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初级互信协议》。

看到这些档案的时候,我说实话,感到震惊。

一方面,这些档案的来源属于绝密,官方对这些消息是秘而不宣的,即便是民间有过流传,但都是捕风捉影,与事实差别很大。另一方面,是它已经形成了系统而细致的研究成果,对事件的来龙去脉详加调查,所以即便是几十年后的人再来翻阅这些资料,依然可以很迅速地继续研究。

而这些东西一旦落入别有用心之人的手里,便不可想象。

阿雅上去之后,与阿坤等人汇合,然后将冶重庆辗转带到下面。这一路上医生本该由医生随行,但是出于保密的需要,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带走,所以连同梦姐在内的其他人都被强制要求留在了外面。

当然,这无疑是给了梦姐一个脱身的机会。

不过这都是后话。

阿雅要把冶重庆带到地下三层必须经过那一段从二层到三层几乎垂直的铁梯。冶重庆如今已经奄奄一息,连下床都不可能,更不可能自己爬下去。无奈之下,他们只得采用索降的方式,用绳索将冶重庆绑上,然后把人慢慢放下去。因为是垂直的,所以这一点并不困难。

只是因为通道比较狭窄,绳索难免有晃动,所以晃动的时候,冶重庆就会与通道和铁梯发生摩擦和碰撞,遭了不少的罪。

但是这些罪,在阿雅他们眼里却是对冶重庆的惩罚,他们一边放着绳索,一边发出嘲笑,看着冶重庆痛苦的表情和身不由己的姿态,仿佛他们内心的仇恨也释放了出来。

阿雅把冶重庆抬来的时候,冶重庆身上已经布满了擦伤,虽然还是给他戴上了氧气罩,但是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他们或许并不在乎他的生死,他们只是想留着他的命,让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幻想破灭。

“冶重庆,这就是几十年来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宝贝,你看啊,今天你终于又回到了这里!”阿雅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哂笑着。

说完,她拿出一盒针剂,在冶重庆的胳膊上注射进去。

没过多久,冶重庆的精神状态就恢复了许多,能够睁开眼睛,并且说话。

“咳咳咳......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这是......”冶重庆睁大了眼睛,对此时眼前看到的一切充满了喜悦。

然后他猛烈地咳嗽了起来,近乎疯狂的喜悦让他枯朽的身子难以折腾得起。

“冶重庆,你也会有今天!”我冷笑着,“你可把我们骗的好苦啊!”

冶重庆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得非常得意,“林坤,这怎么能说是我骗了你们呢?我只是想把你们禹陵向世人隐瞒了几千年的秘密公之于众而已,说起骗,真正的骗子是你们才对吧,你们自私、无情,把这种强大的力量据为己有,这怎么能怪我呢?”

“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一看就恶心!”我“呸”了一声,“你都不算是个人跟你说,你瞧瞧你做的那些个缺德事,扒灰!你还害死自己的孙子,不,是自己的儿子,你说你世人吗?!”

冶重庆的脸上没有闪过丝毫的畏惧,反而很是得意地笑道,“只要我获得了永生的力量,我就可以永世长存,甚至永垂不朽,我是神,我不需要传宗接代,不需要儿子、孙子,我就是我,永远的神!”

“你他娘的八成是疯了!”阿坤看不下去了,举起枪托就要往冶重庆的身上砸去。

他本来是想给冶重庆一个教训,阿雅也没有拦着,我看不惯冶重庆这副嘴脸,便也默认了,可是,令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枪托就要砸在冶重庆的身上时,突然“嗖”的一声,然后就听到阿坤“啊”的一声惨叫,随后便看到他直僵僵地倒在了地上。

“谁!”我第一时间意识到有人偷袭。

所有人原地散开警戒起来。

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遇到偷袭,“难道冶重庆还藏了后手!”

忽然我想起了佛姐的刀。

“佛姐应该是在我们之前便来到了这里,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的,现在看来,应该是与这些偷袭的人有关,她可能是埋伏在暗处!”我忖度道。

幸亏阿雅眼疾手快,将冶重庆死死地控制在我们手里。

“你们是谁!”阿雅拿枪对着冶重庆的脑袋,逼问道。

这时,便看到几个身着黑衣的人走了过来,中间为首的一个剑眉俊目,一脸冷傲,执剑而立。

“鬼门应尤为强烈,估计都是海湾女王“伴侣团”的成员。

陈立见状笑了笑,“女王的好意在下恐怕无福消受。我的使命是建立强大的部落,而不是加入强大的氏族。不过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其实我也有一个很不错的建议。”

“什么建议?”海湾女王问。

陈立道:“就和你的想法差不多,只不过要反过来,让海湾氏族的人全部搬迁到我的地盘,融入我的氏族,共同成立一个部落。”

“部落的酋长将会是我,而我,将会带给你们无穷无尽的资源、技术。武器、食物、房屋,这些都只是最基础的东西。比这更加珍贵的,还有很多很多。”

