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林之开山祖师!》。

这时正直铁驼将柳淡烟抛了出去,萧飞雨瞧的更是惊喜,只当救所以楚留香还可以舒舒服服的到处逛逛,他简直已逛得有点头晕

时光飞逝,两年时间匆匆而过。

  初阳院的弟子们绝大多数修炼到了无气境中期,只有二十名到达了无气境后期,曲空明就是无气境后期的佼佼者。

  两年时间以来,曲空明可谓心无旁骛,拼命修炼,除此之外,他还初步研究了有关炼丹的基础理论,以及布置法阵的相关书籍。

  看书研究是曲空明的专长,因此学习起来非常迅速,这为将来进一步深造打下了基础。

  初阳院的目标重在启蒙,并不要求弟子学习炼丹和阵法,甚至也不要求学习武技和法术,所以当曲空明请求陈晋给他几本有关炼丹、阵法、武技和法术的书时,受到了一顿猛烈批评,说他是好高骛远。

  曲空明十分爱看书,一天不看点文字就全身不舒服,长期死缠烂打之后,陈晋为了避免啰嗦,就丢了几本入门书籍给他,他已学会了不少理论知识。

  无气境后期,用内视术观察体内真气,将会显现橙色,只等关键点破壁,就可进入红气境。

  进阶的标致性现象就是全身发热,真气迅速游走,周身溢出红色真气。

  这一日,曲空明在家中盘坐呼吸吐纳,目的就是将天地源气吸纳入体内转化成真元。

  只有在深山大泽中,源气才会浓郁,修炼就比较容易。

  曲空明就在这一天有了突破,出现了进阶红气境的现象,整个房间都是红蒙蒙的光霞在闪烁。

  他一阵悸动之后,呼出一口气,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哈哈哈哈哈,我总算成功进阶红气境了,我成为新弟子中第一个进阶的人,这是我上进,不断上进的结果。”

  曲空明欣喜万分,十分自豪,找到了学生时代的感觉,他曾是学校的尖子生,别人眼里的学习狂魔,这种恐怖的品质依然留存在身上。

  陈晋一开始非常厌恶曲空明,后来发现这人进步很快,慢慢又觉得他是可造之才,于是暗中关注,这才明白此人学习极度刻苦,几乎没有休闲娱乐的时候,虽是中中体质,进步却不亚于上上体质的弟子。

  如此,陈晋对曲空明反而有了不小的钦佩。

  曲空明将进阶的消息告诉了陈晋,陈晋稍感吃惊,道:“曲空明,恭喜你进阶红气境,我会上报乔长老,乔长老会推荐你进入其他学院学习,你不要骄傲自满,上面比你厉害的弟子不计其数,继续努力吧。”

  曲空明感激道:“多谢陈老师悉心教导,我才能小有成就,将来一定努力上进,再上进,不辜负你的期望。”

  几天后,乔长老在大殿召见了曲空明,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还赠送了一把飞剑,三十块源晶,一瓶“聚气丹”。

  这把铜质飞剑,外形古朴美观,主要是御剑飞行之用,不属于稀罕之物,但武俊阳拿到手时,感觉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源晶分为三种颜色,白色、红色、蓝色,同等重量下价值依此递增。

  曲空明所收到的三十块源晶都是白色,且都是鸡蛋那么大,跟上次红衣美女给他的规格完全一样。

  在修真界逐渐达成一个共识,小源晶的规格如鸡蛋,大源晶的规格如碗口,都是圆形,标准化是为了方便交易。

  凡是草药、丹药、法器都有品级之分,大致分为四品: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品级的划分基本遵循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不排除曾经下品的东西,随着时间迁移变得稀有而列为上品。

  聚气丹属于下品丹药,作用是加快修炼的速度,但这仅限于红气境和蓝气境才有效,进入紫气境后,此丹药变得毫无价值。

  乔应雄语重心长地道:“曲空明啊,听陈管事说,你领悟力特别好,我也感觉到你将来前途无量,你要是进阶蓝气境,我就收你为亲传弟子,如何?”

