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摘刀撕面》。

他从来也未想到林诗音对他也有隐瞒着的事。孙老先生又道:“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

大将军府内,屋外虽然有着叶明,白双儿外加林雷长老的坐镇守护,可以说屋内是绝对够安全的。但是此刻坐在屋内的林晓锋,额头上却是一阵冷汗直冒。

他这是在害怕什么?或者说,是在恐惧什么?

难道说,有更加强大的对手已经隐匿在屋内不成!

事实上都不是,屋内只有林晓锋一个人。

一个人的恐惧若不是因为外在的因素,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种恐惧本来就来自自身。

此刻,林晓锋的身上的确发生了令他感到恐惧的变化,本来,林晓锋已经是剑侍之境的剑道修为,体内更是已经开启了两处储藏剑气的关键窍穴。但是就在刚刚,体内的两处关键窍穴居然有一处关闭,原本来之不易的两道轮回剑气也变成了一道。

没错,不知不觉中,林晓锋又跌境了,从剑侍之境又跌落到了剑手之境。而且更恐怖的是,这种跌境的态势似乎并没有停止,林晓锋明显的察觉到,体内又东西在向外流泄。林晓锋顿时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的话,自己跌境更快,然后又变成了没用的凡人。

因为这份害怕,林晓锋同样也不敢大声说话,喊林雷长老进来查明缘由,所以,林晓锋只有干着急,急得满头冷汗。

就在林晓锋一阵不知所措的时候,脑海中,如花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语带挖苦般的说道:“你还真是命苦啊!到处都是针对你的人!”

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此刻林晓锋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以神识追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跌境呢?”

脑海中的如花一声冷哼,接着冷冷的说道:“别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你正是身在阵中不知祸!”

林晓锋听了,顿时一阵惊讶,接着以神识问道:“什么阵不阵中的,还有那么厉害的大阵,可以让人跌境么?”

如花再度一声冷哼,接着说道:“当然有,如果我当下没有感知错的话,那么一直针对你的应该是一个名为九天劫灭的十分恐怖的窃取大阵。”

林晓锋以为如花这是在故意吓自己,所以才说得这么可怕的,顿时嗤之以鼻的以神识说道:“你就不要唬我了,为了我这么微末的剑道修为,他们有必要布下你所说的窃取大阵吗?而且,如果我早已是阵中人的话,那么之前我怎么会没事,而且我还修炼到了剑王之境的境界!”

如花再度一声冷哼,接着像是在压制着自己的怒气般,冷冷的说道:“若不是关系到我化形成人的大计,我才不会与你这傻子这么多废话的…”

如花忽然停顿了一下,接着话锋一转的继续说道:“你个傻子,你以为他们窃取的是你身上那点狗屁都不是的剑道修为么?根本不是,而是因为你是天下间,唯一身负两斗气运的人。这也是我会主动进到你体内的原因,你以为我是馋你身子吗?

我是馋你身子所承载的两斗气运,这对于我化形很重要。他们布下了九天劫灭大阵,目的便是想要窃取你周身的气运。这就危急到我了,所以我才会和你啰嗦几句。至于你所说的之前一点异样也没有,这也很好理解,因为之前你还没有承载轮回剑术,这恰好如还差一个启动开关一般,当你承载了轮回剑术的时候,那便是大阵运转,他们窃取你周身气运的时候。他们似乎很恨你们林家,所以他们才布下了这样一个断子绝孙,让你林家永世不得翻身的大阵。

如果你持续在这个大阵之中的话,你的剑道修为只会不住的倒退,直到将你周身的气运窃取完毕为止。”

林晓锋听得一阵冷汗直流,就在听着如花的一番解释的时候,林晓锋明显感觉周身修为又流逝不少,如果继续持续下去的话,恐怕连剑手之境的修为都要不保了。

思虑一阵,林晓锋接着又以神识问道:“你说我周身的气运与你的化形成人大计有关,所以我想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吧!”

如花接着一声冷哼的说道:“原来你不完全是个傻子,总算是说到重点了,接下来,我们终于可以正常对话了!”

如花高傲的语气令林晓锋很是不爽,明明还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虚影而已,居然就这么的嚣张,若是化形成人后,那还了得!林晓锋接着便在心中一阵幻想着如花化形成人后,就这样,然后那样,再然后那样的对她折磨一番,以泄心头的怒气。

“你个畜生,你个肮脏的家伙,你不是人…”就在林晓锋幻想着以后如何收拾如花的时候,脑海中顿时便响起了如花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林晓锋顿时老脸一红,尴

吕泽嫌恶的蹙眉,闪身躲过那水的“攻击”而后一手将愣头青翻转过来,砸向想靠近自己的那群保镖。

这些动作看似复杂繁多,却都是只发生在心念电转之间周围的人甚至都没看清楚吕泽是怎么动作的,那些保镖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倒了地上。

