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了就走!》。

 “岂有此理!你是何人,敢来我天云宗放肆!”

  叶枫跟华千风都没动,旁边倒是有一名天云青杰拍桌子站了起来:“想打是吧,来,我赵子青奉陪!”

  结果,还没等这位话说完,叶枫就笑呵呵的把话接了过去:

  “赵师兄别慌!来来来,先坐下,有话慢慢说……”

  “叶枫你?”

  这位暴脾气的赵师兄显然不熟悉叶枫的套路,一般来说,叶枫好好跟人说话的时候是不怎么笑的,但凡笑着说出来的肯定没什么好话。

  这会儿,叶枫笑的就很灿烂,像朵花似得看向了霸气无比的夏天生。

  “那个……夏天生同学,好久不见,今儿打扮的很帅气啊!”

  叶枫一句话,点出了对面这位白甲冷面酷哥的身份,让众人都是一惊。

  夏天生?

  那个猎榜第二的夏天生?

  夏天生看着叶枫这么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心里就无比的刺挠。

  他今晚上特别来绛云峰就是要找叶枫了结一月前在太白峰上的恩怨,这件事他每每想起来都恨得睡不着觉,凭什么一个到手的冠军就被这小子给抢走了。

  结果这货现在还笑的这么损?

  “叶枫!”夏天生冷冷的出声:“多说无益,有种的话便下来与我比试一番吧,我会告诉所有人,谁才是真正的猎榜第一。”

  “当然是您啦!”

  结果叶枫一句话差点把夏天生噎死。

  就看叶枫笑呵呵的端起了桌上的一杯酒慢慢喝下:“猎榜第一这种虚名嘛,你喜欢早说啊,我让给你就是了,何必搞的这么严肃呢?”

  谁特么要你让了!!

  夏天生之前在太白峰上没机会领教叶枫毒舌的威力,这会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大应该去跟这个贱笑的少年搭话。

  “叶枫,你不要逞口舌之利……”他心里被气得鼓鼓囊囊,但面上却依然毫无表情的道:“如你这般的弱者就算侥幸赢了一次,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也会让大伙看到……”

  “哎?华师兄,你看今天的月亮真的很圆哎,来来来,如此好的月色当真应该喝三大杯,我先干了,你走着走着。”叶枫已经跟旁边的华千风喝了起来:

  “哎?夏同学,你怎么不说了,没事,你继续,虽然你说话墨迹了一点,没什么重点,而且还都是废话,但我还是能听得下去的,别停,继续啊……”

  咯吱。

  大伙清楚的听到了夏天生咬牙的声音。

  都说了不要接叶枫的话啦。

  怎么就这么没记性呢?

  非要找羞辱?

  旁边。

  李华宇淡淡的扫了叶枫一眼,直接对着一旁的念尘离拱手道:

  “首座大人,这位夏天生公子乃是天凤军团的千人都尉,这次特受韩首座邀请前来参加赏月小宴,他本人也对咱们天云宗的青年俊杰心生敬仰,特想借此机会切磋一番,还请首座大人恩准。”

  这就聪明多了,直接找大佬说话。

  大伙也都看出来了,今天这个夏天生绝对是来者不善,说白了就是来砸场子的。

  可不明白的是,为啥李华宇这货会站在外人这一边,而且那位韩不易首座又是在搞什么飞机,拉着外人来跟自家的子弟过招?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望天殿内正在发生一场惊天变故,对于整个天云宗即将迎来的灾劫来说,现在的绛云峰上不过是夏天生自己想要找叶枫了结恩怨的开胃前菜罢了。

  念尘离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华宇,秀眉微微蹙起。

  她总觉得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着阴谋,但天云峰那边没有半点消息传来,这越发的让她不安。

  但如今这情形下她只能挥手招来一名弟子令她去天云峰问问情况,随后点了点头道:

  “如此的话,你们就先请坐吧。”她挥手命人添置了座位。

  但夏天生与凤翔军团的那些战士却纹丝不动,似乎完全没有将天云首座的威仪放在眼中。

  “坐,就不必了。”夏天生紧紧的抿着嘴唇,依然死死盯着叶枫:“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是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叶枫,至于你们其他的天云弟子若有人不服自可一起上就是了……叶枫,出来一战吧!”