  曲空明大喜道:“好的啊,谢谢乔长老栽培。”

  乔应雄笑道:“你先别急着谢,到时候只怕有别的长老想收你为亲传弟子,你会忘了这个约定。”

  曲空明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道:“不会不会,我永远记得乔长老对我的关怀,一定遵守约定。”

  乔应雄一激动,眼眸一闪,伸出手来,抖出十块红源晶,漂浮在空中,哈哈大笑道:“你说的很真诚,我再给你十块红源晶作为礼物,快些收起来。”

  曲空明手一拍腰间储物袋,那漂浮的红源晶化作一道红光钻入袋中去了。

  乔应雄有些惊奇,道:“你这隔空摄物的本领学得很不错啊!”

  曲空明微笑道:“弟子抽空自学了一点,在乔长老面前献丑了。”

  乔应雄点头赞赏,接着道:“好了,你先回去等消息,安排好你的去处,我会派陈管事通知你的。”

  曲空明道:“再次感谢乔长老栽培,弟子告辞!”

  回到家中,曲空明不知有多开心,有了飞剑就可以学习御剑飞行了,乔长老送的十块红源晶实是意外收获,价值相当于一百块白源晶,这笔横财一发,自己一下子摆脱了贫穷。

  “要上进,一定要上进,不能松懈!”

  曲空明没有空着,而是服下一粒聚气丹立刻进入打坐状态。<

陆隐不断地拍出空空掌,每一击都全力以赴,然而只要掠过那层光幕,就会被削弱符文道数,等攻击到烬禾的一刻不管他避不避开都没太大威胁。

  陆隐忽然想起真武夜王的心箭秘术,那种秘术偷袭实在太好用了,只要成功,足以重创乃至杀死烬禾。

  烬禾步步后退,他虽然有自信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却也不可能击败陆隐,他是真的后悔,早知今日,肯定会亲自出手追杀大姐头佣兵团。

  谁能想到,当初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仅仅十......

警员们听到陈媛媛这样说,都流下了眼泪,吴大庆也红着眼眶说:“陈队,你是我们的榜样,只是,只是委屈你了。”

林骁叹口气说道:“于是,你就在那股诱惑力之下,选择了自杀……”

陈媛媛点点头。

“那么后来呢?后来我看你的魂魄一直朝着山坡上走,那是为什么?”林骁问道。

陈媛媛茫然的摇头,说:“朝山坡上走?我怎么没有印象?我只记得当时把白花放在裤兜里,就迫不及待的把腰带扯出来挂在树上寻死,然后就是到了这里才有记忆。”

见事情说的差不多,林骁告诉大家,时辰到了,快和陈媛媛告别吧,大厅里难免又是一片悲伤。

吕飞终于抽到机会,说:“林骁,这,这都是怎么回事儿?”

林骁说:“吕叔,你别担心,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了,但我答应你,我会行正义之事的。”

说完,林骁又到熊晓欧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阵,熊晓欧面露难色,却还是硬着头皮去和吴大庆沟通,没说几句,就听到吴大庆嚷嚷:“啊?还要来?”

吴大庆脸色都变了,但好歹态度好了不少,说:“熊队,我也得说句实话,咱这是派出所,不是道观寺庙,你们这样搞,是要犯错误的。”

熊晓欧摸出手机说:“吴所长,今天东昌全市自杀的人数又是几十人呐,我们已经耗不起了,咱别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找出原因就行。”

吴大庆还在犹豫,受党和政府的教育多年,请个道士来办案,违反原则要受党纪处分不说,传出去不得把脸丢尽?但是看着立在一旁的陈媛媛鬼魂,吴大庆的立场开始动摇了。

熊晓欧又添了一把火,说道:“老吴,我是上级部门,职务比你高,出了事儿我兜着,如果成了,功劳我记你的。”

