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家园》。

鱼备有两鳍,有了江河海洋,才的。他终於还是拔开瓶塞,喝了

南凤凰、曲飞烟、东方玄孙、琉璃阁主纷纷上前敬酒,女的还献鲜花,吴笑天以为自己唱得好,心情爆表,更加在那里自以为明星的疯狂吼叫,鬼哭神嚎了。

殊不知下面之人,若不是有利益要奉承于他,早捂住耳朵,把他轰出去了。

敬了三轮酒水,吴笑天终于把《天蚕变》给唱完,众人又连忙上前敬酒再三。

“盟主如此歌喉,接下来要唱什么歌?”南凤凰殷勤问道。

这两首已经将平时不怎么唱歌的吴笑天的箱底之物全掏了出来,他哪里还有什么歌曲可唱?难道上前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吴笑天面不改色,连连摆手:“本盟主歌喉再好,也不能当咪霸啊,你们唱,你们唱。”

“吴大哥,既然不唱歌,那我们摇色子去,好不好?”东方玄孙上前邀请。

“对,我跟东方小弟摇色子去,你们慢慢唱啊。”吴笑天拾到台阶便下。

“好吧,那凤凰为盟主献歌一曲《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希望盟主喜欢。”南凤凰说道。

“很好,很好,本盟主正想听你们美女们唱歌呢。”吴笑天开心说道。

南凤凰便去点歌唱,东方玄孙邀请着吴笑天去摇色子。

吴笑天从来没有摇过色子,一时好奇,便去了,东方玄孙带着吴笑天来到灯光璀璨的包间桌子,请吴笑天在雅座上坐着,拿出了色子、色盅,曲飞烟、琉璃阁主拿来杯子,为各人倒上满满的啤酒。

“东方小弟,我不会玩这色子啊。”吴笑天说道。

“没有关系,飞烟教你。”曲飞烟抛着媚眼,纤纤玉手,教导吴笑天如何玩这色子饮酒。

美女出手,吴笑天没有抵抗力,便从了曲飞烟好好学习,跟着大家玩了起来。

为了让吴笑天尽兴,东方玄孙还故意设局安排他们的人员同这吴笑天拧色子玩得波澜起伏,吴笑天见到自己也成功让众人喝酒,尤其是让美女们豪气大发,不禁兴趣盎然。

不知不觉中,吴笑天入了局,喝了许多酒。

吴笑天又上了几次卫生间出来,不清楚在里面吐了几回,不过兴致已起,吴笑天参与这色子饮酒,上瘾了似的,玩得嗨了起来。

啤酒喝多了,吴笑天感觉自己整个人轻飘飘起来。神志有些不清楚了。

隐约记得东方玄孙示意曲飞烟拿了许多文件出来给自己签了,自己还打了指印。

不过再过片刻,他就断片了,好像有些文件还没有签完,还是曲飞烟他们硬拽着他的手签的,按的手指印。

一切都记得不真切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吴笑天发现自己又在那宾馆的床上,只穿了一条红内裤,头晕欲裂。

吴笑天挣扎着起来,上了一趟卫生间,然后又回床睡了一觉。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晕感轻了一些,吴笑天便摸了床头自己的手机过来看看时间,哇靠,已经是将近中午十一点钟了。

手机里面还有几条信息,咦,是转账信息。

自己什么时候转账了?

吴笑天觉得奇怪,打开里面的信息一看。

一条信息显示,自己的快微抖账号转了一亿诺江湖情义币购买日月神教文化集团公司的债券,将该公司的所有可销售债券购买了个精光。

一条信息显示,自己的快微抖账号转了一百亿诺江湖情义币购买日月神教文化集团公司的股份,足足购买了该公司30%的股份。

一条信息显示,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又转账了二百亿诺江湖情义币给了日月神教文化集团公司,信息上写是专项战略合作投资款。

现在的自己手机账户余额只有3诺江湖情义币在里面了。

怎么回事了?

自己的钱怎么都给了日月神教文化集团公司?

说好的百亿富豪呢?

得打电话给东方玄孙问问,昨天晚上到底对自己干了什么。

吴笑天拨通的东方玄孙的电话:“喂,东方玄孙,你说说怎么回事,我手机账户里面三百多亿诺江湖情义币怎么都去了你们日月神教的账户?”

那边东方玄孙哈哈大笑:“感谢吴大哥对我们日月神教的支持,现在我们已经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了,欢迎吴大哥加盟我们日月神教!”