“另外,我还会带着你们继续开疆拓土,吞并其它氏族,将部落的影响力扩大到你们想象不到的程度。”

其实两人的想法是差不多的,都是把两方氏族融合一体,变得更强。

唯一的分歧,只是“老大”的位置谁来坐。

陈立的想法相对而言要简单一些。

他是个男人,屈从于一个各方面都不如他的女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系统允许,他自己也不会接受。

海湾女王的想法要复杂一点。她既不想放弃自己的领导地位,要做所有人的“王”,同时也想得到陈立脑子里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知识。

另外,她也和很凶妹子一样,眼馋陈立这个长相别致,比所有男人都好看的特殊男人。

所以听了陈立的建议,海湾女王很快就拒绝道:“你说的其它条件我都可以接受,唯独你当大王这件事不行。不只是我,我海湾氏族的所有同伴,都不会同意由你来当他们的首领。”

“是么?”

陈立眉头一挑,笑问道:“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都会些什么吧?”

“你的本事我们都已经见识过了,虽然很特别,但是我们也不是非要不可!”

接话的不是海湾女王,而是一位年纪稍张的猎手,看起来很沉稳的人。

此人一开口,其余猎手们也纷纷附和。

取火的技术他们已经学会了,武器、房屋,都可以从陈立氏族手里抢走。

如果只是一个懂得制作食盐的优势的话,还真是可有可无。

不过,他们实在太低估陈立这个现代人了。

陈立笑道:“你们的眼界未免也太小了。”

“如果这点东西就能让你们感到满足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活该吃生肉,睡荒野。”

海湾氏族的众人齐齐皱眉,感到有些恼怒。

海湾女王冷哼道:“那你还会什么?”

陈立道:“我会的可不是一般的多。比如会做衣服,可保护身躯,抵御寒冷;会种植粮食,可按时收获,不需要冒险打猎;会制造工具,可方便生活,事事都能简化;会驯养野兽,猪狗牛马,皆可为我所用。会……”

他一口气说了几十种能力,从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开始,越说越深,越说越复杂,最后连电子通讯,飞机轮船都说了出来。

一群原始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起先的几句话,他们还能听得懂,知道意思。

可越到后面,他们就越是听得糊涂,感觉眼前已经不是一个人类在说话,而是一头直立行走的野兽在“叽里呱啦”的吼叫,完全不明白吼的是什么意思。

最后,还是海湾女王先忍不住,喊了句:“停!够了!”

陈立这才停下来。

“怎么样?我会的这些东西,可值得你们臣服?”他自信满满的道。

吹了半天牛逼,他自己嗓子都快冒烟了,要是一点成效都没有的话,未免有点浪费口舌。

谁知海湾女王却回道:“你说的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你在骗我们?这样有意义吗?”

陈立:……

得,原始人的脑瓜子终究是比较笨的。

再基础的生活小技巧,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难以想象的高科技。

光靠嘴炮吹牛果然还是不行的。

“看来还是得拿出点真本事啊。”他无奈道。

此时他能表演的技巧还有很多,不过那些生活方面的东西最多只能是个添头,无法起到威慑的作用。

只有拿出足以震慑全场的东西,才能让海湾氏族的人低头!

而这种份量够重,威慑力够强的东西,他全身上下只有一样……

陆小风道:就因为你生怕我吃出“君意则善,然自此至儋数千里

夏禾!

  这个略显文静又带有一丝野蛮气质的女蛮人,此时正在寒潭边与几只穿山甲妖兽战斗

  “她成长得好快!”桃云青看到她拳拳罡风激烈,打出碎地五百多丈,整个空间气浪随她变动,响起震耳欲聋的声响

  记得最开始在尕锘斗兽场的时候,她还不是圣斗士,后来在圣典上遇到她,桃云青喝酒时遇到她,她才圣斗士初阶左右,气息还有些不稳,但短短几个月过去,她已经有种接近老头的感觉了

  那穿山甲个头并不大,一丈多长,但速度极快,跑起来就是一道穿梭的闪电,而且皮糙肉厚,夏禾一拳打在一只穿山甲的身上,它一点反应都没有,唯有周围打出大坑,在这几只穿山甲中,有一只金鳞的,尤为厉害,它鳞甲上闪烁的金光,不仅防御力极高,而且能射出气箭,打在夏禾身上就是一道伤口

  所以夏禾很狼狈,满身的伤口翻出血肉来,她根本不是这几只穿山甲的对手,但其未被穿山甲们短时间内拿下,是因为那几只穿山甲忌惮着那千丈方圆的寒池,夏禾一靠近,它们就有些不敢攻击,生怕惹出了里面的怪物

  但身为圣斗士的夏禾一靠近寒池,全身也是一股冰冷,似要冻结她的生机,靠的近了,全身寒冷如针锥,她不能靠近

  但寒池又是她依赖的屏障,她不得不靠近,所以二者僵持在了一定范围内

  饶是如此,夏禾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了,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桃云青有心助她一臂之力,但老头摇了摇头,他眉目微凛,全神戒备的看着寒池

  “若是碧水金睛兽,恐怕也是成年的碧水金睛兽了,里面气息太恐怖了!”老头慎重的道

  “我们出手,势必会引起池内那只怪物的注意,到时候我们三人都要陷于危难!”