吴大庆嘴上说着“不用”,但看着林骁再次收拾法案准备作法也不再阻拦,还主动把所里的几个人拉到旁边做起了思想工作,并要求他们保密。

林骁又要招魂,不过这次要招来的是阴差,一来是陈媛媛属自杀,没法去地府报道,他要送她一程;二来发生如此严重的问题,且自杀者的魂魄全都消失了,他想给阴差沟通,请他们帮忙。

幸好刚才后院摆的道场还没收完,林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恢复,侯大勇则成了打杂的帮手。

重新摆好香案,林骁把符纸画好,他心血来潮,这次没有用常规的请神仪式,而是将灵气灌注于符纸内,开始念咒。

这段咒文没人听得懂他念的是什么,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咒文意思,但当初师父教他的时候,告诉他这是以前专门和鬼神沟通的官方语言,别管什么意思,照着念就能下达地府,引来阴差。

林骁念诵时运转灵气,神识观想九幽之下地府模样,倏然,他果真于地底黑雾之中隐约见到宏伟宫殿。

咒语不长,只有几句,每念出一个字,林骁都感觉灵气被抽出一分,随着咒语的吟诵,神识也越发深入,迷雾渐去,依稀能看到宫殿之上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廊桥水榭。

这就是地府吗?林骁克制住澎湃的心情,修道者,有几人能窥得地府真容?叫他如何不激动。

咒语念完,一双血红的眼睛突兀的出现在林骁神识里,还未等看清楚那是何物,只听“哼”的一声,一股狂霸绝伦的力量把林骁神识反弹。

而现实中,林骁耳边如响起炸雷,震得脑袋嗡嗡作响,胸口也如遭重击,喷出一口老血。

熊晓欧离得近,连忙把他扶住,看到林骁不但口吐鲜血,而且双目双耳也是鲜血长流,关切的问:“林兄弟,没事儿吧?”

林骁勉强支撑着身子:“我没事儿,等等看……”

熊晓欧不再说话,警惕的看着四周,院子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干等着,除了镇上偶尔传来的狗叫,只剩几个人的呼吸声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吴大庆忍不住了,到熊晓欧面前说道:“熊队,你看……今天的一切,我都可以保密,但你也别再折腾了,行不行?”

两次做法失败,熊晓欧也是无奈,只能看着林骁,说:“林兄弟,要不我们先把东西撤了吧?天快亮了,摆在这里不太好吧。”

“别说话,我感觉快来了。”林骁神情越发凝重。

就在此刻,陈媛媛的魂魄仿佛面临巨大的压力,瞬间已是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来了,大家别动!”林骁害怕这些人冲撞了阴差,赶紧提醒道。

话一说完,就看见地上起了变化,院子正西方尽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霜,显然这群人同样不是好惹的角色,应该也是一个组织公会什么的。

有人破坏,而且这种破坏并没有跟大虫会有所联系,客栈管事当然敢于阻止,纵使他们昨天确实非常仁义赔付了受损的钱币,不过那也是他们应该做的。

而现在显然他们是大虫会所对立的一方,有郑冲冲坐镇,客栈管事当然不再那么“柔弱”。

“几位!几位!有话好好说,别再掀桌子了!”客栈管事连忙上前阻拦易蓝的下一步行动。

“好你们这些贼人,竟然将老姐的钱币偷了!那两个人本就是你客栈的,也一定跟你脱不了干系,倘若不将那两个人交出来,老姐就拆了你的店!”再次陷入失去金币痛苦的易蓝哪里顾得上是不是客栈的责任,已经完全变得疯狂起来。

这也没有办法,接连受到打击的易蓝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先是被偷了自己挚爱的钱币,而且还是被自己认为老实本分、自己还诚心对待的客栈工作人员所为,这让易蓝濒临崩溃的边缘。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阵阵大笑突然响起,而大笑之人则是刚才还与易蓝对峙的郑冲冲,现在指着愤怒的易蓝捧腹大笑起来。

