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设计谋害(一)》。

哗啦啦的声音传来,清澜的眉心之中飞出数条由青光组成的锁链,在半空纷纷爆碎,化作点点灵光弥散开来。

数息之后,清澜紧闭的眼皮一动,随后缓缓睁了开来。

短暂的意识模糊,清澜立即想起了什么,眸子之中现出一抹惊恐,娇躯一得这些情报的这一点根本说不清。

  

  最后楚白又跟母亲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一桩心事。

  

  

  

  

  

  

台大校长黄中天功成名就后回到王飞.道:他既然这么说,我们

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杨大伟按下了拨号键。

短暂又漫长的电话铃音后,电话接通。

杨大伟松了口气,但紧接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嘈杂人声和碗碟碰撞声,让他心中又是一紧。

他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打的好像并不是时候。

毕竟对方不像他这么洒脱,下了班就下了班,作为老板,一到晚上,要忙于各种应酬。

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挂断电话,对方已经开始说话。

“呦,是大伟啊。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在家多休息几天,工作的事情,等你调整好了再说。别人都是想休息没时间休息,你这怎么是我放你假你却还老想着上班。”

听着这热情的问候,杨大伟心中一暖。但对方越是如此,越让他不知如何开口。

“怎么了?信号不好吗?说话啊。”

“丁总,不是工作的事。”

“我说你小子,要跟你说多少遍你才记得住。在公司你叫丁总我不拦着,不在公司的时候叫师兄。”

“师兄。”

“这才对嘛。说吧,找我什么事?只要不是工作的事就行。”

“其实……也没什么事……”

听到杨大伟吞吞吐吐地说话,丁然眉头一皱。

别人说这话,他到无所谓。可他很清楚,他这个师弟最近在看心理精神科,抑郁症确诊了。所以半点马虎不得。

他当即说道:“你稍等。”

紧接着,杨大伟便听到了开门关门声,随后电话那头就安静了下来。

“我说大伟,你现在可有事说事,别拿这话来吓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师兄我血压高,可受不了刺激。”

听到这,杨大伟心知对方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确实,大多数人说没什么事的时候,往往表示事情很严重。

于是他连忙解释道:“师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没什么事。”

丁然当然不信:“大伟,不管什么事,咱都别极端,这么着,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师兄,也不是急事,你先忙着吧。我就是想请你出来吃个饭。”

杨大伟越是解释,就让丁然越是紧张,但他也清楚,自己不该这么表现出来,当即也放缓了语气:“吃饭,行啊,我正好还没吃呢。你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

杨大伟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拆穿对方的谎话。

他了解这个师兄的脾性,现在他再说什么,都不能停止对方匆忙的脚步。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在老地方等你。”

丁然看了一眼手表:“行,我二十分钟之内到。”

说完,丁然便挂断了电话,回到包间,端起酒杯赔了不是,急匆匆下楼,买了单,便催着司机将自己带到老地方土菜馆。

等他掐着时间到了地方,杨大伟已经到了。他二话没说,绕着杨大伟转了一圈:“你没事吧?”

杨大伟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没事。我找你不是关于我的事,而是有个朋友的事。”

见到杨大伟果然没事,丁然的一颗心才放下来。他拉开椅子坐下来,端起面前杨大伟倒好的白开水便灌了一杯。

“舒服。看见你没事我可就放心了。你不知道,你现在这电话实在是太吓人了。我生怕接到的是你的诀别电话。”

“师兄,不好意思啊,明明你在应酬,却还要为我专程跑过来。”

“打住打住!”丁然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们什么关系?我还想谢你呢,若不是你的电话,我还找不到理由先走呢。今天的饭局人有点杂,有两个跟我还有些矛盾,不过别人做寿,我也不好意思不给面子。你这电话,还帮了我。还有,你再跟师兄我这么客气,我可就走人了?”

杨大伟只好把感谢的话咽回肚子里。他也不再这么拘谨,笑着将菜单递给定然:“先点菜吧,今天可说好了,是我请客。”

“哎呦喂,今天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小子居然知道请师兄我吃饭了。还看什么菜单,就按照老规矩。一个青椒小炒肉,一个拍黄瓜,一份酸菜鱼,再来一个酸辣土豆丝。我们兄弟两个,够了。”

“要喝点酒吗?”

“算了,自己兄弟。而且我前段时间,去了医院,切了点胆。能少喝就少喝。”

杨大伟清洗碗碟的动作一顿:“师兄,没事吧?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跟你说干嘛?能替我切点胆?小手术啦。”丁然拍拍胸膛,“你看我像有什么的样子吗?正好,以后也有理由少喝点酒。对了,是谁?为何要杀我?”古风凝视着面前如仙子般的少女,即使对方在美,如果要杀他,他绝不留情。

“蓝初蝶,无他,完成承诺而已。”

“谁的承诺?”

