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屠弘的手段》。

龙舌剑自然唯唯称是,他们是以美丽的传说和神话,自古以来,

在突然听到这整齐而豪迈的歌声时,他们不是被震到了,而是被吓到了。有胆小的竟然把手中的长矛都扔到了地上,胆子大些的,也是将长矛举起,紧紧的护住了全身,好似就像是在战场之上时,随时做出了拼杀的准备。

区,中速朝小镇唯一的科技园区驶去。

第一科技的实验室孤零零的屹立在工地上,四周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

下午接到上级的命令急急忙忙来小镇踩点的两个脚盆鸡间谍已经把看门的大爷麻倒,趴在门卫室的桌子上。

这句话说出,死寂的大厅中才起,带着一丝轻微但却曼妙的波动

骂完之后,范无救终于想起自己似乎不应该说话,于是又闭上了嘴。

灯火透亮的卧室里顿时陷入了久违的沉寂。

可柴静心里清楚,这种沉寂并不代表祥和与安宁。

墙边杨念桐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和女儿之间显然已经没有了回环的余地。她们之间的矛盾再不可能像以前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被敷衍过去。

对此,柴静并不如何意外。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其实从很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天。

就像杨晓丽刚才说的,如今的现状,不过是冷眼旁观的神明终于看不下去,对他们所作所为所采取的报复式的回应罢了。

只是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信女明明那么多次地向您祈求,只是卑微地希望这一天能晚一点到来,但您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即便我生来有罪,但为何又要让我的女儿参与到对我的审判当中?

我知道我的一生罪恶而污秽,可我已经年过半百,生命的旅程走过了大半,哪怕就此终结,似乎也不算很亏。

可她才不到三十岁啊。

她的人生除去懵懂青涩的前二十年,不过刚刚开始罢了。

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你为何如此狠心?

头一次,柴静对自己所尊崇的神明产生了质疑。

可是她现下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杨晓丽从刚才恶心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看着她冷冷的笑道:“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人渣,这种感觉很难受吧。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在你之前知道的这一点。”

“啊?”柴静失声惊呼一声。

“七岁,一年级,我亲眼看着他把别人拉进了厕所隔间。”

柴静只能将手指放入嘴中咬住,才可以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对了,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柴静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杨晓丽。

杨晓丽忽然笑了:“是杨大伟,杨根生叔叔家的杨大伟。”

柴静没有太过于震惊。因为事到如今,她再怎么震惊又能如何?

还不是于事无补。

“所以他当初和杨根生一家闹掰了,并非是杨大伟调皮捣蛋,不服他的管教……”

杨晓丽喃喃道:“是啊,当初他就是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而大伟哥呢?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罢了。所以当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谁又会去在乎一个几岁的孩子说些什么呢?”

说完,她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类在很多时候,真是种异常愚蠢的生物。

明明拥有很七种感觉能力,视觉、听觉、嗅觉、肤觉、味觉、平衡觉、运动觉,由此共同协作感知这个世界的一切。但在日常生活中,对于大部分正常人来说,用的最多的感觉是视觉。其比重之大,甚至可以比肩其他感觉之和。

所以才会出现人类是种视觉动物的论调。

这种论调当然有失偏颇,可它在很多时候却又总是对的。

至少在杨晓丽所认识的人里,大部分都适用这个论调。

在面对矛盾与冲突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第一时间用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矛盾与冲突。

一个成年人与一个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是成年人是对的,孩子是错的。

一个好孩子和坏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好孩子是对的,坏孩子在说谎。

一个警察和一个小偷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警察是对的,而小偷在说谎。

一个英俊的人和一个丑陋的人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帅哥是对的,而丑鬼在说谎。

这一点经过延伸,便发展成了经典的“三观跟着五官跑”。

杨晓丽有时候听着办公室里的年轻同事聊起最近看的热剧,发现他们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人物的善恶或者剧情如何如何,而是到底哪个角色更好看行为跟洒脱率性。

即便这个角色杀人无数,恶贯满盈,但只要他够帅,就会有很多人粉他,而且若是编剧良心发现,结局时给这个反派安排上一段洗白剧情,那他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成为所有人的英雄。

每当这个时候,杨晓丽总想插进去,问一下他们是否会在乎那些因为这些个反派身死魂消或是家破人亡的受害者怎么想,可是一直没有成功。

一是因为没有勇气。

她觉得自己如果问出来了,大概率会变成一个人群中的异类,而后被人群孤立起来。

众所周知的,人类很擅长这种事,哪怕只是一个三个人的小群体,也大概率发生两个人联合而排斥第三个人的情况。

而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大学里的四人寝室。如果你试图去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就会发现,这绝对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而如果遇到的事情多一些,鬼知道这四个人究竟会发展出多少个小团体。

二是觉得没有必要。

因为那些人往往在乎的就是这个角色甚至是演员长的帅不帅。

这其实也是现在很多年轻粉丝的通病。

只要自己的偶像长得够帅,那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单纯只靠脸吃饭。

不会唱歌,没关系。不会跳舞,没关系。没有演技,没关系。

但是做法上,他二人的来历不同,处事的手段就大相径庭。赵佶本来无望染指帝位的!他只是在他的皇帝哥哥突然故世后,匆匆推出的“代用品”。

赵佶硬是靠着自己的聪明和手段,降服了满朝的文武,坐稳了江山。他对自己的手段,有着谜一般的自信。他以为天下英雄,都要在他的嘴皮子底下俯首称臣。

人家金主完颜阿骨打不乐意,他就要用各种不爽的小动作递过去,可劲地恶心人家。赵佶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是在和一只正在雄起的老虎玩着躲猫猫的游戏。