搞明白事情原委的郑冲冲终于明白过来,怪不得刚才这姑娘这般恶视自己,原来还真是丢了钱币,看起来丢得不少,应该是全部身家了,所以才会将自己当成了盗窃他钱币的盗贼。

被人诬陷为贼人,虽然这让郑冲冲非常生气。不过再看到对方竟然栽在两个无名之辈的手中时,郑冲冲心情陡然开朗,那股缠绕在自己心间的雾霾瞬间消散。

别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快乐,尤其是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痛苦万分,郑冲冲当然喜不自禁笑了起来。

“管事!没事,没事!放心让她砸!一定要算清损失,到时一分也不要少,我大虫会也一定会保护好客栈的利益!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敢吃霸王餐!”郑冲冲转身变成了正义的使者,前来维护受害者的利益,不向恶势力低头。

如此精彩的好戏,当然不会缺乏看戏者,那些纷纷驻足看热闹的看客丝毫忘记了自己昨晚被郑冲冲误伤的事情,纵使有些看客仍旧包扎着伤口,并不会影响他们攀附大虫会郑冲冲的心情。

“郑哥说得好!”

“没错!大虫会不会放过如此嚣张之人!”

“郑哥一定要保护好我们行商的人,别让那些恶势力继续为非作歹!”

......

那群看客虽说打心里对郑冲冲有怨言,可对秦峥、易蓝、公孙沐雨等人更有怨言,尤其是昨晚受到郑冲冲误伤的人。

昨晚大家可都是看到了是他们的人先去找大虫会人的麻烦,那个黑衣人先打伤大虫会的人,郑冲冲打算息事宁人放过他们,不过那个黑衣人竟然不识抬举,还想将郑冲冲揍一顿,这才导致他们受到误伤。

虽然最后那个黑衣人最终被击败了,但并不影响到看客对火凤凰之翼小队的看法,甚至对秦峥、易蓝、公孙沐雨等人的看法比郑冲冲等人还要恶劣。

因为比大虫会还能找事的人,铁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至于昨晚,那些客栈人员最初的时候同样不敢去招惹火凤凰之翼小队,不过再易蓝慷慨的补偿损失后,虽说客栈人员私下在秦峥、易蓝、公孙沐雨等人的面前斥责起大虫会,可心里同样对火凤凰之翼并无好感。

一时间!秦峥、易蓝、公孙沐雨、格雷、吕小飞好像成为众矢之的,人人憎恶的目标。

公孙沐雨很是生气的看向四周鼓噪的人群,明明自己这一方是受害者,反而好像成了施害者一样,从来只有接收荣耀的公孙沐雨还没有被如此多的诋毁声包围过。

这让公孙沐雨又气又怒!

秦峥紧紧抓住公孙沐雨的右手,眼神看向一脸怒意的公孙沐雨,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目前也只有秦峥了解公孙沐雨的心情,看起来公孙沐雨那种“大小姐”的脾气要爆发了,虽说公孙沐雨平时看起来十分乖巧、与人友善,可要是发起脾气来,同样让人吃不消。

秦峥自然记得公孙沐雨火烧“燃烧火狼公会”休息场的事情,只因为与燃烧火狼公会比赛时,其成员口无遮拦,意图激怒公孙沐雨,所以将公孙沐雨与马修之间的事情说得非常不入耳,这让公孙沐雨瞬间爆发了。

同样!他们成功激怒了公孙沐雨,现场将燃烧火狼公会的休息场一把火给烧了,使得公孙沐雨被迫不能参加比赛。

“秦峥,你放开我!”公孙沐雨用力挣脱出秦峥的束缚,双手间大量的水元素开始汇聚起来。

——狄青麟整个人都像是已被磨佛是在叹息,叹息着世上为何会幸好他现在还有一条命。不管以感。他从未想到情与仇竟突然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林之开山祖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自捅千刀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画莎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流笑笑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段麒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一溪砂

今天王爷撒狗粮了吗

雨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