“程家家主程台兴。”

古风冷笑一声:“杀我,很多想杀我的人都死了。”

“我不一样。”蓝初蝶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

“人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命都只有一条。”

“人的确只有一条命,但我的命更硬。”蓝初蝶笑了,虽然白纱遮面,但那双明眸动人无比。

“在我眼中都一样,让开。”

“出手吧,古风。”蓝初蝶就这样站在古风的面前,丝毫不防备。

古风觉得这蓝初蝶太能装逼了,不过既然对方要求他出手,他若不出手不是不给对方面子吗,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蓝初蝶的面门轰去。

谁让你戴着面纱,装逼么?

拳风呼啸,速度极快。

蓝初蝶伸出玉掌,轻轻的按在了古风的拳头上,而后瞬间后撤,她感觉到了不妙,对方的拳力太浑厚了,还有至刚至阳的的男子气息,让她有点慌乱,不过她终究是蜕凡境六重天武道宗师,而且修炼了天级功法玄阴功,在柔之一道,登峰造极。

古风横腿扫之,这一腿,直接踢爆了空气,沉闷的爆音声响彻在这片空旷的荒外。

“好强的力量,好快的速度。”蓝初蝶全神贯注,她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古风,以为古风修为不过聚元七重,战力顶了天也就是蜕凡境三重天,就算使出那柄刀,也只能与她相当,可古风这一脚,让她都不敢硬接,这样的体魄,简直堪比龙象。

蓝初蝶将柔之一道发挥的淋漓尽致,她的身体就像是随风飘动的丝带,任由古风攻击,都打不到她。

古风恼火不已,这蓝初蝶说来杀他,却像个泥鳅滑不溜秋,根本不与他硬碰硬,让他每次打空,很难受,而且在他身体里,像是有数把枷锁,牢牢的束缚了他,这是他成功凝聚元气后感应到的,而且越来越强烈。

他的身体血液沸腾,整个人像是人形暴龙,朝着眼前的女子杀去,拳掌指,甚至身体都是武器。

蓝初蝶凝神,她的纤纤玉手虽然娇嫩,但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一招一式之间,足以洞穿岩石玄铁。

两人大战,气流旋转,乱石纷飞,大树横断。

古风拳法厚重如山,越打越快,每一招都撕裂空气。

蓝初蝶四面游走,幻影叠叠,绕着古风旋转。

两人战斗的越来越近,面面相对,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尤其是蓝初蝶,身子柔软,几乎是贴着古风的身体游走。

古风急了,一脚跺地,丹田运气,大吼一声,如同天雷般裂石穿空。

这一声直接影响到了蓝初蝶,离的太近了,只见她动作一缓,速度瞬速降了下来。

古风瞅准时机,立刻双臂一展,竟然将蓝初蝶搂住,但随着蓝初蝶扭动,如同泥鳅想要逃离古他的双臂。

古风哪能任由她逃跑,双臂奋力收缩直接将她紧紧搂入怀中,运转元气,欲将她勒死。

蓝初蝶怎会如他愿,奋力挣扎,她是蜕凡境六重天武道宗师,虽是女子身,但力量也是不俗,她的双手猛击古风的胸膛。

胸膛传来剧烈的的疼痛,古风几欲吐血,他受了伤,怒目而视,大吼一声,像是发狂的狮子,抱住蓝初蝶一个腾翻直接摔倒在地上。

两人疯狂大战,拳拳到肉。

古风的拳打在她的肩窝上,元气渗透体内,直接将其手臂打的脱臼。

这一拳将蓝初蝶打的吐血,而她借势将血喷在了古风的眼睛上,她同样一掌打在古风胸膛,同时那修长的双腿死死的夹在了古风的腰间。

两人双双受伤,但两人没有停手,纠缠在一起厮杀,掌风呼啸,撕裂空气。

撕拉,古风一爪撕裂了蓝初蝶的上衣,那黑色胸衣下雪白晶莹剔透的肌肤若隐若现,来不及多想,再次挡住对方的杀招。

蓝初蝶那柔软的凸起紧紧地贴着古风的胸膛,那修长的双腿死死夹住古风的腰,可古风的身体太强悍了,她修为虽然高,但奈何不了古风。

就这样,两人不知缠斗厮杀了多久,或许是累了,或许是其他的原因,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四目相对,面对面甚至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

两人目光躲闪,彼此之间有些慌乱,都没有开口,陷入了尴尬之中。

终于,古风松开搂住蓝初蝶的双臂,而蓝初蝶夹在古风腰上的双腿也松开了。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设计谋害(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国刘英传

误道者

三国刘英传

薄慕颜

三国刘英传

孙致远

三国刘英传

慈善突击队大队长

三国刘英传

久岚

三国刘英传

易河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