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野草》。

伦理学上对于幸福的看法,向来有“客观幸福”与“主观幸游魂想说话,又忍佐,忽然站起来。马上就会有人来你去吃饭,

等我坐进副驾驶,才给二柱子解释道:“刚刚大叔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王姥爷的尸体是自己走出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我所知道会操控尸体的,还玩的这么溜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鬼附身,二是赶尸派。

赶尸派远在湘西,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剩下就是鬼附身了。大叔不是说了嘛,直奔北方,敬亲园出了门一直往北走,不就是桥北那边嘛。”

“我靠,你是说之前附在王金榜身上的鬼又回来了?他不是被你喷伤了吗?”

喷伤!我特么顿时无语......这是什么词汇?小爷是口水狗吗?

说完,二柱子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我不确定是不是那个鬼,别的鬼一样可以附身,操纵身体。”我和二柱子一样迷茫,不过我感觉,这一连串发生的事都是相互关联的,而且和我有关。

“他们为什么要偷走王姥爷的尸体?”

“借尸还阳,多半是用来干些损阴丧德的事。”

能干什么呐?我心里也在不断的问自己,鬼魂受阴间律法管控,即使生前有未了之事,一般都是托梦告诉家人,轻易不敢借尸还阳,这会搅扰到活人,让阴差知道了,轻者下十八层地狱,重者魂飞魄散永不超速。

当然有些鬼专门借尸还阳,目的是勾引活人吸取阳气,快速提升道行,但他们大都附在女尸身上,越是美艳,越招鬼喜欢,不然那个男人能做风流鬼。

这样的邪鬼,阴阳两道高手遇上后都会除之而后快,杀这样的鬼,非但不会受到阴间的惩处,还会为自己积下阴德。

王姥爷都多大岁数了,快七十的老头子,借他的尸体还阳,就算勾引广场舞大妈,人家还得问问你有没有社保。

这时,我脑子瞬间闪过一个答案,难道是为了引蛇出洞?这些都是为我设下的陷阱?

就算是!我也得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是被别人拿捏的滋味真不好受!

“你只管安心开车,玉佩发现邪祟就会示警,我能提前预知。”

人行道上的路人飞速地后退,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时间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按成年人步行速度计算,两个多小时也十到十五公里之间。

离市区越来越远,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我们的车已经开到了城乡结合部,路两旁多是倒塌的房屋,一片狼藉,大多数房子都已拆迁,只有极少数的房子里还透出微弱的灯光。

车又往前开了一段,即将开出城乡结合部的时候,突然,感觉胸前发烫,天禄玉佩感知到邪祟就在附近,我赶紧让二柱子停车,左右查看,寻找王姥爷尸体的踪迹。

马路右边是稻田,一览无余,左边是一大片空地,这几年东北经济下行压力大,造成很多楼盘都没法完工,形成很多烂尾楼,绝佳的藏身之地。

“下车,玉佩示警了,咱们去那片烂尾楼看看。”说完,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靠,这边不是桥北老发开区吗?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真会找地方。”

“车上有没有很有研究啊!”

“没办法了,现在一个人在北京工作,烧菜做饭,养生保健都要学着做,刚来时不习惯,现在基本适应了。”梁启政说道。

服务员端上来几个菜,都是地道的本帮菜,梁启政说道“小唐,我就点了几个家乡菜,你也品尝一下,看看做工是否地道。”

“怎么样,江海迅达通信公司情况还好吧。”梁启政问道。

“总体情况好可以,但是随着企业发展问题也多了起来。”唐文哲说道。

“是啊,前段时间集团公司派了调查组去了你们那里,回来听过一次汇报,情况不太妙啊。有些事我还不能透露,过段时间就知道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梁启政说道。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班子里不团结,管理层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我这个人事部经理成了矛盾的焦点,处处要谨慎处事。”唐文哲说道。

“听说秦志刚对你的评价很好,说你敢于承担责任,不管分内事还是分外事只要领导交办的都能做好,群众基础也不错,这很好啊。”

“只是尽力了,效果不一定很好,有些领导只顾及眼前的利益与平衡,对于前进中遇到的问题和群众中的困难了解不多估计不足,群众中积累了许多不满的情绪。”唐文哲说道。

“这是国有企业管理干部队伍中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特别是企业的一把手职务时间长了都会出现脱离群众的现象,我在江海市担任一把手的时候也有这个问题,但我会时时提醒自己,但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好话听多了,人就会飘飘然起来了。”梁启政无奈地摇头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没有体会,原来总感觉这是国有企业干部管理中体制机制上的问题,造成了企业一把手成为了一个高危的岗位。”唐文哲说道。

“其实所谓地高危岗位关键还是要看自己如何作为,是否能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把人民群众的事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如果我们各级干部都能牢记我们责任与的使命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天下的贪官就没有立身之地了。但这话说起来容易,但要真正做到确实有点难,现在我们有的干部把手中的权利与自己的利益捆绑了起来,这早晚要出事的”梁启政说道。

“是的,梁总说得很好。”唐文哲应声道。

“你们年轻人没有思想包袱,要心存真气,中医有句名言‘正气内存邪不干’,这句话在做人上同样适用,只有保持正气凌然,身体的免疫力才会提高,反腐败的能力才会提高,那么岗位越高不是风险越大,而是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越大了,责任更大了。”

“梁总的话我一定牢记在心,努力工作,始终保持正气内存。”唐文哲说道。

梁启政突然表情严肃地对唐文哲说道:“小唐,我也有件心事,我想请你帮我多关心一下我的宝贝女儿梁晓惠的恋爱问题,孩子已经不小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我又一直在北京工作... ...”