“我什么时候答应转这么多钱给你们了?”吴笑天一脸懵逼的问道。

“哎呀,吴大哥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晚上吴大哥不是非常豪爽的答应要倾尽家财,支持我们日月神教发展吗?不是还说,我吴某人的钱就是日月神教的钱吗?兄弟想要怎么用便怎么用,想要多少便要多少吗?我们还签订了一揽子协议呢。”

  “怎么回事,照道理这次碰撞是我赢了,怎么会有一种图兴难以击败的感觉。”

  “再来。”

  这一次换成了孟凡主动攻击。

  “落花中的独舞。”孟凡大喊。

  这是母亲陆雨瑶教给他的一套连环杀式,注重力量的衔接与速度。

  叮叮叮,剑气环绕纵横,一次次的与重剑碰撞。图兴在一次次硬接剑气的碰撞中渐渐后退。

  “嗯?还是破不了防,他的防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前面还认为对方实力不够强,现在轮到他有些发愁了,看来还是不能太过自信了啊。

  完整的一套“落花中的独舞”打完,图兴也仅后退十几步,还没有任何受伤。

  ……

  “这次看来是碰上硬茬了,最主要这样打下去我还特别消耗体力,这图兴防守却要比我轻松多了。”孟凡心中盘算着,不再任意进攻消耗体力。

  孟凡迅速退开十丈距离,剑柄竖握,左手界之力划过剑身,身体划过一道诡异弧度,直刺图兴的防守空挡。这一剑蕴含孟凡身法速度的奥妙,他要用这强力的单点攻击破开其防御。

  看到孟凡冲来,图兴嘴角则是泛起一道阴谋得逞的微笑,只见他两只手将重剑往身下地面用力刺入,地面发生剧烈的颤动。

  当众人都不明白图兴在干什么的时候,孟凡以极快速度刺来的剑已经到了。见势不妙,一旁裁判都准备出手拦截攻击了,这一击刺下去,图兴不死也重伤。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刺来的剑像是碰到了什么无比坚硬的东西一样,竟是将这一次攻击给反弹了回去。

  孟凡倒飞而出,连翻了两个跟头才稳住身形,手臂传来浓浓的酸痛感,显然是被反震受伤。

  “孟凡此时也是有点郁闷了,他那么强势的攻击竟然碰都没碰到对方,自己还被反震了回来。”

  “一定有什么古怪。”

  “遇见困难不能坐以待毙。”

  “冷静,冷静,是哪里出了问题。”

  孟凡回忆着刚才上场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

  当他回忆到图兴那一抹笑容时,身体猛然一震:“剑,是那把剑,他故意让我以为他拿出剑是为了防止我以速度取胜。真是好狡猾的对手。”

  在孟凡快速分析着场上局势时,场下坐着的入圣境强者却是炸开了锅。

  “孟老哥,你别瞪着我,我也不知道。那分明是王上的剑。”图刚也是觉得被瞪的有点冤。

  孟苍和陆雨瑶此时也是有些后悔,对着傍边一些旁边不明所以的老臣解释道:“那把在图兴手中的剑是界神兵。这牵扯到入圣境的能力,每位入圣境都能凝练界神兵,界神兵的威能必须要入圣境才能完全发挥。但现在难办的是界神兵自带界神领域,这也就是为什么凡儿那么强的攻击却攻击不到那图兴的原因。没给凡儿界神兵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在凡儿接触界神兵还太早,就一直没给过他。没想到这次图匕那个老家伙尽然直接将界神兵给了他,看来他就没想过让凡儿赢这场比试。”

  大臣们听了都不由皱起眉头。

  “怎么会这样?”

  “不过,那图兴应该也不知道这是界神兵,否则前面的比赛他就不会浪费时间去拼。”孟苍补充道。

  “可是王上,就算他不知道那是界神兵,但只要那剑在他手中,太子就拿他没办法啊!”一位老臣在旁边说道。

  “是啊,现在就看凡儿能不能创造奇迹了。”孟苍现在也是只能看着,总不能打着打着送把界神兵上去吧。

  周围在议论纷纷,台上的孟凡也听到了些许关键词。

  “界神兵?怪不得了,这样就说的通了。”

  他是知道界神兵的,父亲母亲都和他说过界神兵的厉害,但因为年纪尚小,能力不够一直没给他配界神兵使用。

  “呼。”孟凡深吸一口气。

  “果然,要做成一件事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得通过考验才行啊。”

  “竟然被逼到了这一步,就看看这一招有没有用吧!”

  对面,此时听到议论声的图兴则是高兴的很,他原以为父亲给自己留的底牌只是稍微比自己的底牌好一点,可谁能想到,这是好到顶了啊。界神兵,这可是界神兵啊!

  他不禁心中暗想:“父亲,你是早就决定将我提上太子之位了嘛?这次的比试只是给我一个上位的契机吧!”

可是在他们这些人说来,下江南,收六十余年割据

陈飞最终还是陷入到了精神世界当中。

就在他打算跟着那个老人前往工厂后面的时候,突然一瞬间它就栽倒在地上了。

好在他身后的沙古斯眼疾手快,一把就把他抓了过去,否则的话他现在早已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了。

“这怎么说昏倒就昏倒了,真有点神奇呢。”

马尔斯有些不好意思,一边笑着一边也伸过手,把陈飞搀扶起来。

“看来这个小伙子身体状况不是那么好啊,按道理来说来我们这个地方大都是身体条件很棒的人,出现这种情况,我们还真是没有想到呢。”

老人满脸笑容,就好像这件事情与他完全不在一个次元一样,他好像对这件事情什么都不管呀。

“你怎么突然把我拽进来了?有些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吗?你知道这样对我来说很危险吗?”

