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救》。

(三)牛肉汤端上来了,果然又滚又烫,而且是用特号大碗装上来”他凝视着沈三娘,缓缓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和这件事又有

月光幽幽照寒江,青锋三尺诛豪强!

葬天峰外,肉球目光如炬,感受着那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肉球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凝重。

“那小子竟是还未回来,不会被葬天峰给葬了吧!”盯着葬天峰的方向,肉球喃喃道。

虽处数千米外,但葬天峰上的那一道能量波动,肉球感受的最为真切,那等力量若非刻意克制,怕是可以将凝元五重的强者都直接湮灭了,而秦炎不过凝元二重而已。

葬天峰上,曾经葬过不知多少强者,别人或许不知,但肉球的的传承记忆内曾有关葬天峰的些许记载。

传闻这葬天峰乃是一柄剑,不过在诛天之战时,那柄剑断裂,其一半落于此,方才成为葬天峰,而那剑便叫葬天!

而正在肉球思索之际,数道身影已然渐行渐近,但见他们目光清冷,身躯之内都是散发着幽寒气息。

“我感受到他们便在前方!”

但见一身穿灰色长袍眉角点着一点朱砂的中年男子踏步行在最前方,而他手中持着一件秘宝,秘宝上有着几道光点闪烁,如今这光点越发的强盛。

“哼,当真以为能逃的出我符宗的手掌吗?简直可笑!”凝视着这秘宝上闪烁的光点,这手持秘宝的中年男子冷笑不已,而在其身侧,还有几位中年,其实力境界已然勘破凝元三重圆满,晋入了凝元四重之境。

“就在前方,尔等随我将他们诛杀!”这眉角有朱砂的中年男子话落,旋即化为一道流影向着丹尘等人所在之处疾驰而去。

此时,行走于月下,穿梭于树林间,距离丹尘所在之处也仅仅数百米而已。

“嗯?”感受着那一道数息的气息,肉球眉间舒展,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那小子竟是回来了,看来……”一念及此,肉球内心闪过一丝惊愕,而后便是向着秦炎而去。

“臭小子,你终于回来了,快给我来个续筋灵果,让我尝尝鲜!”还未待秦炎身影浮现,肉球便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我擦,这小子看来知道些什么!”听着肉球的话语,秦炎脑门不由得一头黑线,自己拼死拼活,没想到最后还得被这肉胖子敲诈勒索。

“死胖子,让你守护丹尘的,他怎么样了?”盯着踏步而来的肉球,秦炎没好气的暗骂一声。

“那小子,硬着哪,不过我刚刚似是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想必是……”还未待肉球话落,一道涟漪激荡而起,下一刻,便听得一声惨叫响起。

“丹洪,没想到竟是被你们逃到此处,不过,接下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还如何逃?”一道冷凝的声音落下,数道身影浮现,将丹洪和丹尘围绕其内,甚至此刻,更有一中年男子直接出手,向着丹洪斩杀而去。

“符宗,我丹洪已然退出丹家,你们当真还要赶紧杀绝吗?”盯着那为首的符宗中年男子,丹洪嘴角亦是噙着一抹阴冷。

“哼,符宗行事,斩尽杀绝,尔等怎会不知?所以,不要祈求我会大发慈悲!”随着这为首的中年男子话落,那袭杀而出的男子已至丹尘身前,只见其手掌落下,夹杂着肃杀气息。

航程第5日晚8点,终极对决大赌斗准时开赛,全船数万人围观。

因为格斗场内最多只能容乃3000人,所以绝大部分人只能在场外观看适时视频。

随着开赛锣声响起,密探队员丙抢先跳上擂台,赤手空拳,指着场下的鲁休喝道:“速速上来受死!”

呃......

观众们懵圈,不知这位大家都不看好的中阶强人哪来的底气,居然敢挑衅对手,难道就不怕对手等会心狠手辣吗?

卧槽,不会是这位老兄早就吓的神经错乱,说胡话了吧!

还真有这可能,......

日本东京辰巳国际游泳馆内,一场大学游泳锦标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作为东京大学医学部的大二学生,菊池美代很荣幸入选了该校的花样游泳队。作为一名替补队员,今天是她第一次代表学校出战重大比赛,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于是便在更衣室里对着镜子不断地做着深呼吸。

菊池美代的教练是从国家队退下来的花样游泳健将,经验十分地丰富。她见这个二十岁的女孩有些紧张,于是上前轻抚其后背安慰了几句,跟着又叫来所有队员,让她们相互勉励了一番。

比赛按时展开,菊池美代作为刚加入的成员,第八个跳入了游泳池。花样游泳号称水上芭蕾,是一项艺术性很高的优雅运动,有着严格的时间要求,尤其注重队员间的配合与协调,只要有一个人跟不上节奏,又或者掌握不好动作幅度,都会影响最终的评分。

菊池美代身处全队的最外围,为了保证自己能跟上所有的技术动作,她努力调整着水下的身体,并于每次头部出水时,都维持着甜美的笑容和匀称的呼吸节奏。她害怕自己出错,所以拼尽全力去完成每一个动作。可很多时候,往往你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出现纰漏。