  妈蛋。

  嚣张,狂妄,无法无天。

  这夏天生完全把天云宗当成了他的地盘,谁的面子也不给,就是要抽叶枫的脸。

  念尘离的双目之中已经泛起了愠怒神色,在场的天云青杰们更是一个个满脸不爽,就算你是天凤军团的高手,也轮不到在我天云宗如此放肆。

  而且你一个堂堂六脉高手盯着叶枫咬算什么本事,欺负我天云无人吗?

  哗啦一下。

  华千风站起来了。

  马玉,苏小云等人皆是站了起来。

  天云弟子的志气与团结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一股熊熊的战意好似火焰一般燃烧在绛云峰上,要将夏天生焚化。

  面对现场汹涌的气势,李华宇面无表情,夏天生却是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叶枫,你果然只会躲在背后当缩头老鼠吗

天宝翘着二郎腿坐在一个金银打造的弯月一般的宝物上,玖兰抱着画卷站在一旁,两人衣摆在空中随风飘荡,飘逸如神仙。

  两人看着前下方打坐的浮尘,天宝饶有兴致的说道:“你觉得这小子怎样?”

  玖兰回过头看着自己的主人,低头说道:“得天宝大人赏识,自是前途无量!”

  天宝撇着嘴说道:“你这个人说话就是太无趣了,不然我也不会把你一直放在小荷包里!”

  天宝头一转,流出了她那副两只眼和嘴弯成一个半圆的标志笑容,......

儿日下来,这一群猛兽早已被折道:非但没有魂,连尸骨都没有

待到左右无人,李禹扶着虞渊坐下,张口便问。

“你修的是魔决吧?”

语气轻松随意,并没有特别惊讶,讲话时,他也在虞渊面前端坐,只是背脊挺直,如一柄随时能出窍的利剑。

虞渊坐没有坐样,弯腰驼背,身子很放松,态度也很懒散,“是啊。”

灵诀、魔决、妖决,在乾玄大陆都有人修行,各大帝国和家族,也不存在什么偏见,虞渊自然不需要刻意遮掩。

“魔决的话,动静也太大。”李禹深深看向他,突然说道:“这枚丹丸给你,不是滋养温润魂魄的,而是用作淬炼体魄。”

虞渊略有些惊愕,稍稍正经点,凝神去看。

只看了一眼,他便脸色微变,不再望丹丸,而是看向李禹,“你从哪得来的?”

那枚丹丸,状若心脏,呈淡紫色,流光溢彩,透出浓烈的,且异常不稳定的气血动静。

如紫色心脏缩小的丹丸,还萦绕着一缕缕,纤细如发丝的血光。

“哧啦!”

纤细血光,和扭乱的灵气碰触,还不断溅射出光丝火花。

一股源自血肉的渴望,竟勃然从虞渊体内爆发,让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元胎之身”自发运作,浑身毛细孔贪婪地,去吸纳那些从萎缩心脏散逸的,那火花和光丝。

奇妙至极的,似有涓涓细流,带着舒泰气息,于他经脉流淌。

因修炼“煞魔炼体术”而重创的躯体,绽裂的血肉,有裂纹的骨头,忽然痛疼感大消。

李禹眯着眼,眸中有异色浮露,“你修行的魔决,居然那般霸道。先前我就感知出,狂暴、扭乱的灵气,汇聚之后,尽数流逝向你们。应该是,都飞入你的血肉深处。”

“如今,再看你躯体状况,就愈发肯定了。”

“蕴灵境初期,你竟敢如此胡来,而且还没有死亡,让我都佩服。”

一番话说完,李禹捏住那丹丸的手,忽绽出青耀光芒。

青耀光芒,如光团将那枚紫色,小小心脏一般的丹丸罩住,使得丹丸内的气血异力,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散逸。