陈飞很明显比较愤怒,它更多的是一种让自己感觉到羞愧的愤怒。

按常理来说,自己怎么也应该是一个有所有人关注且一直被尊奉的人。

尤其是来到这个村庄之后,他越来越感觉或者说越来越发现自己的重要性。

一个人如果长时间自卑是很难从自卑中走出去的,但如果一个人突然开始自负或者说过于自信起来,这也并不是一件太值得大家高兴和欢喜的事情。

“我总认为他这里有些古怪,我劝你还是小心点为好,贸然的进去只会害了大家。”

怀特依然保持着自己说话时那份完美且一致的神态,他想告诉面前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范围当中,不会出现其他的别的问题。

但如果一件事情别人不听自己的,那么之后出现的事情自己也就没有办法完全进行掌控,到那个时候出现什么问题,他也没有办法真正出来拯救。

陈飞只是点点头,他现在确确实实感觉自己有些飘了,他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你这种笑眯眯的方式,如果再让别人看到一次,他会怎么想你,你自己不好好考虑考虑吗?”

怀特知道每一个这样的人都有一段这种时间。这是极其正常且格外正常的事情,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那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管这个问题的,我也会把这个问题真正的拿在手上,仔细的严查的,不需要你去对我多说什么。”

陈飞有些愤怒的说,他现在格外讨厌被别人过多的指挥,尤其是被别人看成一个傻瓜。

之后他就自顾自的直接从精神世界出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大家一眼。露出一个微笑继续走起来。

“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没有动静了?我们还以为你受了什么伤害呢,下回有这种事情可早些说呀,你这太让我害怕了。”

马尔斯小心翼翼的说着,他现在也能感觉到,好像面前这个人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还真说不准。

但自古有来伴君如伴虎,想来以前自己的君主就是男爵大人现在自己的君主就是面前这个人了。

了,现在开启试炼,试炼成功通过者获得主人的传承。”幻影说道。

幻影的这句话一出,现场的所有人看向幻影,京大师也停止了疗伤,也看了过去。

“第一关为测试资质。”幻影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水晶球说道:“你们把手放到水晶球上,放置一分钟不要离开。”

幻影手中的水晶球慢慢飞到了第一个进来的鬼耳手中。

鬼耳接过水晶球,把手放到上面,慢慢的水晶球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在光芒中有一个耳朵的影子飘浮在里面。

“原来你修炼的是听力的法门,不错,即使在我们那个年代修炼听力的很少,只是可惜你单只是修炼听力,没有什么利害的攻击法门,遇到敌人身殒的机率大些。”幻影说道。

鬼耳听到后很不自然,面前的人除了鬼眼和鬼鼻外,可全部都是敌人,是竞争者,一会争夺鬼万钱的传承的时候,说不定会有生死捕杀,现在把他的能力说出来,以后战斗的时候,他必处于劣势。

不过他不敢提出什么不满,毕竟他还想要夺得鬼万钱的传承,脸上难看的说道:“不知能不能赐给我一个攻击的法门,补足我。”

“每一关比完后,都有一道奖励,如果你通过了第一关,我就给你一个攻击法门做为奖励。”幻影说道:

“测试完了,你可以把水晶球交给你旁边的人了。”

所有人听到有通关奖励,教理问道:“请问只要通关而过,就能提出想要得到的奖励吗。”

“是的。”幻影点点头说道。

本来所有人很不满,把自己的能力展现出来,可是听到这一句话,所有人再没有不满了,而且还要尽情的表现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奖励。

鬼耳把水晶球递给了旁边的鬼眼。

鬼眼把手放到水晶球上面,慢慢的水晶球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在光芒中有一双眼睛的影子飘浮在里面。

“你修炼的是眼睛,而且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成度,怪不得你们三人能这么快的通过阵法,恐怕你的双眼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吧,如果这一关你通过了,我劝你要奖励,最好要修炼眼睛攻击的法门,可以使你的眼睛更加的强大。”幻影说道。

听到修炼眼睛的攻击法门,鬼眼立刻心动了,如果他真学会了,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是等于七八九了。看来一会如果通过了,要眼睛攻击的法门。

“测试完了,你可以交给你旁边的人了。”幻影说道。

鬼鼻迫不及待的把水晶球拿到了手中,把手放到了水晶球上面,慢慢的水晶球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在光芒中有一个鼻子的影子飘浮在里面。

“你修炼的是鼻子,比修炼耳朵的还要少见,只可惜你修炼鼻子的功法是残缺的,所以你的鼻子的能力现在提升不上去了,你应该困在这一层次有三四年了,如果你通过了这一关,我可以给你一部修炼鼻子的功法。”幻影说道。

鬼鼻听到后大喜不已,他一直在寻找修炼鼻子的功法,只是这样的功法太少见了,一直没有寻到,现在听到幻影这里有,他发誓一定要通过这一关,从而得到修炼鼻子的功法。

“谢谢您了,我把水晶球交给谁。”鬼鼻恭敬的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家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逐狼传奇

禄莓

逐狼传奇

我是小魔童

逐狼传奇

若沁

逐狼传奇

一个葫芦两瓢

逐狼传奇

清韵小尸

逐狼传奇

平野邝