靳言将那个小盒子从床底下抽屉里面很不起眼的角落掏出来,反身撑着床边坐下,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翻找东西的原因,此时他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

他缓缓将那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又是一个小盒子,再打开里面的小盒子,赫然就是那个莲花宝盒。

靳言轻轻拿出莲花宝盒端详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泛起一阵难言的哀叹:“就是这么一个破玩意,竟然让这么多人为它争夺、乃至丧命。”他不禁摇摇头将莲花宝盒放回外面套着的那个小盒子里,伸手装进了自己的上衣内兜里去。

他又看看套在外面那个大盒子,想了想低头又放回床底下原来的地方去了。

一切完成后他起身舒了口气,看了看被他翻的凌乱的房间,于是又重新将床铺好,枕头被子都放回原来的位置,才转身离开。

走到门边,他脚步顿住了,又反身将房间环视了一圈,视线从卧室划过,看向那张床,又从床看向了外面的客厅、沙发、餐桌、厨房……

前几天他和达拉在这间房子里温馨的画面还带着温度在他心中萦绕,就是这个小小的空间,从不久前只有他一个人的冷清、到两个人的温暖,而如今……他眼圈红了起来,伸手把门关上,轻轻退了出去。

为了掩人耳目,他随便从家里收拾了几件衣服用一个手提袋提着,准备打车回民宿。刚走出单元楼旁边的巷子,靳言突然耳根动了动,用余光一瞥,警觉的感到似乎有人在跟踪他,他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继续保持原有的步伐,向小区围墙边人烟稀少的小路拐了过去,刚一拐弯,靳言瞬间闪身躲进了一栋楼侧面的树丛后面。

跟踪他的人果然毫无察觉,跟着他也拐进了那条小路,谁知刚一拐过去就被一条结实有力的手臂大力卡住了喉咙,靳言想问“什么人”但人字还没出口,只听这个被卡着嗓子的人叫道:“我、我是我……”

靳言狐疑地放松了扣着他的胳膊,但并没有完全松开,“怎么是你?”

这人原来是竟是老画师,老画师用双手使劲扳开靳言的胳膊,刚才被卡住了脖子,此时还不住的咳嗽,缓了缓才在靳言狐疑的目光下开了口:“达拉被人绑架了!”

靳言一愣,警惕道:“你怎么知道?”

老画师在心里挣扎了片刻,终于还是说道:“我看到了。”

靳言没说话上下看着他。

他无奈只得解释道:“唉,好吧。自从上次事情被你们知道了,我就只能偷偷跟踪你们了,”他看到靳言锐利的目光瞪了自己一眼,赶紧做了个求放过的手势,接着他义正严辞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一定不能让旧密教那群无耻之徒得到密咒,而且我一定会想办法让达拉去开启石门。”

靳言看到他这种态度,竟觉的有些无稽的好笑,但他当然也笑不出来,只是不知哪里就窜起一股无名火,只觉得这老头真的是被执念冲昏了头,气的竟一时无语。

老画师也不在乎他的态度,继续道:“当然,目前看达拉似乎已经决定要去古格了。”

靳言哼笑了一声,“你知道的还不少,跟了我们多久。”

老画师微微颔首,“毕竟我给你当了那么多年师傅,对你还是有点了解的。”然后他话音一转,“那天在医院我看到达拉被人迷晕了,几个人就将她用轮椅推走,塞进了车里,我当时就觉得不对,直觉肯定是旧密教干的,于是我就偷偷跟着他们……”

靳言急切问:“你知道他们把达拉带去哪了?”

老画师点点头,“在郊区的一栋别墅。”

靳言自言自语,“七号别墅?”

老画师不置可否,“我想他们绑架达拉的目的肯定是为了莲花宝盒和密咒,我暗中观察了几天,也没看到他们转移,我才稍稍放松了警惕,赶紧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他想起刚才靳言提到的七号别墅,又道“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几号别墅,但那确实是一栋别墅。”

靳言眯眼看着他不语。

老画师与他对视了一眼,“我承认,我是为了让达拉去开启石门,但至少目前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把她救出来,不让她落入旧密教的手里,我没必要骗你。”

靳言心下也觉得老画师说的是真的,于是点点头,“带我去看看。”

老画师伸手拦住了他,“他们人很多,看守从别墅一直到村口,你进不去的。”

“那怎么办!”靳言急吼了一句。

老画师也没什么办法,只得不语。

靳言皱眉想了想,“你先把地址给我,我再想想。”

老画师依旧看着他不语,不

梁平平在医学领域沉吟了多年,如果说随便拿出个古董来,他能可看不出是什么年份的,但若是对人体的骨骼的鉴定,那简直就跟玩一样。

唐昆两人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对他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再看向那块头骨时,眼睛里充满了惊骇。

在夜郎古国的这段历史里,有文字记载的东西并不多,只提及到它大约是在公元前298年建立的,有十万精兵和无数的百姓,并且还创造了节日、婚配、祭祀等极具地域特点和民族特点的文化,至于他们是不是......

也。”复遣哨淮上,败守一样多?小老头:今天做想到这里,高立忽然道:我若不力为之言于高宗,遂寝其奏。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野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境幻想n

琳九狸

梦境幻想n

七义之戚少

梦境幻想n

李闲鱼

梦境幻想n

慕欢颜

梦境幻想n

退戈

梦境幻想n

羽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