

  “那花道友是否会支持此人夺取皇位呢?”林天笑道。

  花雨清摇头道:“若是此人成为帝国皇帝,似乎对我荒芜之城并非益事,但此事雨清无法做主,一切要等父亲大人到来,由父亲大人定夺了。”

  林天长舒一口气,笑道:“难怪那元化吉会千方百计寻来半甲草,为皇帝炼制补阳丹,无论才能,还是在皇城修士心中地位,都完全无法与他这二弟相提并论,又如何能与之争夺帝位,若那老皇帝能够多活上数十载,帝位之争才有可能存在些许变数,这兄弟二人之间,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的。”

  花雨清点头,对林天之言极为认同。

  大皇子元化吉之所以会将一株极度珍贵的半甲草相赠与她,自是所为示好、拉拢之意。

  元化吉知道她与二皇子乃是多年古交,若其父亲寿终陨落,自己接任城主之位,此人难免担心她会扶持元化祥争夺帝位,若那样的话,会让其本来便极为渺茫的希望几乎完全破灭。

  所以,能让老皇帝与自己父亲增加数十载寿命,对大皇子来讲,完全是有利无弊的。

  林天见花雨清陷入沉思,笑道:“花道友,不知明天是否会有三皇子前来邀请道友赴宴呢?”

  花雨清醒过神来,闻听此言,竟抚掌笑道:“哈哈,林兄终于也有猜错的时候了……

徐云胜是因为知道叶拉的能力,出于惜才的心理这才好心的提醒着。但这位叶拉好似并不领情,什么叫莫要骄狂,什么叫我们的六少爷,明明是你们的好不好,还有什么大明忠胆公?那又是什么鬼,忠胆公...啊!忠胆公?”

反应上要慢了半拍的叶拉一改刚才不想话说的样子,重新转过头来看向着杨晨东,然后露出了震惊之色的问着,“您说什么,您刚才说您是大明忠胆公?可是那个有着战神之称的忠胆公吗?”

不怪叶拉会如此的震惊。......

如此深夜,他难道还想到这里来走了,好象连看都懒得再看段玉州刺史费祎命为从事,入为杯道:你要去干什么,我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不发芽的药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我是木木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Jilly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投鞑是种病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邓天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离兮离人兮

修罗王侍之玉芙蓉

太上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