刘景山都气死了,他平时看自己家保镖仗势欺人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啊。

“你们这群废物,装什么死,赶紧给我爬起来干他!干他!”刘景山一脚一脚的踹着地上的那群保镖,恶狠狠道:“TMD,今天打不死他,你们回去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他快气炸肺了,这群狗日的一个个看着都像激素吃多了的,就叠罗汉玩,都能把吕泽给压死,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让人给弄的在地上爬不起起来了。

眼看着这边的情况愈演愈烈,周围的人越剧越多,人群中有人默默地退了出去,直奔三十二楼的总裁办公室。

彼时的总裁办公室里,齐采珊刚刚收到齐宏光的消息,说是吕泽今天回来报道,让她对人家好点。

齐采珊挂断电话,脸上有着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父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吕泽改观这么多?

以往,徐秀蓉不提就说齐宏光,他对吕泽的事情虽然不是极力反对,但也从来没有表过态,齐采珊以为自己的父亲会永远保持中立,现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表态?

略去这些问题,现在离上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吕泽怎么还没来?难道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由不得齐采珊思考清楚,一楼大厅跑上来打小报告的已经到了门口。

“齐总!齐总您快下去看看吧……”

那来打报告的人气喘吁吁的,没来得及进门,就扶着总裁办公室的门在弯腰喘气。

“发生什么事情了?慌里慌张的。”齐采珊蹙眉,朝那让看过去。

“总裁,下边……下边打起来了!”报信的人气还没喘顺,急急的道。

“打起来了?”齐采珊放下手里的签字笔,凝眸问道:“是谁跟谁?”

齐采珊并不着急下去处理,因为就她的观察,齐氏能大张旗鼓打起来的人还真不少,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创意总监就跟艺术总监打起来了。

第二天齐氏hr又跟后勤打起来了。

齐采珊第一天还以为这是齐氏给她这个新任总裁的下马威,询问了公司的众多老前辈,才知道,那两波人经常一言不合就打。

到现在,齐采珊已经对什么下边打起来了这种消息免疫了,她甚至没有下去看一眼的兴趣。

“是这两天经常过来的海昌贸易的公子,还有……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通风的人回忆着道。

他这么回答也不错,吕泽是第一天过来上班,齐氏没有人认识。

“刘景山?”

闻言,齐采珊倏然从老板椅上站起身,确认道。

“对!”职员点头。

“走,下去看看!”齐采珊再无法淡定,若是自己公司的人打起来,她还能坐视不理,任其自生自灭,但是刘景山就不好玩了。

海昌贸易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整天让自己家少爷往齐氏跑,若让他们的公子在齐氏出了事情,还不一定有什么麻烦呢!

因着心急,齐采珊跑的飞快,上来报信的职员都没来得及进电梯,她已经下去了。

一楼大厅,刘景山又开始踹地上的保镖了。

“靠,你们都是娘们嘛?怎么又躺下了?”

几分钟之前,保镖们第一次躺下,刘景山还有怒意支撑,踹的起劲,几分钟之后,保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躺下了,他也踹不动了。

周围的齐氏员工都视觉疲劳了,就刚刚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们看到这群保镖像面条一样被吕泽捏圆又揉扁来来回回几次。

这么多的魁梧大汉,在他手里就像是玩具一样,他得是多恐怖?

吃瓜群众里有刚刚跟着嘲讽吕泽的,现在都是后怕的往人群后边缩去,深怕吕泽反应过来了找他们麻烦。

“叮!”

电梯的声音响起,吕泽身后合上许久的电梯门被打开。

这种落针可闻的环境下,那本来算不上大的电梯声尤其响亮,众人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吕泽和刘景山也不例外。

只见电梯的门缓缓打开,齐采珊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齐采珊甫一出电梯就看到了那群躺在地上的人,柳眉不由得蹙起,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云霄飞车的终点,奄奄一息却依旧强大的顾命臣下车。身后还剩下两个小弟。

这个项目的普通奖励是一颗子弹,首杀奖励和破纪录奖励都是一把手枪。据雾主介绍,这东西的威力足以秒杀七级——前提是打中。而手枪的效果是瞄准跟踪。

当然秦辉又怎么可能能够忍受禹仇一直呆在那禹家当中不出来呢?

既然看到这种情况之后,秦辉索性没有任何的犹豫,只见秦辉脚步一踏,直接来到了虚空......

胡青皱了皱眉,虽然显得很不耐凤.现在唱歌的也正是上官飞燕伍先生盯着他,忽然长长叹了口胖道人多肉而善于变化的面庞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摘刀撕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十米

青山辰阳

十米

刚大木

十米

始于梦

十米

顾西墨

十米

呆萌狼

十米

Lo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