当全套技术动作进行到一半时,菊池美代忽觉右臂酥麻,竟然使不出一点的力气。这在游泳比赛中,无疑是致命的。尤其是花样游泳这种团体项目,队员不会因为你一个人的迟缓,便更改既定动作。她眼看着出水在即,若是不能及时控制好身体,将双脚伸出水面做动作,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谁知一秒钟过去了,所有队员都在做上浮的动作,可菊池美代却依旧停留在原地。她想靠单臂将自己送出水面,可动作却出现了偏移。惶恐和不安瞬间涌来,年轻的女孩几乎便要奔溃。就在这时,一个俊朗的男子突然出现在水底,面带着和煦的笑容,一把托住女孩的肩膀,将她迅速送出了水面。

菊池美代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随着全体队员一同将双脚送出了水面。她不敢有所懈怠,只得在做动作的间隙偷眼往水底望去,谁知幽蓝的池底竟是空无一物。女孩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转念一想,原本酸麻的右臂不就是在那男子一托之后,才突然恢复如初,重新找回力道的么。

女孩带着困惑完成了整套 动作,直到音乐停止后,她还不忘再次将头埋入水中,寻找那个帮了自己一把的男子。奈何清澈见底的蓝色泳池里,除了她自己和队友之外,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人。

菊池美代上岸后,又悄悄地询问了几名队友,可得到的结果都是没看见有别人。队长见她问得奇怪,以为女孩是想男人了,不由轻笑着说要帮她介绍个男朋友。

分数很快就被公布了出来,结果因为菊池美代那个出水动作脚不够直,而被扣了0.2分,最终导致东京大学女子花样游泳队,以0.1分的微弱差距痛失冠军。当看到这个结果时,菊池美代难以接受地痛哭起来。尽管队友和教练都没有责怪她,可她还是惭愧不安地向大伙连连鞠躬致歉。

颁奖典礼结束后,全队获得了三天的假期。队员们纷纷相邀着去郊游,可菊池美代却选择了回家。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哪里还有脸和队友们去游玩,于是背上书包往火车站赶去。

菊池美代的父母很早便离了婚,又各自组建起新的家庭。她就像是被遗忘的孤儿般,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在东京远郊一个小镇上。女孩之所以选择学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奶奶身体不太好,所以就想着能学点专业知识来守护这个疼爱自己的老人。

火车载着满脸忧伤的女孩,回到了景色怡人的小镇。

此刻正值春季,道路两旁盛开的樱花幽香扑鼻,但有清风拂来便会落英缤纷,宛如隆冬飘零的雪片,自有种难言的禅意和素美。更远处的田地里,郁郁葱葱的油菜开满了娇嫩的黄花,呼啦啦一大片,好似黄绿交织的海洋。

怡人的景色宛如一味上好的药剂,治愈着女孩受伤的心灵,让菊池美代原本萧瑟的情绪好转了许多。

回到那个从小生活的木屋后,女孩将自己获得的奖牌挂在奶奶项上,并有些难过地述说着自己痛失金牌的过程。当然了,关于神秘男子帮了自己一把的事情,她自己都还不能确定,自然不会说出口来。

奶奶疼爱地将菊池美代揽入怀中,勉励她不要因为一点点的挫折,就自怨自艾下去。女孩最是听奶奶的话,于是擦干眼泪,跑到厨房里忙活起来。没过多久,一桌丰盛的菜肴便被端上了台面。祖孙俩已有月余未见,这一顿饭自是吃得无比的开心。

收拾好碗筷后,菊池美代又陪着奶奶说了会话,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子。和大多数日本女孩一样,她的屋子干净而温馨,粉色的墙壁上贴有千与千寻和樱木花道的画像,榻上更是坐着只巨大的熊本,写字台上也放着叮当猫闹钟和Hello Kitty台灯,衣柜门粘满了柯南、NANA、美少女战士等卡通贴纸。

女孩来到写字台前,拉开了带回来的书包。谁知第一个摸出来的,却是张画着樱花花瓣的卡纸,只见上面用日文写着一句话:“太阳不会因为乌云暂时的遮挡,就收起耀眼的光芒。”

望着手中的卡纸,菊池美代忍不住轻捂小嘴,似有些想不明白,这玩意究竟是几时塞进自己书包里的。不过看纸上的话语,到像是专门对自己说的,并且充满了关爱的温情。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托了自己一把的神秘男子,虽然只是

开明闻言满头雾水,他知道渡空、风神秀和十殿阎罗的人互相不待见,但他同样知道这个满口仁义道德的老秃驴,手上的血腥比风神秀还多上十倍不止。贸然和他做交易,不光这身虎皮,怕是连这条命都要被他谋了去。

开明心底一阵烦躁,自己好端端地在昆仑底渊闷头睡大觉,本以为九无说的只是一件小事,哪知道牵涉会如此之广。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直接让九无滚一边,自个儿玩蛋去。现在开明只觉得冥冥中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把自己往人世的泥......

南宫平心头一阵热血上涌,亦自布什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伊国柳无眉道:所以我们实在想请两方,他说:“我若有把握,早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怨念成仙

老三家老三

怨念成仙

苦瓜才子

怨念成仙

淇则有岸

怨念成仙

帝临诸天

怨念成仙

西贝猫

怨念成仙

腾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