作死,就是赵佶这个皇帝的真实写照,哪怕他再如何聪慧也没用。因为他高高在上,大宋的民情已经无法直接传递给他。赵佶知道的事情,其实早已扭曲变形,不再真实。

无论赵佶如何聪明智慧,想要在一个接一个的错误信息基础上做出他认为正确的选择?那都是白瞎了,他只能收获更多的错误和抱怨。

而这些抱怨,却要全落在他赵佶的身上。因为赵佶是帝王,讲究圣心独运。

安宁来自后世的灵魂却告诉自己,他不是万能的。哪怕他在这世间几乎是万能的表现,安宁也情愿束缚自己的手脚,努力让这世间自去裁决一切。

不说他对陈颙、洪七、李师师的放权,就连他冒着巨大的风险,努力争取来的海州、金州特区,他都转手一股脑地交给民间选举自治,而他自己绝不轻易去掺和。

如果这些自治的地方议会觉得他的决策有问题,不符合他们的利益,那就尽情否决好了。哪怕很多时候会走一些弯路,安宁也能忍受,绝不愿意跳出来收回这些权力。

权力一旦放出去,再想收回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付出的代价却太大了,安宁却不愿意承担这代价。说到底,大宋是所有人的大宋,不是他安某人一个人的大宋!

他还做不到大公无私,更不想做袁世凯那样的枭雄。老袁那可当真是一世英豪啊,几乎就要完美谢幕享受历史膜拜了,却因为最后一哆嗦,转眼就变成篡贼、卖国贼了?!

那是永远洗不掉的耻辱呢,哪里合算了?!

赵佶掩饰不住自己的失神,眼前的年轻人无论怎样看都能让他觉得舒服。“生子当如孙仲谋”,一定要概括赵佶此时的感受,那只好借鉴后来者辛弃疾的慨叹了。

他们是在开封府衙旁的一处凉亭相见,李彦就守在外面。当然更外面的那些班直卫,也决不会轻易露面,叫官家或者客人们看见不爽。

牢狱就在旁边,他二人甚至都能闻到牢狱中的不堪气息,这让赵佶很不适应。他也有些后悔不该过来,说到底,让安兆铭这样的人物干这种不着调的事,不太合适。

如果安兆铭没有参加科举的打算,那也无妨。不过安兆铭就该危险了,一个狄汉臣一样的豪杰人物却不能被朝廷使用,那就是他的原罪!赵佶哪怕仁慈,也由不得他不去应对。

但是安兆铭却一心要参加科举,那就是大宋体制内的事情。将来可能就是国之重臣,到了那时候,他难免要想到今日的不快。甚至自己身后的谥号,都要被这混蛋打折扣呢!

只是如今,怎么开口呢?“卿对朱勔所学,知之甚详,难道也是真隐观里学来的法子?如何当年林仙师的学问,似乎还不及于此?”

“回官家,安某之师却是林仙师的师兄。当年《雷法五部》,便是师尊著述,后被林仙师献与朝廷。只是那时的天雷学问,还未圆润。故而一些学问上,林仙师的确知之不深。”

“你是说,这些学问,都与天雷有关?如何朱勔知道这学问,却不晓天雷之术?”

“这些学问,不过算术。没有算术做底子,天雷万万做不得。但若只是想凭借算术便要做出天雷,也是缘木求鱼。还要懂得物理之法,而物理之法,眼下却是道门所长。”

“原来如此。”赵佶沉吟良久:“卿若在大宋推行物理、算术,当需时间几何?”

安宁认真想了许久:“三十年还是要的,这也只是完成基础学问的筑基。物理、算术的学问不比儒家圆润、尊古,它的每样知识都要靠实验去积累,却是后世必胜前世的学问。

安某的天雷之术、铸造之能,也都是在师尊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所以最少要两代人才能小成,这样算起来,三十年是要的。”

“三十年?”赵佶惊讶。这个时间却太久了,难道北面的女真人,会给自己三十年时间吗?三年都够呛啊。

“官家或有不知,如今的大宋制度,其实并不适合算术、物理的推广应用。单是制度上的调整,就要牵扯良多。这也是安某斗胆请于海州、金州建设特区的意思。

咱们可以先做出一个样板,把它的制度圆润起来,然后就能放手发展算术、物理的学问。但是想要真正大成,那就要建学院、聚人材,改科举制度,使学子能够由此入仕才行。”

天下的读书人都不傻子,儒家的思想再伟大,若不是科举给了他们入仕的出路,它也休想做出今日这等规模、气度。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真宗皇帝的话,可不是空口白话,那都是真知灼见,也是大宋此后与士大夫共天下的诺言。

而士大夫只能从科举中来。安宁想要把后世学问提前塞进大宋的时空里,他就要解决人家读书人的前途问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屠弘的手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不是真的末日

暴怒唐三藏

这不是真的末日

威馆长

这不是真的末日

织姬

这不是真的末日

独醉清风独醉

这不是真的末日

老歌

这不是真的末日

英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