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美国东部,偏远小镇。

十辆满载全副武装人员的越野车将一辆加了多层硬质合金板的运输车拱卫在中间,沿着一条仅能容纳两辆车并排行驶的水泥路向深山驶去。

“终于能休息了。”望着消失在茂密山林中的武装车队,以辰大松了一口气含着无穷无尽的暴戾和恨意,融入他残破躯身的一截截骨头,噼里啪啦的发出脆响。

黑魆魆的光芒,从长袍内,撼天大帝那具拼凑的血肉释放。

那件,本为月魔一族炼制的银白长袍,如被墨汁涂染,在极短时间内,化作一件宽松异常的黑......

一截剑尖忽然从他心口上露了出治病又有什么用?”藏花还是不

事情进行得比想象中顺利,江远和刘小军离开高岭村之后,找个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景德镇古玩城。

曙光路是一条类似于铜瓷街的街道,不同的是这条街道更大,摊位上的古玩,也大多都是瓷器。

这也不难理解,景德镇是瓷都,历朝历代在景德镇烧制的瓷器数不胜数,遗留下来的古董也有很大一部分流落在本地。

不过,在景德镇看瓷器,那需要极高的眼力。

刘小军跟在江远身边,目光在一个个小摊位上扫过,看啥都像是古玩。

忽然,江远的目光锁定了斜对面摊位上的一个小印章。

走进了一看,这印章是个黄色的长条,和大拇指差不多大小,一端雕刻莲花,底端刻有‘琢研山馆’四字。

那摊主抬眼看了看江远,也不多言语。

刘小军一看是印章,瞬间也来了兴趣:

“江大哥,我这段时间也跟着柳老学了些东西,不如我先说说?”

江远也有意考考刘小军,“那你先看吧。”

等老板点头,刘小军这才小心翼翼地拿起这枚印章,凑近了边看便说道:

“看材料,应该是田黄石,色泽油腻柔亮,品相很是完好。”

李小军说着又看了看雕工,想了想道:

“这雕工就差了些,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觉得比柳老雕刻的作品差远了。”

“至于年份我就看不出来了,我记得柳老说过,田黄印章很贵的。”

江远点点头,“田黄是寿山石品种中的珍品,被誉为“石中之王”,产量极少,且很难成材。更何况还是皇族专用的黄色,被清代帝王喜爱并视为珍宝,也倍受文人雅士及官宦贵族的推崇。”

刘小军好奇道:

“既然田黄这么稀有,那这方印章就该是老的了?值多少钱啊?”

“咦,这里还有好几块田黄印章,”刘小军忽然指着摊位上的几块田黄石,“江大哥,这几块更大!”

江远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看都不多看那几块石头一眼,反而看向摊主问道:

“怎么说?”

见江远一眼就认出了其他几块‘假田黄’,摊主立马知道江远是个‘行家’,可惜却没看出来手里这块也是假的。

“两万,”摊主轻飘飘道:“既然你知道这东西的价值,我也不多说了,愿意就拿走。”

江远笑了,“两万是不可能的,‘枇杷黄’只能算是正品,真要是‘桔皮黄‘、‘煨红’、这样的上品或者是‘桔皮红’那样的极品,你就是喊十万我都给。

刘小军被江远这几句话搞得满头雾水,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插嘴问的时候。

摊主沉思片刻,摇摇头道:

“达到正品已经不容易了,最低八千,少了不谈。”

“两千,”江远竖起两根手指,笑道:

“我兄弟说的没错,这方印雕工差了些,实在有些浪费材料了,又不是名家用过的,收藏也只能奔着这块材料来。”

“晚清的印章里,这块也只能算是中等,两千,我只能看到这个价格。”

摊主假装犹豫的样子,“要是两千就让给你,我根本没钱赚啊。”

江远也不说话,就和摊主僵持着。

“哟,田黄,还不错嘛,”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就看到一个穿着皮夹克的青年走过来,伸手就要去拿江远手里的田黄。

江远连忙把手一缩,脸上浮现一抹怒气:

“懂不懂规矩,我还没放下呢。”

摊主也有些生气,却没有多说什么。

“老板,说个价吧,我要了。”

青年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仿佛这方印章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哥还在看。”

青年眉头一皱,“看个屁,犹犹豫豫的,不就是缺钱嘛。”

“他出价多少?”

摊主笑了,“两千。”

“我出两千五,”青年一边数钱一边道:

“没钱玩儿什么田黄啊,回家玩儿泥巴才适合你。”

江远还没发火,刘小军就忍不住了,他一把揪住青年的脖领,“我们还没谈完,你有什么资格出价?”

“那你TM倒是接着出价啊,”青年也不生气,拍开刘小军的手,“给你们三分钟时间。”

江远冷冷地看了青年一眼,转头对老板道:

“两千五。”

老板面色不变,“不行,还是刚才的报价,八千。”

江远目光一冷,“最多两千五。”

“那就算了吧,”摊主本就打算卖给后面来的青年,这会儿直接摆手道:

“东西还我吧。”

江远面无表情地把印章放回摊位,就见摊主笑眯眯地看向夹克青年,“小哥也听到我的报价了,八千。”

“哦,我不要了,”青年‘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摊主懵了,随即大怒,“你TM捣乱是吧!”

那青

“但逃回来的士兵都是这样说的,大王,您看对这些人要怎么处理。”值守将军小心翼翼的问着。正因为他是将军,所以深知,如果这件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对军心士气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怕是在面对五星军的时候,没有人敢于一战了吧。

“怎么处理?通通关起来,如果有人敢乱说,就地斩首。”哈丹巴特尔不愧是一个枭雄般的人物,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向着值守将军露出了一外凶猛般的眼神。

“明白了,大王。”值守将军点点头出去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狱心

我是唐僧我不骑白马

狱心

燕燕有云

狱心

绿听宝石

狱心

西风啸月

狱心

雪之晨

狱心

横空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