  桃云青只能看着场间的战斗,心里叹息一下,他们并不是敌,也不是友,按理来说,他不必有任何负担,安安静静的等待女蛮人夏禾和穿山甲战斗分出胜负即可,但他心里却是过意不去,或许是因为她曾经帮助过他,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但桃云青也只能看着她战斗

  夏禾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她人也越来越往后退,离寒池不过五六十丈的距离了

  而穿山甲们斗得正酣,也忘了寒池里面的东西,于是紧逼着她,唯有那只鳞甲金黄的穿山甲眼里偶有一点顾虑

  也许是他们太放肆了,池内突然激起百丈高的巨浪打了过来

  夏禾惊骇,马上避开

  穿山甲王惊骇,也马上避开

  但它的同族有几只没避过,被水浪打着,瞬间变成了冰雕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冰,它们可瞬间挣破而出,它们连山岳压身都浑然不惧

  但这不是

  它们生机被冻成冰块的瞬间的便消失了

  砰的一声脆响

  冰块爆开一地,被冻住的那些穿山甲们也都成了一地碎沫,它们的血液都成了冰渣

  穿山甲王惊惧就要跑路,但池里的怪物已经露出了头,水中又射出一道水箭,就像空间跳跃一般,瞬间扎进穿山甲王的身体里,它身上的金光都来不及阻挡,看似柔弱的水箭洞穿了它,接着它突兀的停下,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水里的怪物终于从水中跳出,站在水雾形成的云彩之上,抖了抖身子

  桃云青这才看清了这个怪物的模样

  它是麒麟身,龙口,狮头,鱼鳞,牛尾,虎爪,鹿角,果然是一只碧水金睛兽,只不过它于书中记载不同的是它身体并不是赤红,而是淡红且里面泛白,就像红牡丹泡在水里久了的感觉,而且在它的身上,侧身一道贯穿到后肢腋下的长条形伤口,里面泛着像蛆一样跳动的道韵,令人有一股恶心感

  因为有道韵的存在,它并不能闭合,翻出里面的嫩肉来,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它出来之后,如星辰般的眸子并没有看向夏禾,反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隐藏在暗处的桃云青二人,渐渐泛冷

  “遭了,它看到我们了!”老头也是一惊,两人正准备撤走,那碧水金睛兽已经出现在了身后,用戏谑的眼光看着桃云青二人

  它腾云驾雾起来已是光速了

  它爪子一抬,一击打下

  轰的一声,天地都在旋转

  桃云青和老头两人被打到寒池边上

  夏禾一见他二人,脸上也是一愣

  “是您?”她是认识老头的,至于桃云青,她却认不出

  “哼,不想死就快逃!”老头说完这句,便和桃云青化作闪电奔驰远方而去

  夏禾面目一凛,看了碧水金睛兽一眼,眼中惊骇,一咬牙,也跟着而去,速度竟然不输于二人

  碧水金睛兽并未马上追去,眼露不屑,身影一闪,下一刻,便到了他们的前面,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好难缠!”桃云青眼睛一眯,愤然说道

  “妈的,速度比不过它啊!得拼老命了!”老头抖了抖身子,也正色道

  随后,他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夏禾,道:“女娃子,得联手拼命才行啊!”

  夏禾点了点头,表示愿意联手,事实上她也只有这一条路走

  桃云青二人面色一喜,终于是三人对阵这只碧水金睛兽

  以三敌一,老头脸上才好看了些许

  但碧水金睛兽可丝毫不屑,“人类,你们擅自闯入我的领地,就该做好陨落的准备了!”它竟能口吐人言

  “只是路过而已,可否放我们一马?”老头脸上堆笑,能不必要的拼命就不要拼命,这个观点他和桃云青一直挺一致的

  “哼,路过?只有尸体能从这儿过!”它极为霸道,话音刚落,它爪子一抬

方莹莹略一犹豫,接着进入连倩儿的乾坤袋中。

连倩儿的乾坤袋中杂七杂八东西有很多。

翻看了一圈之后,方莹莹便退了出来。

“倩儿人呢?”

“她说想去看看,现在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给她传音。或许她会收到吧。”张航说道。

这传音符当初修为低的时候,嫌使用起来费魔石。

如今魔石不缺了,可使用起来却非常不方便。

“她.......没事吧?”方莹莹也知道连倩儿如今的状况。

可也不知因何连倩儿变成了这个怪模样。如今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初级互信协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夸我我就能变强

老猪

夸我我就能变强

杏林飞燕

夸我我就能变强

一顾子矜

夸我我就能变强

泛烟

夸我我就能变强

酒映月

夸我我就能变强

初云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