虞渊的元胎之身,也就没办法,继续以那丹丸洗涤血肉。

“用的几级妖兽的心脏炼制?”虞渊再次开口,“蕴灵境的修行,对修炼魔决和妖决者来说,最佳的辅助丹药,从来不是元灵丹。只有天源大陆那边,温和的灵诀,才会首选元灵丹。”

“寂灭大陆,修炼魔决和妖决者,都会挑选妖丹。”

“以妖兽的心脏为主药,炼制而成的妖丹,更是首选中的首选。然后,才是以妖兽的筋骨、血肉,炼制而成的妖丹。”

一边说话,虞渊一边伸出手,去拿那枚妖丹。

“你懂得还真是不少。”李禹啧啧称奇,“修炼魔决,知晓妖丹的炼制,对蕴灵境的裨益。奇怪,像你这样的人物,早就应该在帝国家喻户晓才对啊?你十七年浑噩,究竟是怎么回事?”

向来话语不多的李禹,由于心中有着太多疑惑,话匣子打开后,反而滔滔不绝。

“不没有朋友。不过这小子貌似挺狠。据说随身带着刀。所以也没什么人欺负他。”

“真没人欺负?”

“呵呵,我也不懂,背地说坏话和当面指桑骂槐阴阳怪气算欺负吗?”

“你小子没参与吧?”

“呵呵,想我嘻哈老天爷是什么身份?会参与这种事?”

“你不是diss之王?”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强者?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我堂堂一代斗帝,无数异火掌控者,能欺负他吗?”

“是不是还有莫欺少年穷?”

大愚和尚却是插了一句:“小僧觉得吧,老年穷也欺不得。”

王苏州这才又问了一遍:“大师,所以他到底撞见了什么?真是远乡人?”

大愚已经将整杯奶茶喝了个精光,他拍拍圆鼓鼓的肚皮,打了个饱嗝才说道:“他什么都没有撞见。或者说,他撞见的是青春期的阵痛。”

王苏州翻了翻白眼,觉得自己脑子在阵痛。

“啥意思?”

“啥意思?这都听不懂?就是骗人玩。”小白忍不住讥讽道。他刚将奶茶喝完,正一颗颗如同吃豆子一般吃着珍珠。

王苏州看向大愚和尚,看见大愚和尚点了点头,才转头问江臣:“老板,这怎么跟老范说啊?”

江臣揉了揉眉心。

大愚和尚却出声说道:“虽然浪费了公共资源,但念在没什么恶意,稍微吓唬吓唬,也当替他父亲教育一下。”

江臣听罢也就顺势点了点头。

王苏州默默拨通了备注为黑老八的扣扣电话。铃声响了有一会儿,那头才听一个仿佛没睡醒的声音没好气说道:“喂,大哥,你看看才几点啊。”

王苏州假装疑惑道:“五点半啊,我掐的刚刚好啊,不是刚下班吗?”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上的是白班,我上的是夜班啊,能不能不要在人家睡觉的时候打电话。”

王苏州憋着笑说道:“我也不想啊,主要是老板有活啊。”

“哪个老板这么喜欢下班时间找事儿?你告诉我,我晚上上班去看看他。”

“江老板。”

“早说啊。什么事,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去办。”

“我已经发你扣扣了,江老板说稍微吓唬一下。”

“保证完成任务。”

“那你继续睡吧。”

“等等……”

“啥事?”

“你下次有事能不能发我信微?”

“为什么?”

“成熟的人都用信微,只有不成熟的人才用扣扣。”

“你该换个网快的手机了。”

王苏州吐槽完后忽然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看向江臣问道:“老板,蒋峰天的事怎么回事?当初不是说配合我开个玩笑吗?”

江臣淡淡说道:“他自己找上门的。所有客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那之后怎么办?”

“客人有自己的选择。你在这问我,不如去问他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了就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前世缘情

青魅

前世缘情

耳火大帝

前世缘情

土依水中

前世缘情

弥蘅

前世缘情

六十刹那

前世缘情

泪跑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